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四十八章 言为心声

昏暗的地窖中,火光明明灭灭。

斯卡利杰公爵面色阴沉。

他望着眼前被铁链拴在墙上,需要点着脚尖才能够到地面的男人,半响没有说话。

男人满身血污,大片的头发被染成了深褐色,这时候正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

公爵微微示意,有猎人走过来,将一桶水泼在男人的身上,冰冷的刺激让他一个激灵,缓缓抬起了头。

晦暗的光线使他的表情看不清虚实。

“公爵大人,有何贵干呐嘿嘿嘿”

乌青溃烂的嘴角发出桀桀怪笑来。

公爵的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一巴掌掴在男人的脸上。

啪!

下手非常重,男人被这股力道带的双脚离地,身体瞬间失去平衡,向一侧倒去,扯动铁链发出“哐啷”的声响,却因为双手被束缚着无法倒地,被半挂着吊在墙上。

他不住的挣扎,颤抖着双腿好一会儿才能重新站稳。

刚抬起头——

啪!

又是一巴掌,打在同一个位置。

男人再次倒下,花了更久的时间又重新站起来。

脚下在打着摆子。

公爵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右手高高扬起,照着男人的脸再次扇去。

啪!

“好笑么?”

“咳咳噗!”男人吐出两颗牙齿,用布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瞪着公爵。

“斯卡利杰!我艹你——”

嘭!

一记直拳。

将男人的鼻子都打的塌陷下去,血水混着眼泪流淌在他脸上。

“赫赫斯卡利杰,我、我好后悔啊——”

公爵面色冷漠,等待着他的下文。

“我、我后悔,那天晚上没能、没能没弄死那个,小biao子,然后嘿嘿嘿然后哈哈——咳咳!”

“三年前,我女儿的失踪与你有没有关系。”

听到公爵的问话后,男人咧开嘴角,状若癫狂。

“你想、知道吗我告诉你个、秘密嘿嘿嘿。那个小biao子,三年前就已经死了,我、我亲眼看到的从、悬崖上、摔了下去嘿嘿嘿,摔的好惨呐——”

公爵眉头一皱。

他想起女儿在回来的第二天,似乎有问过悬崖的事情。

“哪里的悬崖?”

“嘿嘿,你想、确认尸骨?不可能了那地方已经在两年前、被暴食深渊吞噬干净、连灰也不剩下了”

“你确定她已经死了?见到尸体了吗。”

“从那么高、摔下去,怕是、成了肉酱吧,嘿嘿,嘿嘿”

“可我女儿还活着。”

“你是说城堡里的那个、那个不可能,是你女儿她已经死了那是、披着佩伊洛、外皮的恶魔她肯定、不是人哈哈哈!你女儿已经死了,哈哈——”

铮——

公爵抬起左手的金属臂,指尖弹出一道乌黑的利刃。

他将利刃举在男人眼前,轻轻一晃。

“瓦拉尔。从现在开始,我问什么你答什么,知道了吗。”

“休想从我这知道什么有种、你就杀了我”

公爵面无表情的盯了瓦拉尔一会,将利刃慢慢戳向他的右眼。

“你是什么时候加入那个刺客组织的。”

“怎么?连部下什么、什么时候背叛、都不知道你,不会反思自己吗”

公爵放开他的头发,迅速向他腹部打了一拳。

“呃——”

瓦拉尔脚下一软,开始干呕。两天都没有吃东西,他除了胃酸什么也吐不出来。

“站好。”

公爵就这么冷冷的望着他,等他重新站好之后又开始问话。

“现在,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咳咳,哈太、太早了,记不清了啊大概,从你让我守这个破仓库、开始吧”

“你不情愿吗。”

“不情愿?你什么时候问过我的、意愿呵,我知道、你最信任的人永远是贝拉、和胡佛,我在你心里算什么”

公爵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个问题显然问的很没意义,他不想再纠缠下去。

“为什么要刺杀我女儿,你或者说你真正的主人,他在怕什么,怕她说出三年前的事情吗。”

“你知道,我、不会说的。”

公爵一把将瓦拉尔的脑袋按在身后的墙上,粗暴地撑开他右眼的眼皮。

锋利的刀尖已经停在了眼球前。

“回答、问题。”

瓦拉尔喉结轻轻蠕动。

“这话,你去、你去问、拉法叶好了,是他让我这么干的哈哈啊——!!!”

猩红的血液喷洒出来,溅在公爵的脸上。

利刃毫不犹豫就刺入了眼球,瓦拉尔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

“啊啊啊——!!”

他拼命扭曲着四肢,脑袋却被牢牢按着动弹不得。

“不要考验我的耐心,你现在还剩一只眼睛。”

血顺着脸颊滴落在地,公爵轻轻将利刃抽出。

“斯卡利杰!!有种杀了我!杀了我啊!!!”

公爵有片刻的沉默。

“瓦拉尔,你也跟了我这么多年了,我自问从来都没有亏待过你。无论是你,贝拉,还是胡佛,你们三个一直都被我当作心腹培养,从没有过厚此薄彼,可你心中仍有所不满。好,这没问题,男人有野心不是坏事,有矛盾你冲着我来。”

说道这里,公爵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他提着瓦拉尔的衣领,一把将他拽至眼前。

“瓦拉尔,你冲我来。你要真有能耐,举着刀把我头割下来,看我会不会眨一下眼睛!你是个男人,有本事就用男人的方式来解决,为什么要害我女儿!?”

“佩佩她还小,什么也不懂,只是个善良单纯的孩子,她做错了什么!你踏马的杂种,为什么要害她!!!”

望着愤怒到失去冷静的公爵,瓦拉尔笑的像个疯子。

“哈哈哈!她死的、好可惜啊那么漂亮、的脸蛋,勾人的小眼神啧啧”

公爵怒了。

积攒三年的情绪,化作硬如磐石的铁拳,一下又一下地捣在瓦拉尔的脸上。

“为什么!为什么害她!艹尼玛的,为什么害她!”

瓦拉尔气若游丝,脸已经变了形状。

尽管如此也要将后面的话说下去。

“呃我就、就该先享受把她艹死噗,再扔、下去我们、很多的,哈哈哈我们人很多的”

“狗杂种!”

嘭!嘭——

陡然间,拳头被纤细的手臂牢牢抓住。

公爵喘着粗气回头望去,一身皮甲风衣,样貌清丽的女人,此刻脸上没有情绪。

“放开。”

女人摇摇头。

“我再说一遍,放开。”

女人轻启朱唇,是略带中性的嗓音。

“他还不能死。”

“”

这句话就像是镇定剂。公爵看着女人的面容,绷紧的拳头逐渐松开来。

瓦拉尔软软的倒了下去,随后被铁链扯住。

他已经失去了意识。

“呼——”

公爵顺了顺气,抹了把脸上的血液,对着女人说道:“我们走吧。”

女人点点头,随后对周围的几名猎人叮嘱道:“把人看好了。”

“是。”

抬脚追上公爵的步伐。

出了地窖,看着中央工坊那一座座高耸的烟囱,公爵的神色逐渐变的平静。

“公爵大人,您没事吧。”

女人将满头银丝拢向脑后,看向公爵的目光带有一丝忧虑。

“我没事贝拉,自打佩佩回来以后,你还没见过她吧。”

“嗯没见过。”

“她现在,什么也不记得了,得找机会让你们重新认识一下啊。”

“你相信瓦拉尔的话吗?”

“嗯?”

“佩佩已经…不在了。”

“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你是觉得我已经老糊涂了,连自己女儿都能认错?”

名叫贝拉的女人闻言露出浅笑。

“去洗把脸,然后回去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