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四章 燎燎野火(二)

第六十四章 燎燎野火(二)

残阳将逝。

云层之下,映落着的是黑夜来临前最后的余辉,那昏昏黄黄的光洒下来,尽管黯澹——

却将皑皑白雪的绝景照的通亮。

废塔的顶端,隐隐传来震怒的高呼。

“他们做什么几百人小女孩疯了”

“我们伯爵大人战吧”

“吃了他们”

那声音断断续续地,几乎被城卫军冲锋的步伐与呐喊完全掩盖,让我听不真切到底是拉法叶还是谁在说着什么,不过那不重要了。

这一刻,我的眼中只剩下缭绕在周身的冰晶白雾,以及如山一样朝我压过来的士兵们。

“啊啊——!!”

城卫军的嘶喊声裂云穿石,士兵们在向前突进的同时,侧后方的半段逐渐与队伍分离开来,往左侧绕行试图包抄我的位置。见此情景,我蓦然一笑。

这种两军对垒的打法,在我眼中毫无意义。

继续漫步向前走着,与城卫军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缩短。空气的温度在不断骤降,似乎连飘在空中的细雪都被凝固。

咯啦,咯啦。

伴随着可怕的碎冰声响起,无数巨大的冰块在士兵们上方迅速聚集,相互碰撞碾压着缩成一体,不需片刻便凝聚成一块漂浮在空的庞大冰山。

也许是察觉到了头顶的阴影,重载最前方的城卫军首领猛地抬起头,陡然瞪大了眼睛。

“稳住阵型——!”

下一个瞬间,冰山爆了开来。

嘣轰——

“呜啊——!!”

“呃”

碎裂的冰茬如同漫天骤雨轰然坠地,无数城卫军被冰块砸中,失去平衡倒了下去,之后被来不及闪躲的同伴从身上踩过,冲锋的阵容被瞬间打乱。

大概是从来没有经历过像我这样的敌人,又或许原本士兵们就对将利剑指向我这样的少女有所顾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状况,队伍明显嘈乱起来,前冲的势头一滞。

关键时刻,城卫军首领一声大喊:“继续随我冲,否则将以逃兵论处!”

他脸上带着决然的神色,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

我轻叹一口气。

其实,我想杀的只有爱德华一人而已或许还要再加上瓦拉尔,但并不想将这些城卫军一起牵扯进来,毕竟他们也只是听命行事。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沟通明显是没可能了。

他们不会放任我去处置爱德华,毕竟他还是瓦伦帝国的大皇子,是城卫军效忠的对象,因此这一战不可避免。

军势越来越近,已经距我不到二十米远了,我甚至都能看到前排的士兵脸上那略带迟疑的表情。

行吧。你们要打,那我就先把你们打怕了再说。

于是举起左手。

嘭!!!

汹涌的冰雾成扇形自我掌心爆出,逐渐扩散向整个战场。巨大风力带起地面的积雪,将前排的士兵吹的溃不成军,纷至沓来的冰雾令他们身上结起霜冻,行动艰难。

空气的温度还在下降。士兵们牙关打颤,身上的皮甲已经不足以为他们遮挡寒气的入侵,越是靠近我的人,身体颤抖的越厉害。

有部分人倒下了,剩下的人依然在不断推进,与我的距离已经缩短至不足十米。

下一刻,我膝盖一曲,身影高高地跃了起来,脚在冰台上一点,伴随着呼啸的狂风,我高举着手中的短镰,撞向城卫军的队伍。

砰!砰!

落地的一瞬间,我用膝盖直接撞在前排两名士兵的胸口上,巨大的力道让他们顿时倒飞出去,接着将身后的人撞到,再牵连到位置更靠后的人,这一下竟是直接将队伍撞出一道缺口。

“喝——!!”

城卫军首领当头一剑,朝我劈了过来,我眼睛一眯。

来的正好,我本来就打算先把你撂倒。

微微侧身躲过他的劈砍,手中的短镰“嘶嘶”地鸣叫着,拉起一道长长的白烟,向下挥去。

噗。

利刃深深扎入他的肩膀。

“啊!!”

首领一声嘶叫,抬手一把抓住了镰刀的刀刃,霎时间掌心血流如注,竟是死不松手,同时右手的长剑再次举起,通红的双眼依然死死瞪着我。

剑,却是没能挥下来。

冰霜自他的伤口蔓延开来,直至半个身子都被冰寒包裹,白霜爬上他的脸侧,原本还算干净的皮肤迅速发紫——他已经动不了了。

接着我手上猛的一使劲,将短镰连同凝固的血液碎渣和硬肉一起被我抽离,首领握住短镰的左手三根手指随即断裂。

“赫赫呃!”

首领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因为半张脸被冻僵的原因,连声音也无法发出。

“米尔顿大人!”

有士兵在悲愤的呐喊,我抬起脚将首领踹飞出好远,耳听着身侧传来的风声,一个闪身躲过袭来的长剑,回首劈在士兵的大臂上,再**,飞溅的鲜血在离开身体的那一刻便已凝固,那士兵迅速被侵入体内的寒气冻僵,失去了意识,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我再次侧身,躲过身后另一名士兵的突刺,挥动着短镰劈向他的侧腹,抬起脚又踹飞右侧的士兵,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士兵蜂拥而至,也许是因为我伤了他们的首领,眼中没有了那一丝迟疑,一个个面露凶相,尽管已经被冻到头发眉毛都结上一层白霜,却依然哆嗦着向我挥起手中的剑。

我有些不耐烦了。

嘣!

脚下爆起冰柱,娇小的身子再次跃起,在半空挥动小手。

大片冰雾向下方的士兵涌去,一瞬间寒风四起,头发被吹的遮住了面颊,身下响起哀嚎的同时,我耳朵一动,听到了弓弦颤动的声响。

嗖——

一只箭矢向我飞来。

铛!

迅速挥动短镰将其击飞,我循着方向侧头望去,看到队伍后方站着端着弩箭瓦拉尔。

“瓦拉尔!”

我还没来得及找你呢,你竟然敢冒头出来,那就先把你的腿给打折吧。

嘣——

脚踩冰台一个变向,朝他俯冲过去。

谁知道瓦拉尔见势不妙,竟然使出月步向后溜去,然后头也不回地就朝着远处开始跑

真怂!

我一个翻身落在地面,士兵们马上又将我包围起来。

“竟敢把我们团长——”

他们用长剑敲击着胸口处的片甲,随后有人带头开始喊话。

“霜月——!”

“吼吼!”

“霜月——!”

“吼吼!”

包围圈在不断被压缩着,前排的士兵将剑尖对着我,脸上有些许的兴奋。

看我的无比烦躁。

“滚开!”

有轻风自我脚下拂起,下一刻,双眼蓝光大盛,黑发肆意舞动。

嘭——

冰雾如同一颗威力巨大的爆弹,自我周身喷发而出,飞速扩散。

无数冰晶与雪花飞舞着飘向敌人,位置稍近的士兵被白雾尽数笼罩在内,他们哭嚎着倒下,不久便无法动弹,而位置偏远一些的人,愣愣地望着满地的同伴,纷纷杵在那里面面相觑,却无人再敢上前。

嗖——

我脑袋轻侧,一支箭矢擦着耳朵掠了过去,射中了身后的士兵。侧头望去,发现又跑回来的瓦拉尔。

他脸上依然带着那张金属面具,看见我注意到他了,马上又撤到士兵身后,不敢与我硬碰,想躲起来再找下一次偷袭的机会。

去你的吧。

我抬脚就向他的方向走去,这时候侧后方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我心里一惊,马上扭头望过去,却发现城卫军们身材高大,将我的视线完全遮挡,根本就什么也看不见。

“”

心里一恼,脚下缓缓升起三米高的冰柱,我踩在上面,瞧见面容冷峻的黑发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高塔上下来,此刻带领着三十余名皮甲风衣的侍卫,已然从后方杀了过来。

“拉法叶!”

拉法叶手中的长剑闪着冰寒的雪霜,从一名士兵的胸口抽出,抬起头与我对视一眼:“佩佩,去抓爱德华!”

爱德华

爱德华已经跑到角马车那里了。他脸上的神情惊慌失措,大概是瞅着形势不妙,准备逃跑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