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五十一章 暴风雨

啪啪啪——

有掌声响传来,不止一双手的声音。

我转头望去,发现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她身上还系着白色的围裙,这时候面色潮红,激动的不停拍手。

“弹的真好咦,你怎么哭了?”

夫人满面的笑容,在我转头的那一刻僵在了脸上

哭了?我哭了吗?

疑惑的抬手向脸颊摸去,吹弹可破的肌肤上,有湿润的触感传来。

紧接着,情绪在一瞬间上涌。

冰冷,麻木,痛苦,绝望。

想要活下去的强烈冀望。

呼吸有片刻的停滞,复杂的感情让心脏骤然一紧,我用手紧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哈——,哈——”

哐镗。

身体一软,从琴凳上摔了下来,跪坐在地毯上。

“怎么了!你没事吧!”

公爵倏然站起身子,露出紧张的神色,正想迈步的时候,夫人已经抢先他一步跑到我的面前。

“怎么了,好好的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胸口疼?喘不上气?医生!医生”

语气慌慌张张,动作手舞足蹈,显然是已经乱了方寸。

我忙朝她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想要开口与她说话,张了张嘴却完全发不出声音。

心脏像是要从嗓子里跳出来。

“我去叫医生来”

夫人作势就要站起身子,却被我一把拉住。

“怎么了!我的小姑奶奶,你拉我做什么?”

“不、不用”

深呼吸深呼吸我没事的我还活着我还好好的活着

牙关咬紧。

“夫人、公爵叔叔。我没事我”

“这孩子,都成这样了还说没事——”

拼命做了几次深呼吸之后,感觉自己稍微能好一些了,我抬头看向两人。

“我真的,没事。我只是我想起、一些事情。”

随着我话的落音,他们的眼睛倏然睁大。

“你”

公爵抬起手伸向我,却欲言又止,后面的话被夫人接了上去。

“你你想起来了”

声线有稍许颤抖。

她将手伸向我的脸,轻轻抚摸着。触感柔和温暖,和记忆里的小女孩相同。

心跳的速度降了下来。

“你你是佩佩”

我望着她的眼睛,那是期待的喜悦,却又有害怕希望落空的忐忑。

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变的很好回答了。

无论有没有记忆,这具身体里都有着属于佩伊洛的灵魂。

或者说,曾经有过的。

即使现在因为一些原因而消逝,但我想

“我想,我是的。”

夫人笑了,可唇瓣却在颤抖。

“你是佩佩我不会认错你是佩佩哪怕年龄对不上我也不会认错”

已经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公爵过来轻轻拍向她的肩膀。

“好啦好啦,这是我们早就确定的事情,答案也不出所料,这时候应该高兴才对,你怎么像个孩子似的佩佩,感觉怎么样,现在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

夫人白了他一眼,抬手擦擦眼眶。

“那你,你告诉妈妈,想起什么了,怎么会突然变成那副样子?”

“我想起那天晚上,很多士兵,在追我,我掉下悬崖很冷身上很痛很痛很痛很害怕没人救我”

我断断续续将那晚的情景,从头到尾给他们讲了一遍。

那股令人窒息的绝望仍在心间徘徊,不愿散去。

大滴泪珠不受控制涌上来,从眼眶滑落,流过脸颊掉在地毯上。

一滴,两滴

不受控制,因为这与我的情绪无关。

那感觉就好像,是这副身体在本能的宣泄着什么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夫人已经将我紧紧的抱住了,柔夷轻抚过我的背,语气哽咽。

“不怕了不怕了是我们没保护好你对不起”

我看到公爵攥紧了拳头。

“在那之后呢?”

我摇了摇头。

“不记得了不过,我记得,带头的人。他叫爱德华,黑发黑瞳。”

这个名字说出来,公爵的眼睛充了血。

“是爱德华?怎么会是爱德华!”夫人语气陡然拔高,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他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似乎,是因为拉法叶,才骗我出去他是谁。”

“爱德华·布拉德利·冬之月,瓦伦帝国的大皇子,帝国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也是你的堂兄。他的父亲,瓦伦帝国的皇帝陛下,是你父亲的亲哥哥。”

“最近几年里,你大哥拉法叶可能表现比较激进,和他关系不太和睦所有的继承人里,他最怕的也你大哥。”

这样啊。

所以那天才会将佩伊洛将我骗出来,想要挟拉法叶谈某些条件不,照记忆里那些士兵的人数来看,应该是起了杀心吧。

我当时应该是察觉到爱德华的险恶用心,为了不让他得逞,所以才会拼命逃跑,最终不慎跌落悬崖。

皇权斗争的牺牲品吗

“”

公爵半晌没有说话,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脸上的表情变得相当可怕。

我躺夫人怀中,感受着怡人的柔软,双手不自觉的怀抱住她的腰,合上了眼睛。

心情逐渐趋于平静,忽然就感到了一丝困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那股强烈的情绪,竟然能让我在吃午饭前有些想睡觉了。

过了一会儿,耳边传来公爵的大笑。

“哈哈哈哈——!”

笑声沙哑,听起来就像是受了伤猛兽。

“爱——!德——!华——!皇兄,你教的好儿子啊!哈哈哈!”

“我斯卡利杰!一辈子做事兢兢业业,为了能让瓦伦帝国长盛不衰!这期间我付出了多少,山特尔堡又付出了多少!”

“我一心做事,从没想过要和谁争什么。工坊做大了,你们管我要控制权,我给你们!除了神圣教会的事情,我可以什么也不参与!你们往山特尔军里安插自己人,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任你们去做了”

“你们还不满意,还要杀我女儿杀我女儿你们知道这是我的底线”

嘭——

有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

“你们怕我是吗!哈哈哈哈!你们怕我是吗!很好,那我就让你们怕到骨子里好了。”

“爱德华这些年一直被拉法叶压着,他太心急了。这件事情,凯恩斯陛下应该是不知情的吧”

“不知情?不知情爱德华敢调用城卫军!截了我女儿,还想借此威胁我儿子。如果当年拉法叶赴约,你觉得会发生什么?哼,恐怕我儿子女儿都要没了!”

“为了那点权力,非要闹到这个地步吗?佩佩是他的妹妹啊混账东西”

“人心悱恻啊看来皇兄是上了年纪,有些老糊涂了,是时候把皇位让出来了。”

“!!你想”

“他们不是怕么,怕我手里握着的东西太多,怕拉法叶功高盖主,抢了爱德华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想利用我女儿来威胁我儿子,好啊,干的漂亮。原本我没有那个心思,现在,就让我助拉法叶一臂之力吧。”

“斯卡利杰,你想做什么你先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我活了这么多年,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冷静。”

迷迷糊糊之间,粗糙有力的手掌抚摸着我的脑袋。

“佩佩,我亲爱的公主殿下。爸爸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那些胆敢伤害你的人,无论他是谁,爸爸一个都不会放过。我要让你成为冬之月的公主,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睡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