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章 出城

我眨眨眼睛。

角马车行驶的速度在逐渐加快,车厢开始变的颠簸起来。

“其实三年前我没有想杀你。真的,你相信我。我就是一不小心谁让你不听我的话啊,你要是听了我的,就不会那样了。”

爱德华搓了搓手,看样子有些想摸我的脸或者头。我一瞪眼,他蓦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便犹豫着将半抬起的手腕放了下去。

随后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我那天就只是想让你帮我引拉法叶出来,好找他聊些要事。这些你都不懂,却偏要捣乱,结果发生了那样的事我也不想啊,也不敢和法拉叶还有叔叔说”

“以前你都是很听我话的,为什么偏偏那次就不听了呢?自讨苦吃你摔下去之后,我还以为你死了。不过幸好有我这三年里不断地向神明祷告,你才能活着回来后来我可是每天都有去教堂为你祈祷的,一定是我的诚心打动了神明。”

“现在你平安的回来了,脸也没有受伤。你看,我心里一直都有你。你太美了,美到根本不可能让我容的下别人,怎么舍得杀你啊那次应该摔的很重吧?是谁救了你吗?告诉我,我要重赏,为他封爵对了,你身体没有哪留下疤痕吧?”

角马车驶过弯道,速度很快,能清晰感受到那股离心力。

我望着兀自在那里说个不停的爱德华,面无表情。

这个人他好像想试图通过语言去挽回些什么。

那态度就好像三年前所发生的事情——那名叫做佩伊洛的十五岁小女孩儿,在她所经历的短暂人生当中,那最无助、最痛苦、最黑暗的时刻,它其实只是个小误会。

仿佛只要道歉说声对不起,一切就都能够获得原谅。

甚至连声对不起也没有。他还在指责我,正是因为我没有顺着他的意思,所以才导致了严重的后果

佩伊洛,就是被这样的家伙害死的吗?

还真是让人连骂脏话的心情也没有。

身体在微微颤抖。

我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断在心里说,我必须先确认拉法叶是否安全,在这之前不要做出多余的举动。

再次眨巴眨巴眼睛。

星眸微转,看不出那里面的情绪。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啊”爱德华眉宇间有无奈之色。他与我对视一会儿,转头对身旁的金面具说道,“朗曼先生,可不可以让她开口说话?我想和她说说话。”

“大皇子殿下说笑了。我只擅长杀人,治病可不是我的强项,做不到那样的事。”

爱德华只好摆摆手,又马上笑道:“无妨,我就是随口一说,朗曼先生不必在意。这次可多亏了你们的麻醉粉,我才能让佩佩回到我的身边你们很厉害啊。这东西不是只有教会的医生才有吗?你们是怎么弄到手的?”

“大皇子殿下,我们能做到的事情还有很多,这点请您不用质疑。”

“我不是在质疑算了,这玩意儿的效果还能持续多久?”

“以她摄入的量来说,正常情况下怕是一整天都无法动弹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

爱德华闻言很是开心,再次向我看了过来,眼里透着让我厌恶的龌龊。

我不得不避开他的视线,再这样下去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殿下,拉法叶的事情处理好之后,您打算怎么处置她?”

“嗯?处置?她是我的皇后啊,我为什么要处置她?”

金面具有片刻的沉默。好像是在斟酌用词,不久再次开口。

“殿下,我就直说了。这个女孩的力量过于强大了。您就这样把她留在身边,恐怕会有危险。我的建议还是将她”

爱德华马上打断了他。

“不可能,她是我的皇后。”

“殿下,漂亮的女孩子有很多。如果您需要,我可以每天给您安排一个不同的。”

“再漂亮能有她漂亮吗?”

“”

“安心啦,没事的。我可是未来的帝国皇帝,佩佩她就只是个小女孩子而已,力量再强又能怎样?这个世界可不是比谁的拳头大的。”他顿了顿,随后伸出手指,指向自己的脑袋,“比的是这里,明白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金面具这时候应该翻了个白眼。

也可能是我想翻白眼的原因吧。

见金面具没有接话,爱德华继续说道。

“叔叔现在肯定是知道我做的事情了,可他也只能杀几个眼线解气,教会不可能眼看着他和我父亲对立的,那些神棍也会替我阻拦我的叔叔,因为这不符合教会的利益。只要有你在我身边”

他拍了拍金面具的肩膀。

“只要有你们在我身边,拉法叶就难逃一死他死了,就再也没人能够阻拦我的脚步。你放心,我这个人嘛,没那么死板,不会和皇宫里那些老家伙一样,刨根问底的去追究你们的出身。不管是谁,只要能死心塌地的辅佐我,最后都会得到他想要的。”

“再过些年,等我父皇老了,那个位置就是我的。那时候我会履行自己的诺言,满足你们的要求,让神圣教会淡出这个国家的视线,我说到做到。你们这些常年躲在黑暗中的老鼠们,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出来透气了。”

爱德华眼中闪过狂热的光芒。

“伟大的瓦伦帝国,是我们冬之月历经数百年的心血。除了我们自己,没人够资格占有它——就算是神也不行。”

相当大的野心。

以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不如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底气。

可金面具似乎深信不疑。只见他直起了身子,向爱德华轻鞠一躬。

“殿下,我谨代表帝国的刺客们,向您献上忠诚。”

这下爱德华心花怒放,大声笑了起来。

“哈哈哈!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只要你肯用心为我做事,等我当上了皇帝,会立刻封你爵位,赏你最肥沃的领土。”

“是,殿下。”

角马车依旧在飞速驶动。

金面具并不是多话的性格,在向爱德华表过衷心之后便沉默不语,车厢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渐渐的,爱德华便觉得无聊了,再次将注意力转向了我。

“佩佩,你大哥可真是爱你啊。一听到你回来的消息他就坐不住了,急急忙忙要朝回赶,连侍卫都不要了。自乱阵脚,却让我抓住了机会。现在的他可是深陷泥潭,自身难保啦!”

说出来的话依然不会让人感到中听,可我却微微松了口气。

至少,拉法叶暂时还没有事情。

“你可真是我的小幸运星啊。”

呵呵。

我合上眼睛,不愿意再看到那张脸了。

气氛再次变的安静。

没过多久,车厢猛的一顿,将我吓了一跳,接着便感到角马车的速度在骤减。

爱德华笑容一滞。

“怎么了?”

语气有些慌张。面具人没有说话,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角马车渐渐停下了,车厢前传来瓦拉尔的声音。

“开门,快开城门!”

不远处有人接话:“首领呢?”

“在车厢里。”

爱德华撩起了车帘,高耸的城墙映入我的眼帘。

“我们到怀特门了。”

怀特门是南城墙的一个偏门,通常只会给夜里抵达的物资车队开启,这是从胡佛他们的闲聊中得知的。

现在看来,他们是准备从这里出城了。

鲍威尔街本身就距离城墙不远,这也是他们将那里选为埋伏之地的原因之一吧,为了能够以最快的速度逃出去。而刚才问话的人,很明显就是负责接应他们的人。

可驻守在这里的猎人呢?

城门开启的轰鸣声响起,爱德华松了口气。

“快走吧!过不久下一批巡逻的猎人就会来到这里,我们的事情马上就会暴漏,在这之前走的越远越好。”

“其他人怎么办?”

“自己想办法出城吧,顾不上那么多了。”

“我知道了。”

“我们先走,你们也尽快过去。”

“嗯,路上小心走!”

简短的对话过后,角马兽踏着铁蹄,拉动车厢飞速穿越城门。

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看到几名猎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城墙角落,生死不知。

而开启城门的人,脸上全都带着面具。

这些画面一闪而过,随后被放下的车帘遮住。

角马车颠簸着驶离寒冬之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