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五章 燎燎野火(三)

“爱德华,别跑!”

我一声怒喝,纤纤素手朝他一点,尖锐的冰掠过城卫军的头顶,带着尖啸朝爱德华飞射而去。

嘭!

冰刺直接射中角马车的轮轴,硕大的车厢塌了下来,发出的响动惊了那匹俊白角马,它一声嘶鸣,拖着仅剩半截的车厢跑远了。

爱德华大惊失色,转身就要躲去到剩下的半截车厢背后,脚下刚迈出一步,第二根冰刺便以风驰电掣之势,将他的大腿穿了个孔洞。

“啊——!!”

爱德华惨叫一声翻倒在地,在地上匍匐着拉出一道暗红色的血线,这时候已是惊惧到了极点,口中凄厉地呐喊:“城卫军!保护我!城卫军!”

“殿下受伤了!”

“快,我们去救他!”

有部分围在队伍后侧的士兵向他跑了过去,而绝大部分站位靠前的人,这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失去了首领的指挥,城卫军此时就如同无头的苍蝇,他们看看遍地哀嚎的同伴,再看看站在冰柱之上的我,对于他们来说这根本是无法战胜的敌人,眼中的斗志在逐渐丧失。

冰天雪窖的严寒,将他们一个个冻到面色发青,连睫毛上都是白霜,不断颤抖的手已经快要握不住剑了。而在队伍的另一侧,拉法叶带领着侍卫们站成一排,与士兵们杀在一起,掌中不时闪过蓝芒,道道冰凌破土而出,势如破竹。凶戾的剑光闪过,无数粘稠的、温热的血浆,在雪地里奔涌肆流。

相比那边的惨烈状况,我这里就要仁慈的多,尽管遍地哀嚎,却都仍有生息。

四下张望一番,目光扫过下方乱成一团的城卫军们,我开始在人群中搜寻瓦拉尔的身影。

耳边不住传来话语声。

“都愣着做什么上啊”

“她她只有一个人我们还有、还有几百兄弟”

“可她站那么高”

“弩、弩箭呢?射她啊!”

叫嚷了半天,却没有一个人敢真的动手。

就在我觉得爱德华败局已定,打算喊话让城卫军投降的时候,陡然间,我看到人群里有个飞速穿梭的身影,正向着拉法叶的位置靠近。

是金面具。

我差点把他给忘了!

那家伙是个刺客,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悄悄混在人潮中,这时候靠近拉法叶,很明显是想发起突袭,不能让他得逞!

我连忙跳下冰柱,余光却瞟到有一个桶状物体朝我飞过来。

心里一突,马上就认出来了,这东西不正是那些面具人用的烟筒吗?

同样的招式,我可不会中两次!

嗡——

短镰轻轻颤动,一脚踢飞一名试图接近我的士兵,再跃起身子踩着另一名士兵的肩膀,挥起短镰将烟筒挑飞。

极冻的白雾令烟筒表面结上一层冰霜,飞出很远之后落在人群中,没了动静。

嗖嗖嗖——

无数箭矢从西面八方朝我射了过来,我眼神一凌。

不是城卫军,是谁?

“佩佩,有刺客!”

远处的拉法叶一剑砍翻一名士兵,朝着我大喊。

唰!

我在半空身子一拧转体半周,白色的霜雾如同小型龙卷缠绕于身,将袭来的箭矢冰冻之后再吹开,随后身体开始呈现坠落之势。

与此同时,我看到不止一名暗藏在城卫军中的黑袍刺客,这时候正在重新填充着手中的轻弩。

这些人擅长隐匿行踪,加上此刻身处战场,我竟然一时大意没能察觉他们是什么时候到的?还是说从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混在城卫军的队伍里,只是我没有发现?

算了,暂时还顾不上他们。

金面具移动的速度非常快,顷刻间与拉法叶的距离就已经拉近了一半。他脱掉了黑色的袍子,露出与城卫军样式相似的皮甲,随后从怀中掏出一把银色的短剑,不动声色的继续接近。

“拉法叶,小心!”

一拳打飞一名士兵,我朝着那边大喊一声,可嗓门实在太小了,完全被场上的喊杀声盖过,拉法叶毫无知觉,眼见着又有几名黑袍刺客穿过了人群,就要和金面具汇合,我心里一着急,再次腾起冰雾逼退周围的士兵,脚下一曲就要起跳,不料又一个烟筒悄无声息的扔在我的头顶。

该死!

手中的短镰挥动,用刀背将烟筒敲向一旁,这时瓦拉尔终于从人群里冲出,手中的屠刀高高举起,夹着风声向我劈来。

我怒目圆瞪,看着明显是想拼死阻拦的瓦拉尔,心里怒不可遏。

休想拖住我!

嘭!

自掌心涌出的冰雾瞬间席卷战场,瓦拉尔借着风力飞速后退,我高高跃起,在空中拉出一道绚丽的蓝色星河,朝拉法叶的位置急掠过去。

嗖嗖——

避过两道弩箭,手中的极冰短镰高高扬起。

“你敢动手!”

一声娇喝,金面具顿时惊觉,立即放弃了偷袭,转身迎向我。

铛——!

“呀——!!!”

重如千钧的力道压过去,金面具根本抵挡不住,寒冰飓风将他的衣领吹的猎猎作响,噔噔地退出两步,他跌倒在地,随后就势一滚,我趁机追上两步,却忽然被四名刺客围住。

“滚开!”

脚步陡转,回身就是一个鞭腿,正中一名刺客的肩膀。“咯嘣”的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这一脚竟是将他的胳膊直接踢断,人影瞬间倒飞出去。

接着收脚,躬身,闪过右侧刺客的攻击,再抡圆了胳膊。

极冰短镰在身侧舞出完美的弧线,闪着寒光的利刃轻易撕开皮甲,从一名刺客的胸口划过,再劈上另一名刺客的脸颊。

鲜血凝结成珠,洒在我的身上、脸上,顺着裙摆滑落,滚到雪地中。惨叫声响起的同时,我手上的动作不停,刀锋一转,由下向上挥臂,短镰直接脱手而出,旋转着飞向眼中最后一名刺客。

“噗”地一声插在他的右胸,人影当即倒下。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紧紧是眨眼的功夫,接着我的目光匆匆扫过拉法叶那震惊的面孔,没与他打招呼,脚下再次发力。

月步!

呼啦——

下一刻,身体已经到了金面具的面前,右手蓝芒一闪,新的极冰短镰紧握手中,朝着堪堪起身的金面具力劈而下。

锵!

与他手中的短剑撞在一起。

咯嚓。

金面具被我压的身形一矮,短剑的剑身经不住碰撞,倏地裂开一道缝隙。我接连着再唰唰劈出两下,金面具狼狈格挡,身形不住后退,面具泛起白霜,在劈出第三下的时候,短剑断成了两截。

短镰的刀势不减,砍上他的脸。

铛——

面具碎裂开来。

破碎的金属掉在地上,一张被严重烧伤的面孔映入我的眼帘。

那张脸像是在火焰中趟过一圈似的,赤红的皮肤皱巴巴的,露出的肌肉部分仿佛在轻轻蠕动,左眼的眼皮完全黏在一起,显然已经瞎了,那丑陋的模样看的我微微一愣。

却见他张开嘴巴,望着我身后大喊:“瓦拉尔!你在等什么!”

我心下一动,马上回头看去,身后的赤红色的白雪上,瓦拉尔高举屠刀,一刀朝拉法叶劈下去。

拉法叶仓促格挡,锵的一声,火星飞溅,两人各自后退一步,随后听他喊道:“专心对敌,我应付得来!”

俨然是在对我说了。

下一刻,耳边传来风声,金面具不,烂脸人从怀中再次摸出一把短剑,向我腰腹处刺过来。

哐!

用短镰架开他的攻势,我抬脚就朝他裆部踢过去,不料竟被他一个侧身闪过,短剑在手中舞个剑花,再次挥了过来。

那就再把你的剑劈断一次好了!

嘶嘶——

极冰短镰的刃身白雾高涨,如同蒸汽一般徐徐升空,冰寒的冻气蔓延开来,烂脸人不自觉地眯起了唯一一只眼睛。

蓦然间,只听“呼啦”一声,猩红的火光自短剑腾起,拖着炽热的尾焰,与极冰短镰撞在一起。

嘭!!

乱流划过耳畔,黑发肆意飞扬。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