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五十三章 非做不可的事

咚咚咚。

“公爵大人,是我。”

低沉的男声从门外传来,打断了二人的交谈。公爵与夫人对视一眼,能看到她眼眸之中映出的紧张。

随后,他向她投以宽慰的目光。

“进来吧。”

门打开了,血液淡淡的腥气扑面而来,刺鼻的味道令夫人不禁皱眉掩鼻,有些不大适应。

浑身浴血的胡佛踏入房间,在看见夫人的那一刻明显楞了一下,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脑袋。

“公爵大人,夫人”

公爵放下手中的书,神色不变。

“先坐下吧。”

胡佛望了望自己身上沾满的鲜血。尽管来之前他已经做了一番简单的清洗,却依旧褪不去那收割了无数性命的颜色。

于是苦笑着一摊手。

“还是算了吧,我站着就好。”

公爵轻轻一笑,也不勉强,紧接着问道:“杀光了?”

胡佛正色起来。

“一个都没留。”

“工坊那边呢?”

“瓦拉尔的亲信已经全部斩首,善后的事情交给尤利塞斯在做了。不过,我们在他的房间发现有一个暗格,里面藏着一个账本,就是这个。”胡佛从怀中取出一个厚厚的本子递过去,“这里面记的很清楚,上到督察处、财政署,下到坊里的工部匠人,这些年里,有太多的人都曾经受到过他的好处他在大仓库盘根太久了,织的网要比我想象的复杂很多,这些人要是一一处理起来会相当麻烦。”

公爵将账本随意翻了翻,然后随手扔在桌上。

“没关系,人为己所图,这没什么不对。这些人往往随着风向摇摆不定,永远只会忠于自己。他们需要的,仅仅也只是一队队长这个位置,瓦拉尔如今对他们来说早已失去利用的价值,唯恐避之不及。今晚的事情过后,一些嗅觉灵敏的鬣狗会主动上勾的山特尔堡要热闹起来咯。”

“公爵大人,要是有人逃跑呢?”

“逃跑?他们敢吗?这等于摆明了告诉我他是那边的人,不会有人蠢到做这种事的,他们只会绞尽脑汁去想办法弥补过失对了,贝拉呢?”

这句话问出来之后,胡佛眼神闪躲着抠了抠脸,悄悄瞅了一眼夫人,又马上移开目光。

“那个她、她先回去了,只是让我向您带个话,说二队的老鼠也都清理干净了。”

“是吗。”公爵随口应了一声,接着便转移了话题,“拉法叶那边,到现在还没有收到消息吗?”

“还没有。不过算算时间,我想应该不出两天就会回来吧。”

“嗯辛苦了,下去洗洗吧。对了,派人盯着佩佩那边,别让她发现尽量别让她发现吧。”

“是,公爵大人。”胡佛领命,抬脚准备撤下去,却忽然露出犹豫的神色,“公爵大人”

“想说什么就说。”

“下一步,您打算怎么办?”

公爵敲了敲桌子,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向一旁的凯瑟琳问道。

“凯瑟琳,距离神诞日还有多久?”

“不到一个月了,算上今天的话还有二十六天。”

“嗯我想想。从寒冬之城到秩序王城,如果是坐教会的马车,也要花上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没记错的话,王立学院的开学时间是二月中旬吧?”

“嗯,是的。但新学期的招生提前半个月就开始了。”

“半个月啊没关系,时间赶的及。明天和卡洛斯说一声,让佩佩在家里多呆一些时间,等过了神诞日再走吧。”

夫人闻言皱起眉头。

“神诞日?你是想带着佩佩去切利尔斯城的皇宫吗等等,斯卡利杰,你的意思是”

公爵点点头。

“嗯。卡里耶,埃琳堡,拉尔菲尔你明天就写信给这些家族,今年的神诞日,我们在山特尔堡举办宴会。”

“近期就开始准备吧。山特尔堡的第一个年宴,要办的风光一些,也算是庆祝佩佩回家吧。”

这番话,公爵说的平平淡淡,没有夹杂什么特别明显的情绪在里面。

但胡佛的脸上却露出狂喜的神色。

因为他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神诞日。

神圣教会将每年的一月十六日,定为古老神明的诞辰,因此这天被称为神诞日,也是西洲人民庆祝新年到来的日子。而在以往的瓦伦帝国,所有贵族都要在这一天里抵达帝国的首都切利尔斯城,到那里的皇宫参加皇帝陛下设立的宴席,同时清算这一年来各自领地的收支情况,因为往年他都是随着公爵家一起去的,所以对此再清楚不过。

而现在,公爵居然说要在山特尔堡举办宴会,还准备邀请瓦伦帝国除皇室以外,声望最高的三个家族胡佛知道,这是让他们选择站位了。

他望着眼前已经年过五十,却依然容光焕发的男人。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考虑会出现门可罗雀、无人问津的情况吗真是自信啊。

胡佛是个有血性的人,从很年轻的时候就一直跟在公爵身边。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事情他看在眼里,有时候也会感到憋屈。可公爵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让他也无法说去什么,有情绪从来都只能咽进肚子里。

而这一刻,在公爵说出这番话以后,胡佛热血沸腾。

也许,他就要跟随着这个男人的脚步,走到他想也不敢想的位置了。

“胡佛。”

“是。”

“明天开始,山特尔军的训练时间加倍,由你亲自负责。同时派人打探爱德华的位置。”

“胡佛,领命!”他挺起胸膛,右手握拳轻轻砸在心脏位置,因为激动而放大的瞳孔里,有火热的光,“誓死效忠公爵大人!”

待胡夫离开书房,夫人踌躇片刻,脸上的表情一松。

“这样也好。既然你都已经决定了,宴会的事情就让我来操办吧。”

公爵站起来走到她的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

“那就辛苦你了。”

“我没事斯卡利杰,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事情到了这一步,教会那边肯定不会坐视不管,你打算怎么办?”

公爵轻轻一笑。

“教会那边,等着他们来人就好。你不用担心,也许这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局面呢?”

“你是说”

“大哥有些太重得失了,这些年一直对教会的事情持敷衍态度,导致帝国的各大教区都对他有很深的成见。这点拉法叶就做的相当好,和教会走动的相当频繁,很多事情上是花了大价钱的,再加上我这个勤勤恳恳的教宗骑士,还有我们的小公主佩佩我想,做出选择应该不会很难。”

“如果他们非要支持陛下那边呢?”

“不会的,中央工坊每年都会给教会供应大量优质的武器盔甲,寒冬之城又是世界四大王城之一。只要这两点还在攥在我们手里,教会一定会倒向山特尔堡的。”

夫人叹了一口气。

“这些事情我也不是很懂,你自己有分寸就好,我只是希望我们一家人都能平安幸福。”

公爵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你以为我不是吗?正是因为我也希望那样,可我却有一个掌大权、重猜忌的大哥。我不希望看到有一天,我最爱的人成了别人口中的鱼肉,所以这些才是非做不可的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