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五十四章 渡鸦

夜深了。

暖烘烘的房间里,若隐若现的丁香花味沁人心脾。

柔软的白色大床上,斜靠着一个很奇怪的、有些像是熊,却长着兔子耳朵的绒毛玩偶,玩偶身旁躺着一只曼妙玲珑的少女。

少女安静的躺在床上。摊开的黑发撒在枕头上,质地上好的睡衣与被子摩擦地有些皱巴,衣领滑下露出半个香肩,包裹在里面的小胸脯缓缓起伏,一条白生生的小腿儿搭在玩偶身上,静的就像另一个精致的玩偶。

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睁的贼大,眉头紧蹙的样子,让她原本就柔弱的面相看起来更加哀婉。

过了一会儿,她缓缓抬起手来——挠了挠屁股

我睡不着了。

由于昨天中午突然发困,我一觉睡了个天昏地暗,直到傍晚时分才爬起床,饱餐一顿之后又回房间看了会儿书,发现总是无法集中注意力,于是只好再次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望着天花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就这样度过了愉快又咸鱼的一天。

其实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公爵还有夫人相处,有些躲着他们吧。基本上把自己闷在房间一整天,导致睡眠过量,半夜起床嘘嘘完以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

翻过身子,找到更舒服的姿势之后,我轻轻合上眼睛。

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嗯应该过不了多久天就会亮吧?天亮了,夫人就又会过来叫我起床我该和她说些什么呢?

早安,夫人?

还叫夫人的话,会伤她的心吧可是母亲什么的,总感觉有些说不出口啊。

我该怎么办好呢

白天我弹完月光之后,迷迷糊糊听到了公爵的那一番话。那其中的意思是要为了我的事情,和直系皇室开战了吗?

说实话,心里是高兴的。

尽管没有记忆,能够回想起来的,就只是一些残破的记忆碎片,可那股情绪却深深印在了我的心底——名叫佩伊洛的女孩,一个人躺在峭壁上无法移动,在孤独与黑暗中等待死亡。恐惧和绝望逐渐吞噬了她的意志,痛苦与麻木蚕食着她的神经,她在黑暗中不断沉沦,直到身体冰冷,直到泪水与血水都冻结成冰。那一刻里,心中除了对爱德华刻骨铭心的恨意之外,一无所有。

这样的情绪,已经成为我人生经历重要的一部分。

所以我想,如果有一天爱德华死掉的话,我一定是笑的最开心的那个,我甚至想亲手杀了他。虽然严格来说,我其实并没有见过他。

但我并不希望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公爵这样子的做法,那不就是意味着要篡位夺权了吗,造反?

一想到这个词,我的心跳就会加快。

因为与它相伴的往往是战争,这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它不会像故事里写的那样,大家凭借着一腔热血,拼尽全力战个痛快,经过几番让人看着血脉偾张的争斗之后,就能把皇帝从位置上拉下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战争不是童话,这是要死很多,很多很多人的事。

一但发动战争将会面临什么后果?城镇大肆破坏,物资飞速损耗,经济陷入崩溃。随着战火的不断蔓延,会有很多的无辜的平民被殃及,然后到处开始烧杀抢掠,男人们被大量充兵,又大量死去,女人们也许会变的贱如猪狗,很多用以维持人性的规则会随之坍塌。

之后便是动物的世界。

贫寒,饥荒,瘟疫。更多无辜的人会更加痛苦的死去,更多像亚伯哥、艾丽那样的孩子流离失所,人将变的牲畜不如,为了一口冷饭杀几个人是习以为常的事。

哪怕最后真的成功了,瓦伦帝国想要恢复元气,也需要很多年的时间。而一但失败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是我想要的结果吗?

不是的。只要不是恶魔,没人希望这样。

前世我倒是认识几个整天盼着战争,希望世界毁灭的人。那个世界太安逸了,大家活的过于幸福,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仅仅是因为没见过地狱罢了

我该怎么办好呢?

斯卡利杰公爵是沉稳又明智的人,他应该不会就这样发动战争吧感觉这个世界的人,并不会像西方中世纪的时候一样,思维太过迂腐死板。如果真的要做,应该有很多更好的方法

而且教会也是要干预的吧要不要找卡洛斯说说呢可我现在不理他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越想越睡不着,恨不得现在就爬起来和公爵好好谈谈

算了,出去透透气好了。

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取出一条淡蓝色的裙子换上,胡乱理了理头发,随手从梳妆台上拿起蝴蝶发卡,将头发卡在脑袋右侧之后,推门走了出去。

晃晃悠悠来到内堡的一楼。推开大门,四双炯炯的目光,宛若黑夜中亮起的繁星,齐刷刷地向我扫来。

我浑身一僵,胳膊上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等到看清楚那是四名猎人之后,才轻轻拍着小胸脯,叹一口气。

“吓死我了。”

其实,我也将对方吓的不轻。

“佩、佩佩小姐?发生什么了吗,你怎么这个时候起来了?”

“睡不着,出来转转。”

“呃要出去外面吗?”

“不去。想去、训练场。”

猎人们似乎松了一口气。

“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不用啦,谢谢。”

我对猎人们微微一笑,抬脚离开。再次穿过长长的走廊,一路来到训练场。

夜静悄悄的。

这个时间,训练场理所当然的没有人在。

我走到场外的台阶边,抱着膝盖坐下,吸着清澈的空气,仰起脑袋望着夜空。

星空浩瀚。灰蒙蒙的云雾里,两轮幽静的弯月仿佛近在眼前一般,触手可及。

我很喜欢这个世界的夜景,尤其是寒冬之城的,总是比其他地方要更近人心。

让人忍不住想抬起手触摸它。

想到这里,我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这么纤细,能抓住月亮吗?

手指轻轻舞动。

有白色的冰雾散出,纷飞眼前,美的就像风景。

咔咔咔——

手中凝出深蓝色的短镰,飘至空中不断的变换着形状,随后一把被我抓在手中,轻轻挥动两下,皱起眉头。

前几次与公爵对战的时候发现,之前做出那种细小的冰刃,总是有一种轻飘飘的无力感,手感极差,越用越是觉得别扭。

所以打算调试出一把最适合我的短镰来,然后记住它的形状,以后在战斗中就不必再考虑这个问题。就像公爵的巨剑一样,信手拈来,坏了再造,永远都是最顺手的状态。

咔咔咔——

再次凝出一把。

这次的镰柄稍稍长了一些,我将它拿在手中,挥舞两下还是不行。

随手丢掉,再次凝聚,就这样不停地尝试。慢慢的,东方亮起了一丝微弱的白光。

不知道已经消耗了多少秩序之力,我感到有些累了,抹了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仿佛能够听到天空中传来渡鸦的叫声。

公爵与夫人也差不多该醒来了吧?我想回去吃早餐。

转身往回走去。还没迈出几步,头顶就传来一阵鸟类扑腾翅膀的声音。

下一刻,诡异的叫声传来。

“佩佩——佩佩——”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电影里的老巫婆,沙哑又恐怖。我顿时一个激灵,肩膀猛缩,眼睛瞪大。

“谁谁谁谁!”

几乎要蹦起来了。

呼啦——

头顶一阵劲风。我抬头望去,有只纯黑的渡鸦沿着目光在空中盘旋两圈,落在了我的肩膀上,随后侧着头呆呆的瞅着我。

我也愣愣的望着它。

一人一鸟就这么对视片刻,陡然间,它张开鸟喙,一声怪叫。

“佩佩——佩佩——”

这一下,我汗毛都竖了起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