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三章 燎燎野火(一)

两名士兵在空中翻腾着飞出四五米远,“噗”“噗”两声跌落到雪地中,连声音也发不出,就这么昏死过去。

我这才仰起脑袋,将周围打量一番。

鹅毛般的雪花迎风舞动,将天幕织成雪帘。

这里似乎是树林的边缘地带。眼前数百米开外的距离,依稀可以看到那成片耸立的参天巨木。而我站立的地方,却已是连起伏都没有的、光秃秃的雪地。

积雪恰恰吞没脚掌。

在我右侧不远处,屹立有一座几十米高的,看起来像是瞭望塔的建筑,只是看起来有些年代了。塔身早已变的残破不堪,白漆大片剥落,露出里面硕大的塔砖。

而高塔的顶端,依稀站着几名皮甲风衣的侍卫,侍卫中间矗立着一名黑发男子,因为距离太远,我看不清他的面容。

但我知道,那就是拉法叶。

视线转到塔下。

一层层半人高的尖锐的冰凌,在塔外围成一圈,锋利的尖端在黄昏时分染有绮丽的光泽。

冰凌之外,数不胜数的城卫军蓄势待发,已经将废塔围了个水泄不通。粗略望去,人数大约在五百左右。

城卫军的后方,分别站着爱德华、金面具、瓦拉尔以及刚才那名首领。这时候大概是听到了身后的动静,目光齐刷刷地向我望了过来。

随后如临大敌。

锵——

首领抽出了长剑,瓦拉尔握紧了屠刀。

爱德华瞪大眼睛,颤抖着伸手,向我指来。

“你你怎么你”

他惊的连话也不会说了。

我没有理会他,径自朝着塔顶的拉法叶挥挥小手。

随即他向我喊话。

“佩佩!”

“有没有事!”

我朝他比出一个“ok”的手势,又想到这个世界似乎不流行这个,怕他看不明白,于是猛吸一口气,双手护在嘴边做喇叭状:“你别出来——!”

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等等我!”

喊完这两句话之后,我立马打了个寒颤,随后夹紧了腿,立在那里不敢动弹。

或许是震惊于我没有中毒的事实,又或许是被我教宗骑士的名头给吓到了。围在塔下的爱德华等人没有动作,就这么直愣愣地盯着我看。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虚脱一般地松口气

好险,一使劲差点就出来了。

“咳咳。”

抬手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喉咙。

我这副嗓子特别娇弱。不仅平日说起话来柔声细语,连拼劲全力喊出来的话,听起来也是软软糯糯的,也不知道拉法叶能不能听到算了,先去嘘嘘。

我真的是快要憋出内伤了。

转身就朝着人群相反的方向走去。在那边支有许多黑色的营帐,雪地里非常醒目。

因为不敢用跑的,所以我将小腿儿迈的飞快。走出几步之后,身后的爱德华像是才反应过来:“狗屁的教宗骑士拉法叶!你吓唬谁!你们还愣做干什么!抓住她啊,她要跑了!”

声音听着有些张皇失措,喊到后面都破了音,听的我心里一阵烦躁。

跑?

李妈妈才会跑。

于是我头也不回的说道:“别过来!我不跑!”

脚下的步子却迈的更欢了。

嗖嗖——

箭矢划破气流的声音响起。我撇了撇嘴,向着右侧跨出一步。

两支弩箭射入雪地,扬起的雪溅在我的靴子上。

“谁放的箭!瓦拉尔,你找死吗!”

“殿下,不是您叫我们抓她的吗?”

“抓她你放什么箭?追上去啊!”

“可我打不过啊。”

“她要做什么?”

“不清楚”

“放她走吧,她太危险了。”

“她不能走!追!不要放箭,都给我追!”

身后的爱德华越来越聒噪。我脚步不停,心里着急的不行:“爱德华,我不走。你等着,我马上回来,收拾你。”

很显然,爱德华并不会相信我说的话。

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逐渐向我靠拢,我深吸一口气。

阻拦一个女生上厕所,你们这些人,真的个个都是绅士。

我真的要憋不住了啊!

夹杂着焦躁的怒火涌上来,我顾不上回头确认人数,眼里蓝芒一闪,大量的冰雾自脚下散开,朝着身后喷涌而去。

呼——

“啊!!”

“我、我被冻住了!我动不了”

“好冷”

这一下总算是阻拦了城卫军的脚步,似乎再没人敢跟上来了。

我快步走到第一个营帐处,歪着脑袋想了想,有些怕被人听到声音,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继续向前走。

走出差不多有一百米远之后,我才停了下来。然后四下望了望,没有发现人影。于是我走向一旁的营帐,将小小的身子藏在后面,然后一抬手。

嘣嘣——

拔地而起的冰墙足有三米之高,将我围了个严严实实。

这下安全感有了。

我赶紧褪去内衬蹲下身子,潺潺泉水喷涌而出,一泻千里

舒坦!!

心情像流水一样舒畅无比,瞬间感觉活过来了。

身体轻轻一颤之后,我提起裤子,拍拍裙摆将它整理一番,从冰墙里跳了出来。

废塔那边隐隐传来呼喊声。我眉头一皱,下一刻,双眼蓝光大盛。

嘣——

借着冰柱的推力,娇小的身子冲天而起,在空中划出十几米远。待到开始下坠的时候,脚下升起冰台,踩着悬空的冰块再次跃起,掠过被我冻僵的城卫军头顶,在惊呼中朝废塔的方向直奔而去。

耳边狂风呼啸,脚下踩着一个又一个的冰台,我就像翱翔在天际的飞鸟一样窜向战场。

远处兵刃轰鸣不断。废塔的脚下,无数城卫军握紧长剑,拼命朝着冰刺挥砍,却无济于事。站在后方的人端着轻弩,不断地向高塔进行射击。

俨如最后一刻的挣扎。

有呐喊声响起。

“殿下!快看!那是什么!”

“是那个女孩!她又回来了!”

“快!让城卫军拦住她!”

嘭!

一个俯冲稳稳落地,将脚下的雪土震的溅起半米多高。我左手拢向脑后,将被风吹到纷乱的长发捋顺,同时右手成爪平举在身侧,虚空一握。

向前踏出一步。

咔嘣,咔嘣。

嘶——

一把渗着白雾的华丽短镰出现在我手中。

短镰通体湛蓝,晶莹剔透,长度不足半米,却闪着令人胆寒的光芒。极冻的白雾像蛇一样盘踞镰身,将我半个臂膀都笼罩在内。

咯噔,咯噔。

脚下的小靴子踩在已经被寒气冻硬的积雪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我一边向高塔处缓缓迈步,一边紧盯着被围在人群中的爱德华,嘴角扯起一丝微笑。

“爱德华。我都说了,回来、收拾你。现在,投降、或者打死你!”

爱德华骇的面无血色,扯起嗓子大喊:“快!让人拦住她啊!!”

“城卫军听命——”

铿锵——

数百人的队伍调转锋头,面向着漫天冰雪之中的少女,握紧了手中的兵刃。

“团长,那只是个小女孩”

队伍中似乎有质疑声响起,城卫军首领一声怒喝:“闭嘴!!”

随后高举长剑,望着我目光决绝,一声令下。

“随我发起冲锋!”

“啊啊啊——!!!”

轰隆隆隆

步伐裂地,飞雪倒溅。

汹涌的喊杀声中,数百城卫军宛若蔓延的长龙,呼啸着朝我平推过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