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五十章 月光

风静止了。

人也沉默了下来。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也许是因为我要走了,也许是长久的思念让他内心煎熬,对女儿强烈的情感诉求,在我这里却得不到该有的回应,所以才说出这么一番缅怀的话来。

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尽管心里明白,这副身体大抵是属于佩伊洛的。

可是就这么让我叫一个陌生也不能算是陌生了。我承认他对我很好,这份恩情我也会记在心里,可如果让我就这样称他为父亲

对不起,叫不出口。

可我还能为他做些什么呢怎么样才能让他开心起来

忽然间,我响起公爵之前对我说过的话。

【希尔维嘉小姐,喜欢音乐吗?】

【以前我遇到不顺心的事情,都会被她拉着过去,弹几首怡人的曲子听】

那就这么办吧。

“公爵叔叔。”

柔软甜糯的声线,不知道是不是他记忆中的味道。

我握住了他的手。

由于常年倾心于冶金术的研究,公爵的手指关节粗大,掌心摸起来相当干燥,有些像是老旧的陈皮——却已足够温暖。

他用诧异的目光望着我。

“跟我来。”

“怎么了吗?”

“回去。”

随后拽着他快步朝城堡的方向走去。

远处的猎人在朝这边呼喊。

“哦~要走了吗!”

“小佩佩,今天也很努力哦!”

“甜点要少吃一些,不然会发胖哟!”

我一翻白眼,心里颇觉无趣,敷衍着朝他们挥挥手。

“闭上你们的鸟嘴,今天的训练量都完成了吗!”

公爵这一声呐喊,顿时让猎人们失惊倒怪,连忙装模做样地开始训练起来,这情景看的公爵连连摇头。

“我看啊,胡佛这老小子是想挨训了。瞧瞧,把人都管成什么样子了,不像话”

话是责怪的话,说出口的语气却是相当的夷愉。

我笑了出来。

阳光煦暖,即使在这寒冬天里也一如既往地洒在脸上。

袅袅婷婷的少女牵着老男人的手,一路穿过伟岸的堡垒,走过精湛的长廊,掠过无数猎人翘首跂踵的目光。

最终来到了城堡四楼的琴房。

嘎吱——

推开轻掩的房门,踏上柔软的地毯。

木质的三脚架钢琴上盖着一层琴布,就在不远处的前方。

看样子好久没有人使用过了。

我松开了公爵的手,转过头想要向他说话。

“公爵叔叔”

“我坐这里就好。”

“嗯。”

公爵嘴角噙着笑容,在一旁的椅子坐下。我则徒步走过去,掀开琴布,将顶盖全开,撩起裙摆在琴凳上轻轻坐下。

调试好凳高,再打开键盘盖,熟悉的气味扑鼻而来。

其实之前有来这里确认过,这个世界的钢琴果然和前世的一模一样。黑白交错的八十八键,次序分明地倒映在我的眼帘。

我向公爵望去一眼,见他面露期待之色,轻轻向我点头。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已经决定好要弹什么了。

德彪西的《月光》,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曲子。

其实这首曲子更应该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去弹不过,没关系了。

缓缓抬起双臂悬于琴键之上,手指在空中灵活地挥舞几次之后,倏然落下。

奏响第一节和弦。

温柔抒情的曲调从容响起,公爵用手和腿轻轻拍打着节奏,享受温情密意的絮语。

我闭目合眼,仿佛沉侵在皎洁的明月下,听到鸟啼的声音。

脑中有了画面。

幽静的小室里,一身纯白的女孩气若幽兰,肤如白玉。她优雅的坐在琴前,伴着流淌的月光静静弹奏。

女孩的嘴角挂着若隐若现的微笑,身体随着旋律轻轻摇摆。

我想去到她的身旁,触摸她柔弱的后背,她却忽然抬起头,对我甜甜一笑。

那是一张与我相同,却稍显稚嫩的脸。

琴音犹如流水般开始缓慢上移,我的眼前蓦然一白。深埋在心的那些画面,化作一个个音符席卷而来。

我看到了银白色的木槿,在那之中有小女孩嫣然的笑脸。

“爸爸,爸爸!你看我,快看我!”

小女孩的身后,容光焕发的年轻男人正漫步前行。

“小心点。”

“你看我!我要飞起来咯!”

“慢点跑,别摔着了。”

“呜哇~”

小小的身体跌倒在地。

“哈哈,叫你慢点你偏不听我看看,摔疼了吗?”

“屁股疼你不准笑我!”

“不笑,爸爸不笑噗别生气!爸爸给你揉揉。”

“我不要,我都是大姑娘了”

“说什么胡话呢,小不点。”

“我已经长大了!你看我都不哭的!”

“好好好,我们的小佩佩,长大咯!”

“咯咯~”

我看到硕大的城堡中,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正揉着眼睛嚎啕大哭,年轻的贵妇慌忙走来。

“呜哇——,哇——!”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我哥他,他们去雪山上玩了,不愿意不愿意带我!哇——,他们,不带我!”

“这两个混账小子,又偷偷跑到山上去了佩佩乖,不哭,不哭啊,等下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妈妈,你会、你会罚他们站吗?”

“嗯!就罚他们站一晚上!”

“还要抽屁股,狠狠抽他们。”

“要抽的!”

“那你保证要抽的狠一点,我就不哭了”

挂满泪痕的小脸,面色十分认真。

“是,就听我们佩佩的~”

“嗯!”

我看到巨石耸立的雪山里,有三个年少的身影鬼鬼祟祟。

“嘶嘶佩佩,你不冷吗格格”

“不冷阿嚏!吸——,你小点声!”

“我们回去吧?这没有银狐的。”

“有的!再等等。”

“再晚就该被老爷子嘶发现了。”

“帕西法尔,你怕了?”

“不是,你也不想、不想挨罚的吧。”

“我不会挨罚。”

“为什么?”

“因为是你们俩骗我上来的。”

“??不是你说这里有银狐,非让我们上来给你抓吗!”

“那我不管。”

“你”

“佩佩,你听谁说这里有银狐的?”

“胡佛叔。”

“那就好了,我们回去吧。”

“为什么?哥,你还没帮我抓到银狐呢,你答应我的!”

“这里没有银狐。”

“可是胡佛叔说有的。”

“那是他小时候有。自从山特尔堡扩建以后,这里的动物大部分都已经迁移了。”

“诶,怎么这样”

“回去吧。”

“哦要不我们再等等”

“我走了。”

“等等我!”

山特尔堡的壁垒上,胡佛疑惑的望向身后的城堡。

“咦,你们之前有听到过这首吗?”

一旁的几名猎人均露出沉思的神色。

“嗯好像没有?”

“是没有曲子的风格不像是我们这里的。”

“怕是佩佩小姐在别的地方学的。”

“嗯我反正觉着都好听。”

“你懂个屁的音乐,这怕是叫那个什么那什么派”

“胡佛队长,我寻思着,咱都别装高雅了吧,知道好听就行。”

“你闭嘴。”

“队长生气了!”

“哈哈哈!”

琴房中,琴键上。

白皙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飞速奔驰,曲子在连续四个滑音之后进入高chao部分,音色如流水般倾泻而下。

曲风陡转。

眼前温馨的画面开始扭曲,破碎,直至荡然无存。

空气开始变得阴郁冰冷。

黑暗中,满身鲜血的少女躺在一块突起的峭壁上,身体不住在颤抖。

“呜呃呜”

身下皑皑白雪被染上大片嫣红。

她挣扎着想要挪动身子,结果只是轻移手臂的程度,脸上便露出极其痛苦的神色。

“咳咳咳咳”

血从口中溢出,少女虚弱的喘息着,能清晰感到自己的体温在飞速流失。

浑身痛到开始麻木。

“呜呃有、有人吗”

这样的呢喃细语,根本不可能有人听得到。

少女艰难的吸下一口气。

“呃咳咳有、有人吗!救救我”

“有人吗我我在这里我动不了了”

“爱德华——!”

“爱德华!咳咳!你听到听到吗!”

“爱德华!我没事儿,我不怪你你别走我动不了我好疼我动不了”

没有回应。

过了一会儿,少女强忍着不断加深的痛楚,扯着沙哑的嗓子,再一次努力呼喊。

“爱德华你回来回来啊”

“你快、救救我我好疼想想办法、救救我吧”

冷冽的寒风冻入骨髓。

渐渐地,少女的手脚没有了知觉。原本红润可人的嘴唇,这时候已然变的乌青发紫。

身体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

“呃呃爱、爱德华我还活着呃”

“呜呜”

“呜呜呜”

“爱德华——”

压抑的哭声没入黑暗,连回音也没有。

不久之后,她终于再也发不出求救的声音了,只是不住地说些卑微又怯懦的低语。

“爱德华我不会告诉父亲、和母亲的你救救我吧”

“我会、听你的话是我是我错了我错了我什么都会做的你救救我我就要死了求求你,救救我”

“我不想死我怕这里好黑我好害怕不要在这里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没有人来救她。

但是慢慢地,少女感觉自己不疼了。

不过她好困啊。

“爸爸妈妈对不起”

“呜——”

“为什么为什么我错了呜我错了对不起呜呜”

“为什么杀我不要杀我为什么”

“对不起”

“为什么”

记忆里最后的画面,暗无边际的夜色中,似乎亮起一丝火光。

最后一音落下。

我缓缓睁开了眼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