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五十七章 埋伏

“佩伊洛姐姐,你一个人没问题么?”

艾丽仰起小脑袋望着我,目光里透着少许担忧。

她自小受过苦,大抵是明白越贫穷的地方越危险这个道理吧。或许我在她心里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

笑着摸向她的头。

“没关系,我很厉害。”

毛茸茸、暖烘烘的手感从掌心传来,看着艾丽的小脑袋随着我手上的动作在轻轻摇晃,我觉得很是有趣。

再摸上几次也许就会上瘾所以这就是卡洛斯喜欢摸我脑袋的理由?当我小孩子?

揍死他丫的。

“也对哦。我差点都记忘姐姐很厉害了那要是遇到坏人,就要像上次一样,嗖的一声飞起来哦!”

我就是来找坏人的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小丫头知道,于是轻轻点头。

“嗯。”

“那我回去了,姐姐。”艾丽走出两步,却忽然转身回头:“姐姐,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会的。我也,马上去王城。”

这话说出口,她立刻激动起来。小脸微微涨红。

“真的吗!不骗我?”

“嗯,不骗你。”

“嘿嘿。”艾丽朝我露出洁白的小牙齿,“那、姐姐到了王城,一定要来卡塔洛玛找我玩。我会等你的!”

“一定。”

她挥挥小手。

“我们王城见!”

“王城见。”

小女孩背影俏丽,一蹦一跳渐渐跑远了。

我默默注视了她一会儿,转身踏入老旧的街道。

整条街萧条冷清,到处充斥着一股刺鼻的臭味,薰的我直皱眉头。街道两旁皆是不堪入目的破败房屋,其中有不少只剩下木质的骨架,连最基本的遮风挡雨也做不到,一眼望去不见半个活人。

我大抵明白了爱德华将地点设在这里的用意。无论是藏身还是杀人,这里都再合适不过。

没走出几步,我便在右手边一间房屋前停了下来。这大概是街里唯一一栋三层高的小屋,门口停着一辆没有任何家族徽章,普通又朴素的角马车。

车厢里空无一人,连车夫也不在。只有纯白色的角马,在我走近时发出低声的嘶鸣。

这个世界的角马价格高的离谱,一匹健壮的成年角马通常需要花费数百枚金币之多。能够拥有它的不是贵族骑士,就是一些声名显赫的家族,出现在这样的地方实属不正常,像是在刻意提醒着我一般。

我低头朝门牌看去。果不其然,尽管上面的字迹磨损严重,却依稀可以辨认出“鲍威尔街1号”这几个字。

看样子就是这里了。

轻轻吐出一口气,我暗自提高警觉,抬手推门。

门是掩着的,一推就开。里面的光线有些昏暗,空气中飘散的细小飞灰肉眼可见。

“咳咳,呸!”

我忙捂住口鼻,目光向室内扫视一圈,斑驳的墙壁满是裂纹,大厅的桌椅和地板都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

嘎吱——嘎吱——

靴子踏上地板,动静很大,根本无法遮掩。于是我扯起嗓子大喊:“爱德华!我来了。拉法叶呢?”

等了一会儿,没人应声。

“爱德华?”

整个屋内静悄悄的,除去我的脚步声和呼吸声以外,什么也听不到。踩着腐败的楼梯一路上到三楼,我也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人呢!”

怎么回事?那狗屁爱德华在耍什么花招?

还是说我走错地方了?不会啊,门口就写着鲍威尔街1号难不成寒冬之城不止一条鲍威尔街吗?

“阿嚏!吸——”

不行,我受不了了。

这里的空气太肮脏了,捂着鼻子也挡不住那些呛人的灰尘。我眉头紧锁快步下到一楼,迫切地推门走出屋子,深吸一口气之后,感觉舒服多了。

外面的空气虽然有味道,但至少不呛人。

就在我转身关门的一刹那——

嘣,嘣,嘣。

三声弓弦震颤的轻响,分别自三个不同的方向传来,我心里一紧。

紧接着便是箭矢破空的风声。

果然在这里吗!

身形一闪,灵动地躲过飞来的箭矢,随后掌心蓝芒微闪。

碎裂的冰晶划过气流,在头顶迅速聚拢,三道小指粗的细长冰刺已然成型。

冰刺颜色浅蓝,外表光滑。尖端在日光的照射下泛着夺目寒光,像是无坚不摧的钢针,与以往的冰凌完全不同,威力与速度都不在一个级别了。

我心里估摸着位置,反手一挥。

嗖——

冰刺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向箭矢袭来的方向掠去。

下一刻,头顶传来响动。

来不及思考,以最快的速度凝出极冰短刃,循着风声向上迎去。

锵!

架住了袭击。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力道,我抬起脑袋,看到与短刃相接的怪异屠刀,以及藏在屠刀后面,那张带着诡异面具的脸。

似乎有些熟悉在哪里见过呢

陡然之间,屠刀的刀身传来一声轻响。

铮。

我下意识的偏过脑袋,有利刃自屠刀中弹出,削掉几根发丝。

与此同时,我左手握拳,正要打出之际,余光却瞅到面具人另一只手里握着的黑色球状物,眼看着就要朝我丢来。

直觉告诉我,这东西不是很妙。

月步!

眼前的景物飞速倒退。下一个瞬间,身体已经移出十米之远。

交锋只是弹指之间,转瞬即去。直到我撤出战斗,面具人的身体才堪堪落地。

蓦然就想起了他是谁。

“瓦拉尔!”

这家伙不是被公爵抓起来吊着打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是怎么逃出来的!?

“好久不见,小佩佩!”

唰——

瓦拉尔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踩着月步紧贴上来,屠刀紧握,高高扬起

你这是要找死吗!

心中有了恼怒,双眼亮起蓝芒。

嘣!

冰柱自瓦拉尔脚下冲天而起,巨大的力量将他直接顶飞,翻腾着进入七八米的高空。

“尼玛的!”

听到他口中的脏话,我脚下一动便想跳上去补刀,身后却陡然传来异响。

我马上脚步一转,扬起鞭腿向后抽去,这一击正中来袭者的门面,将那人影踢的倒飞出去,砸向一旁废弃的房屋,撞断一根木架。

哗啦——

房屋坍塌,烟尘四散而起。更多人影从街道的四面八方出现,沉默着向我发起冲锋。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诡异的面具

这些刺客,都是爱德华的人吗?!

尽找些小角色来,是认为足够对付我,还是只想给我添堵?

你们真的好烦人啊。

双眼再次亮起点点蓝光。

急冻之雾自脚下开始蔓延,迅速扩散。冲的最近的三名面具人双腿被瞬间冰封,身体失衡摔倒在地。

“啊!”

“我的腿——”

剩下的面具人被这一下震慑住了,纷纷立在远处不敢再靠近。

我纵身一跃跳上冰柱,居高临下的望着缓缓飘落的瓦拉尔。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

“让爱德华,滚出来。”

“呵呵,小biao子,挺带劲的嘛。比两个月前要进步不少?斯卡利杰那个老东西为你费了不少心思吧。”

这混蛋,嘴真贱啊。好想就这么直接干掉他。

手臂抬起。气温再次骤降,空气中飘起漫天冰晶。

咔咔咔咔——

下一刻,无数又尖又细的浅蓝色冰刺悬于头顶,密密麻麻遮蔽了半边天空,尽数指向瓦拉尔。

“你。再说一句,试试?”

瓦拉尔下意识的朝后退出一步,随后可能觉得这个动作有些丢脸,嘴里再次发出嘲弄:“嘿嘿。从你稚嫩的喉咙里发出的威胁,可不怎么吓人啊,我可爱的大小姐?”

嗖——

冰刺如同出膛的子弹,携着刺耳的风声,轻易便贯穿了瓦拉尔的肩膀,扎进他身后的地面。

鲜血涌了出来。

“啊——!!我艹!!”

“嗯打歪了?”

“我要你死!我要杀了你啊!!”

受伤的野狗,叫声总不会好听,没必要理会。

“爱德华,在哪。”

瓦拉尔一手捂着肩膀,因为有面具遮挡,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小biao子我承认,你是很厉害。但是,嘿嘿嘿。你敢杀人吗?”

“试试看。”

嗖——

又一根冰刺射向他的胸口。瓦拉尔这次早有准备,看到我抬手就立刻侧身,险险躲过。

“再来。”

嗖嗖——

瓦拉尔闪躲的动作更加狼狈了。见此状况,我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你的速度,很快。但是,还能躲过,多少?”

这次他没有再说话。

“告诉我。爱德华,在哪。拉法叶,在哪。”

“嘿嘿。”

我眉头一皱。

“你笑什么?”

蓦然间,眼前一阵晕眩。身体忽然一沉,腿有些使不上力,脚下一个踉跄,险些从冰柱上掉下去,我连忙稳住身形。

冰刺纷纷坠落,视线变的模糊。

“终于生效了啊。”有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佩佩,我可想死你了,你有没有想我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