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五十五章 赴约

我慢慢的抬起手,伸出手指在渡鸦身上轻轻戳一下。

再戳一下。

戳了好几下之后它也没什么反应,既不害怕也不飞走,依然呆愣愣的望着我,我这才放心下来开始观察它。

渡鸦的体型很大,身长差不多快赶上我小臂的程度了,身上的羽毛黑的发亮,此时两只爪子正牢牢抓在我的右肩上,侧着脑袋在盯我,一双眼眸是令人心悸的猩红之色,很明显与我记忆中有着死亡、胜利、智慧等多重象征意义的黑乌鸦有些区别。

况且它刚才口吐人言,还叫了我的名字

于是我沉思少顷,试着向它开口道:“你、你会说话?你认识我?”

问完以后便觉着自己有些好笑。

一只乌鸦而已,我居然问它认不认识我这是没睡醒还是睡过头了

但是它有反应了。

“嘎——嘎——”

渡鸦仰起脖子大叫两声,随后双翼舒张,竟然有接近一米的长度,将我的视线遮了个严严实实。

它将脑袋向我的脸凑了过来,鸟啄微微张开。

嗯?你想要和我说什么吗?

我赶紧将脑袋凑过去,蓦然间却感到额头一痛。

这只鸟竟然啄了我两下。

“好疼”

我一手捂着额头,面无表情的盯着这只胆敢冒犯我的愚蠢渡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东西竟然给我一种它在生气的感觉?

你生什么气?我才要生气好吧。

敢啄我你说我是该把你蒸熟了吃好呢,还是烤着吃味道更棒一些?

心里正琢磨着给早餐加点料的时候,忽然看见这只渡鸦的腿上绑着一卷纸张。

“咦?”

我将手伸了过去。

这是什么,信?是谁给山特尔堡送来的消息吗?

这个世界的渡鸦居然还可以送信的?

轻手轻脚地打开绳结,红眼的渡鸦也不反抗,任由我将信件摘下。

然后将它轻轻打开。

纸张微微泛黄,像是被什么人揉过似的有些皱巴巴的,上面还染有几滴已经凝固了的血渍。

我凝神看向信件的内容。

[亲爱的父亲大人、母亲,帕西法尔,还有我最心爱的小公主佩伊洛:

许久不见。听闻妹妹已经回家,我大喜过望,思绪早已飞回十年前寒冬之城的雪山中]

非常客套的家常话,看抬头就知道是出自谁之手了。但很可惜,信只写了一半,剩下的内容不知因何原因未能完成,更像是一封被废弃掉的家书,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但是在纸张最下方,我却看到有明显是另外一个人的笔迹,写下了几句话:

[拉法叶在我这里,今日午时之前来鲍威尔街1号宅邸找我,届时告知详细事项。切记要一个人来,不要告诉你的父亲和母亲,否则你将再也见不到你的大哥。——你心爱的爱德华兄长。]

这信是给我的

这什么意思,拉法叶被抓了?被谁?爱德华他过来了吗!什么时候到的寒冬之城!?为什么没人发现他想干什么?鲍威尔1号宅又在哪里?我要不要给公爵说一声

思绪有一瞬间的混乱,但也只持续了大概十秒钟的时间,我就冷静了下来。

拉法叶我的哥哥。原本应该在今天或者明天就能到的,现在看来,是已经在爱德华的手里了。他要求要我一个人过去是想做什么吗?

不管怎样,这事应该先让公爵知道

不对。

一旦公爵知道了,势必会通知山特尔军去救人,这就违背了爱德华的意思,万一他一个不高兴况且连一队的队长都是叛徒了,指不定还有谁会为他通风报信,消息走漏的风险太高了,我不能冒这个险。

虽然有很大的概率是陷阱但稳妥一些,无论如何我都必须率先一个人到场。

想到这里,我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咯咯。”

爱德华,你又想用我来威胁什么人吗?为什么会让我单独过去,而不是公爵是因为觉得我傻,还和以前的佩伊洛一样软弱可欺?

也好。

是时候为公爵和夫人做些事情了。

“嘎——佩佩!”

“”

这只鸟怎么还在?拜托,我现在没心思搭理你。

“佩佩——,佩佩——”

“闭嘴,蠢鸟。”

“”

“”

“佩佩——,傻瓜!大笨蛋!”

“!!!”

它听懂我的话了?

居然还会骂人!?

我瞪大眼睛望着这只渡鸦,然后抬起小手,一巴掌扇在它的脑袋上。

“嘎——,嘎——”

渡鸦被打的一个趔趄,扑扇着翅膀腾空而起,飞到我脑袋上猛啄几口,看见我再次抬手,很是机警的立刻窜上了高空。

“嘎——”

嘶哑的叫声逐渐远去

不生气,我不生气。拉法叶的事情要紧,我还要赶去揍爱德华一顿,没道理和一只破鸟过不去,所以我现在一点也不生气。

平复了一番心情,随手扔掉冰凌。

我四下张望一番,没有看到猎人的踪影。走过练习场,穿过长廊,再次来到了城堡前高耸的壁垒边上。

大门的看守似乎比平时多了一倍。胡佛那壮硕的身影在人群里特别显眼,我朝他走了过去。

“胡佛叔,早安。”

胡佛闻言转过头。

“哦,早安,小佩佩。怎么,这是要出去吗?”

他眼睛红红的,感觉像是没睡好的样子,神色看起来有些憔悴,是昨晚守夜了吗?

有些奇怪,胡佛是三队的队长,按理说只管任务的分配,还轮不到他去守夜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抛去心中的疑惑,我轻轻向他点头。

“嗯。”

“这么早?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我稍加思索一番,还是决定撒谎。

“我有急事,找卡洛斯。”

胡佛面露狐疑之色。

“什么事这么着急?夫人怕是都没起来,你早餐还没吃吧吃点东西再走?”

说到这里我才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没吃东西呢。

这可不行,我怎么能饿着肚子。

“胡佛叔,有吃的?”

“有,你等等。”他转身走进堡垒里,不一会儿拿着两块还热乎的面包出来,“正好他们在里面吃着呢,给你。”

我伸手接过,想说两块不够算了,要脸。

“谢谢。”

“哪里,我们吃的不也都是公爵大人给的”说到这里,胡佛顿了一下,“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

我哪能让他和我一起,马上朝他一笑,随后说道:“不用。是教会的,事情。我很快,就会回来。”

教会的事情可不是谁都能参与的,胡佛清楚我的身份,这么一来他就没有理由再说什么了,只好点点头。

“好吧。”随后下令让人打开了大门,想了想又对我补充道,“佩佩,我知道你很厉害,但你也明白现在是特殊情况,凡事千万要小心。”

“嗯。”

我朝他挥了挥手,捧着两块比脸还大的面包,放在嘴边各咬一大口,随后缓步走出了城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