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四十章 公爵的教导(上)

我闻言马上蹙起了眉头。

门口守夜?他不是城墙的值守吗?

神经病吧,大半夜的不睡觉,跑门口守什么夜?

我就抱着这样的疑问,直到快将桌上的食物吃光的时候,才忽然想起来,好像是自己昨晚嫌他烦人,忽悠他去门口的。

心情马上变的有些微妙。

原本以为他应该守上一会儿,就能遇上从孤儿院回来的卡洛斯,然后两人互相掐上一架不对,应是帕西法尔单方面被卡洛斯给打上一顿,鼻青脸肿的回去向公爵告状,弄的卡洛斯下不了台。

要不然就是守了一会没看到人,然后就乖乖回去睡觉了,谁知道他居然真的守了一夜,就这么实诚的吗?

好可爱哦。

不过,既然他还在那边守着,也就是说,卡洛斯昨晚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咯。

因为我其实不是很理解这些事情,只是觉得那个什么菰果草,应该就类似于原世界的毒品,海x因,吗x,这样的东西。虽然性质很恶劣,但其实还算常见,很多富裕家庭的孩子,吸食这些东西就和普通人吸烟一样简单频繁。

这些人固然可恶,但也是有教会骑士们去管的吧?再不济加上公爵的势力,让猎人们协助着去展开调查,抓几个毒贩而已,不是多难的事情吧?

但卡洛斯居然一晚上没回来虽然以他的实力,肯定不至于出什么事情,可孤儿院的情况,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还有那些异教徒,看起来委实可怕,就和书里写的一样,献祭自己的鲜血给恶魔给我的感觉完全就是一群损人不利己的疯子,孤儿院这样收留苦命孩子的地方,怎么就和这些人扯上了关系呢。

“希尔维嘉小姐,怎么样?吃的差不多了我们就走吧。”

公爵的话将我从走神的状态拉了回来,有些懵懵的点了点头。

然后迅速将手中的小半块甜面包塞进嘴里,喝下最后一口汤。

“嗯嗯。”

心中已经隐隐有些迫不及待了。

“你们两个真是”凯瑟琳夫人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为什么非要做这种事不可呢,就好好的呆在家里不行吗?”

“哈,那怎么行。”公爵笑了起来,“你可别忘了,希尔维嘉小姐是教宗骑士啊,史上最年轻的教宗骑士,遇上我这个老教宗骑士,不好好交流一番可不行啊。”

我也微笑着点点头。

这是昨天就约好的事情。公爵说给我制作武器不收钱币,但是要我答应他一个条件。

条件很简单,那就是从今天起,直到我离开寒冬之城为止,每天上午要和他一起进行日常训练。

至于怎么去训练强者对上同样的强者,两人又都是冰霜秩序,不先交手一番又怎么清楚呢?

正面硬刚是男人的浪漫啊。

不过很显然,凯瑟琳夫人理解不了我们胸腔里燃烧的那股热血。

“教宗骑士怎么了?你这教宗骑士当的差点连命都没了,要那些虚名有什么用?”

“这怎么能是虚名呢,两年前如果不是算了,不说这些。”

“是是是,我知道你们都是大英雄,可万一一个闹不好,受了伤怎么办?”

“我会注意的。”

“注意,你注意什么?打起来那么容易就能收的住手吗哼,得了吧。我知道拦不住你们,但是一会儿要跟着过去呢,你也不准拦着我,要是让我看到你不小心把希尔维嘉小姐弄伤了,我定不轻饶你。”

“哈哈,那你可得站远一点了”

山特尔堡后方有个很大的庭院。

沿着庭院的长廊再往里走一段,有一块差不多两个足球场大小的,光秃秃的空地。

这里平日是山特尔军那些精英猎人们的训练场所,偶尔公爵也会过来活动活动筋骨,因此空地的一侧被摆放着各种箭靶,以及套着厚重的盔甲的木桩草人。

昨夜的雪下的并不大,地面上本就不算多的积雪也明显被人清理过了。

天色渐晴,有阳光洒了下来。

硕大的空地上,十余名猎人此刻都已经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三三两两的坐在空地边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嘣——

咔嚓咔嚓——

场中不断传来冰块碎裂的声响。

站在人群中间的凯瑟琳夫人神色紧张,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

在她的眼中,身形娇小的少女迈着轻盈的脚步,以极其灵活的身影,不断穿梭于碎裂的冰块之间。

两人的战斗节奏相当快,每每到了惊险时刻,都让她觉得一阵心惊肉跳。

尽管此刻脸色还算平静,那当然是因为有不少猎人在场,她不可能做出任何失态的表现。

心里却早已将公爵骂了个狗血淋头。

真是。哪有这样当父亲的,居然跟自家的女儿打起来以为这是儿戏吗?像故事里决斗的骑士一样,剑总是能在最后一刻稳稳停在对方的脖子上?

开什么玩笑,小孩子之间的互相打闹尚且有失手出事的例子,更何况是眼前这种让她看着都害怕的场面。

这不是拿性命在开玩笑吗,哪怕是训练那些工坊猎人,也不至于到了这种程度吧。

最让她生气的是,那两人似乎越打越开心的样子,而旁边的猎人也都看的津津有味,就自己一人在这提心吊胆。

这都是什么事。

也幸好他们俩都没使用武器,不然说什么她也不会同意这件事情。

咔嘣——

冰块碎裂的声响再次传来,凯瑟琳夫人肩膀轻轻一缩,连忙抛去心中那些杂乱的想法,凝神朝场中的人影望去。

“呼,呼——”

胸口随着喘息微微起伏着。

这场战斗已经不知道打了有多久,我开始感到有些累了。

但此刻也只能警惕的环顾着周围的动静,脚下不停做出腾挪的动作,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下一刻,黑影出现在头顶。

“在这里——!”

巨大的冰锤当头砸下,我心里一突,迅速一个侧跳躲过。

嘣——

冰茬碎裂四溅,飞舞在空中的样子令人惊艳。

可现在却不是欣赏的时候,趁着公爵还未来得及调整姿态,我马上转身一个鞭腿扫了过去。

裤腿划过气流蹭出一连串的爆响。

公爵的反应非常迅速,果断扔下了手中的冰锤,抬起两只胳膊架在身侧。

砰!

一脚命中。

嗤——

这一下直接将公爵踢的滑出了四五米远,马丁靴擦过地面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哈哈!力气真大啊!”

他大笑两声,待身形稳下来之后甩了甩手臂。

“不错不错,等十三月到了你的手里,恐怕连我都要退让三分了。”

意思是现在的我还不够资格让你退让吗,别小瞧我!

双掌聚起寒芒,我抬脚便想发起新一轮的进攻,却见公爵暮然调转了步伐,右脚在地面轻轻一点,明明动作看上去相当的轻松写意,身影却快作离弦之箭,顷刻间就冲到我的面前。

好快!

我心里陡然一惊,这不就是那个面具人使用过的奇怪步伐吗!

来不及细想,公爵的拳头已然夹着风声击打过来。

嗖!

拳风擦耳而过,带起丝丝发梢。

我脑袋轻侧,以毫厘之差躲过进攻,紧接着右手握拳,脚下扎起弓步,挥拳打向公爵的腹部。

哐——

没有想象中的触感,这一下打到了公爵的金属臂上,震的我一个趔趄后退半步,胳膊一阵酸麻。

有些痛。

但公爵却是连着“噔噔”向后退出好几步。

“厉害!难怪卡洛斯那小子说你极具战斗天赋,这简直就和本能一样。”他向我投来赞叹的目光,“能迅速对形式做出判断,再及时抓住空隙进行反击,刚才的动作你根本没做任何思考吧。”

“没有。你冲过来,我就动了。”

我向公爵点点头,在说话的同时凝出一块拳头大小的冰石,挥手朝他砸了过去。

“哈哈,看来还是不要和你近身缠斗的好,否则迟早会吃亏。”

公爵一个侧身躲过冰块,手中蓝芒一闪。

我看到他眼中透出的锋芒,心中升起不妙的预感。

嘣嘣嘣——

下一刻,无数冰柱自我的脚下升起,横七竖八地插在我周围,仿佛一个冰晶的囚牢,密集到几乎没有任何活动的余地,顷刻之间便锁死了我的行动,令我困在其中动弹不得。

“怎么样,还要继续吗?”

公爵缓步向我走来,手中再次凝出一把冰晶大锤,反手一挥将它扛在肩上。

要不要继续?

怎么听起来就像是认定了我会输一样呢?

可我觉得,胜负还早着呢

我深吸一口气。

空气的温度开始骤降,地面泛起细小的霜冻。

“小心了。”

呼呼——

冰雾如同一颗低温爆弹,以我为中心掀起一场极冻风暴,其浓度之高已然遮蔽了视线。

四周马上变的雾蒙蒙一片。

在哪里!

我眯起眼睛望向前方,试图在那之中找到公爵的身影。

“我教你一件事。”

暮然传来的声音让我的瞳孔剧烈收缩。

“冰霜秩序在面对冰霜秩序的时候,除非双方之间差距过大,否则的话,冰的属性‘低温’是产生不了任何作用的。”

话刚落音,有什么破开冰雾袭了过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