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四十三章 伯爵大人

一间古朴简约的书房内,面容冷峻的年轻男子埋头伏案,秉笔直书。微卷的黑发蓬松自然,被梳的微微有些发亮。

“伯爵大人。”

立在桌旁的年轻女人面色严肃,一板一眼的向男子汇报工作。

“关于本地的鼠疫问题,现在到处都在传是罪业女神降下的天罚,我们已经和教会达成共识,将免费发放赎罪券以安抚灾民的情绪,同时配合教会骑士的行动,迅速查处那些谣言的散布者。”

男子将手中的羽毛笔沾了沾墨汁,头也不抬的问道:“尸体的处理呢?”

“我调动了城内的守备军,已经在做了。”

“嗯。”

女人的回答似乎很让他满意,男子微微颔首,将笔尖在铺开的纸上点了两下,就在女人以为他要继续写信的时候,笔却搁下了。

他将写了一半的信纸揉成一团,随手撂在了桌上,随后不经意的撇了女人一眼。

“那些乱说话的人,全部杀光,一个都别留。”

女人的手轻轻一抖。

“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办好,和教会的人多接触,别让爱德华那边有插手的机会。”

“明白。”女人点点头,像是掩饰情绪一般撩起酒红色的鬓发,“还有件事,有人反应说个别领主开始以赈灾的名义,擅自向地方平民增收领地税,这种做法已经给当地的治安带来了极大的隐患。”

男子蹙了蹙眉。

“这些人都是谁,名单汇总出来给我。”

“好的。”

这时候女人忽然露出了犹豫的神色,过一会开口道:“伯爵大人”

“什么事,说。”

“我听到消息,那些面具刺客最近好像有出现在寒冬之城的附近。伯爵大人,您要不再等一段时间”

男子露出了冷笑。

“没关系,只是一群藏头露尾的鼠辈,不必顾虑。我在这边已经耽搁太久了,明天必须得动身。”

“可是,伯爵大人,他们很明显是冲你来的。”

女人望着稳坐在书桌前黑发男子,眉宇间夹上一丝的担忧情绪。

“既然我不能随您一起返程,那么请您务必要多带一些护卫。”

男子抬手轻揉太阳穴,神色淡漠的望着女人。

“阿诺,这边的事态紧急,交给其他人我不放心,所以才必须把你留在这里。至于那些护卫,留下一半供你差遣,另一半我带走吧。”

“可是”

“没有可是,执行命令。”

“是。”

女人咬了咬嘴唇。

“伯爵大人,您这么急着回山特尔堡,是不是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不是。”

男子摆了摆手。

他微微扯动嘴角,笑容里有着女人从没见过的煦暖。

“是我妹妹回来了。”

正午时分。

寒冬之城,山特尔堡。

门帘紧闭的房间内,昏暗的烛火不停在闪烁,将桌上好像刑具一样的医疗器械映的通红。

我坐在白色的小床上,将小手埋在腿间又搓又拧,想要通过这些小动作分散注意力,来缓解心中的紧张感。

然后微微猫起身子,黑溜溜的眼眸到处乱瞄,就是不敢看站在我面前的凯瑟琳夫人。

早上和公爵战的畅快淋漓,到后来已经完全放飞了自我,把身体交给了战斗的本能,因此用出了不少危险的招式,擦伤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这一架断断续续的打到太阳高悬,肚子开始咕咕叫的时候才被迫停了下来。

那时候凯瑟琳夫人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公爵察觉到形势不对,立马打着哈哈,午餐都没吃就躲到中央工坊里去了,丢下我独自一人面对黑着脸的夫人,无处可逃。

然后就被带到了城堡二楼的医疗室,将原本在这里的两名医生都给赶了出去,随后拉上窗帘关上门,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很显然,她现在还在生气。

“把衣服脱了。”

说出这句话之后,夫人便没再理我,兀自走向一旁有些陈旧的柜子。

柜子里装着一些药瓶和叫不上名字的药材,她打开了其中一扇柜门,开始在里面翻找起来。

“夫、夫人,不用”

“快点,别让我动手。”

我马上噤若寒蝉,怯怯的低下头,看了眼穿在身上的长服。

长服沾上的碎冰渣化成水后,和尘土混合起来就成了泥巴,这时候已经脏兮兮的不成样子了,有些地方被磨的开了线,甚至连裤子的膝盖处都破了大洞。

我将它脱下来放在床边,抱着胳膊蜷缩起来,里面其实什么也没穿。

当然不是因为这个世界没有胸衣,束腰胸衣这类女性物品。主要是考虑到今天早上要剧烈活动,穿着胸衣会不方便。阻碍行动不说,万一一个用力过猛绷断了束带,那岂不是丢脸丢到家了。

再说了,早上睡的迷迷糊糊,差点连裤子都没穿,胸衣什么的自然就忘了嘛。凯瑟琳夫人给我递衣服的时候,也不说提醒我一下而且我一个猛男,光着膀子露出健硕的胸肌,这才是王道,总是穿着胸衣像什么样子嘛。

才不是因为穿不穿都一样,才不是!

我低下脑袋,望着自己胸前那别致的小东西,有些气闷的撅起嘴巴。

反正以后会长大的。

“看什么,想让那里快快长大吗?”

夫人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绿油油的不知名液体,再取了些纱布绷带,回头的时候正巧看到的了我小动作。

“不想。”

“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都会这么想吗?”

“我就不会。”

夫人在我身侧坐了下来,伸出手指轻轻按了按我的右肩处。凝脂般细腻的肌肤上,有着一块十分扎眼的青紫色瘀伤。

“疼吗?”

“不疼”

“净胡说。”

夫人将绿色的液体倒了一些在绷带上,用手指沾起一点,轻轻在伤口处涂抹着。

“你公爵叔叔下手没个轻重的,对不起哦,等他回来我教训他。”

“没关系的,是我想、这样。”

其实放着不管的话,明天就能好啦。

“明天能不这样吗?”

“呃、夫人”

“好啦好啦,就照你希望的去做吧。”

“谢谢。”

“你把裤子也脱了吧,我看看还有没有伤到其他地方。”

夫人将药瓶与绷带放在一旁,伸手抓住我的裤腰作势就要往下褪去,我被吓了一跳,连忙用双手紧紧扯住,满脸哀求的望着她。

“夫人,没有了!”

却蓦然发现,她正在目不转睛的盯我的胸前看。

那眼神直勾勾的,看的我羞涩不已,脸颊马上热了起来。

轻轻抬手遮住。

“夫人”

她这是怎么了,就这样突然女流氓我好慌啊。

“我帮你按按胸吧?”

“诶?”

“以前和皇宫里的医师学过一些手法,可以让你那里快点长大哦。”

“真的吗?”

“你把手臂放下。”

“还是不要了。”

“听话。”

我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叩门声。

“夫人,外面出了些事情,请您出来看一下吧。”

夫人闻言眉头一皱。

“什么事?”

“是帕西法尔少爷和客人起了冲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