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六章 燎燎野火(四)

嗤嗤嗤——

水分在剧烈蒸发,腾起的蒸汽自交锋处轰然炸开,将我吞没。霎时间针扎一般的感觉自脸上传来,我忍不住闭上双眼,迅速朝后退出两步。

火焰秩序?不对那是

待那股热辣的感觉褪去,我再次睁开眼睛。雾气弥漫之间,冰雾与热浪交织一起,吹在脸上的风变的忽冷忽热。

我惊诧的望着对面的烂脸人,他被刚才那一击撞出相当远的距离,此刻正兀自揉着右臂的肘关节,“咔嚓”一声将其接了上去,随后抬起头。

“果然厉害啊,不愧是史上最年轻的教宗骑士。我猜的没错吧,佩伊洛小姐?不,或许我该叫你希尔维嘉小姐才对。”

我面色一凌:“你是,什么人?”

天知道我其实并不是很关心这个问题,只是想借机朝身后看一眼,确认拉法叶的情况。

那边的战况相当激烈。

拉法叶手持长剑,寒光连闪,每一次挥击都会带出几道锐利的冰凌,将瓦拉尔逼的不住后退,完全是压着他在打,见此情景我才放下心来。

转过头,烂脸人继续朝我说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希尔维嘉小姐,和你商量个事,我觉得我们”

我马上打断他:“没有什么,可商量的。你们、已经输了,投降吧。”

烂脸人闻言牵动了嘴角,那样子似乎是在笑,却让原本就狰狞的脸显得越发恐怖。

“你只是想保证你大哥的安全不是吗?正巧,我也不想大皇子殿下有事,趁着事态仍有挽回的余地,我们可不可以就此停手,不要再打下去了?”

“可你们、已经输了。”

“那可不一定。”

陡然间,身侧传来了呐喊声。

“啊——!”

“魔女——”

我侧头望去,看见三名士兵颤颤巍巍地向我冲了过来。他们身上沾满了冰渣,面色发白,全身僵硬到连举剑的动作都做不好的程度,脸上均带着惊恐和莫名的决然,那撕心裂肺的叫喊更像是在为自己壮胆。

我不耐烦的皱起眉头。

这些人,从他们眼神中能看出来,心中其实已经丧失了斗志。此时鼓起勇气所做出的举动,不过是因为不想当逃兵而已,这样的敌人,已经没有了战斗的意义。

短镰轻轻一挥架开袭来的挥击,我抬起腿来,“砰砰砰”三声闷响,士兵倒飞出去摔在雪地中,无论有没有昏迷,我知道他们都不会再起来了。

转眼看到烂脸人已经俯下身子,朝我冲过来。

呵,嘴上喊着不要打了,结果还不是想着趁虚而入我能信你才有鬼了。

左手平举于胸。

嘭——

冰雾再次喷薄而出,呼啸着朝前方涌去,烂脸人身形灵活,向左侧一晃闪过我的攻击,右臂肌肉鼓起,短剑自下而上,带起风雷之势向我挥来。

李妈妈的,朝哪打呢!

我踏出一步,手中的短镰举在半空虚晃一下,又迅速收回攻势,右脚倏地化作一道湛蓝的鞭锤,向他右手的手腕踢过去。

烂脸人反应不及,瞬间中招,手腕被几近踢了个对折,断裂的骨茬戳出体外,短剑脱手飞出几米高。

下一刻,短镰重新扬了起来。

唰!

利刃自烂脸人的左肩劈下,毫无阻碍地滑过他的胸膛,拉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可怕的伤口。粘稠的血液洒在我的脸上,又马上被冰冻,乳白的霜冻自他的创伤处蔓延开来。

“咳——”

血从他的嘴角溢出。

得手意外的顺利,我眉角一扬,心里反倒紧张起来。

原本觉得以他的身手应该不至于避不开,后续的招数我都已经想好了,没想到他竟然不闪不避,行动完全不复之前的敏捷,就这么硬挺挺的吃下一击是断腕让他疼到反应迟钝了吗?不对

心念瞬转之间,我担心烂脸人会使出什么危险的后招,马上起身后跳,与他拉开一些距离。

却不想他竟然速度不减地继续朝前跑去,步伐矫健到完全不像是受伤的样子。

怎么回事?那么重的伤,他居然还能动想做什么?不要命了吗不,有些不对劲。

刚才我劈开他胸膛的时候,那里面好像红的有些不正常,像是在发光不好,他的目标是拉法叶!

反应过来的我马上抬起手,冰刺犹如利箭般“嗖嗖”地撕开雪花呼啸而去,速度快到肉眼几乎不可见,“噗噗”两声穿过烂脸人的左膀和胸口,在上面留下可怕的血洞。

烂脸人被这股力道带的一个踉跄,闷哼一声眼看着要跌倒在地,却以诡异的姿势稳住了身形,重新站了起来,一语不发的继续奔跑,速度竟然只增不减,与拉法叶飞速拉近着距离。

我心里升起不妙的预感,目光望向正与拉法叶交手的瓦拉尔,蓦然想起不久前他才被我用冰刺贯穿了肩膀,那伤势算的上很严重了。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哪怕是身经百战的战士,受此重创也会疼到牙关咬紧,面色苍白,行动多少会受到影响。然而反观瓦拉尔,尽管在对战中处于劣势,此时身上又多出数道剑伤,可手上的动作完全不受影响。

事情似乎有些超乎想象,但是现在不是顾虑这么多的时候。

雪漫漫而下,天光逐渐暗了下去。

仓促地瞭望一眼整个战场,军心已破的城卫军,此刻零零散散的分布在雪原上,已然被侍卫们冲杀了几个对穿,血洒满地,人心已寒。即使有挥剑反抗的,在侍卫严阵以待的情况下,也是威胁有限。

更多的士兵则是在朝着爱德华那边慢慢聚拢,有人将他扶起来,半倚在损坏的那后半截车厢,此刻正对着士兵们指手画脚,嘴里不住在说些什么,距离太远我听不真切。不过,看那样子像是在重新整队了。

至于我这边,已经完全没人再敢靠过来了。

接下来,只要解决了这些烦人的刺客

大抵对目前的状况有了判断,我深吸一口气,脚下步伐变换,踏着连续的月步风驰而出。狂风在耳畔怒吼,脸蛋被刮的生疼,下一个瞬间,身影已经挡在烂脸人的前方。

“别想过去。”

烂脸人终于顿住脚步,脸上再次扯出难看的笑容。

“哈哈哈!”

我眉头一皱,接着听到踏步声。

“首领——”

“围住她围住她!你们从右面绕过去吗的,怎么变就变成这样了”

侧后方的位置,十数名黑袍刺客绕过侍卫的防线,从混乱的战场里冲出,直奔着我过来了。

“别靠近,你们不是她的对手!”烂脸人对着他们一声大喊,“抛黑丸——!”

赶来的刺客脚步一顿,动作有片刻的迟疑,只听烂脸人继续说道:“没什么犹豫的了!再拖下去斯卡利杰的人就要到了,那时候我们都走不了——抛黑丸!”

喊你爸爸!

脚下踏前两步,短镰咆哮着向烂脸人挥过去,烂脸人依然不闪不避,目光里尽显凶戾之色,抬起断臂格挡。

你挡得住吗!

铮——

寒光闪过,断裂的小臂冲天而起。

与此同时,数枚黑色的小球飞向我的头顶,我心里猛的一突,认出了这是瓦拉尔之前想要用来砸我的东西。

炽白的光一闪而过,下一个瞬间——

嘭,嘭,嘭!

小球在空中轰然爆开,波谲云诡的灰白烟雾随着劲风扑面而来,千钧一发之际,我右脚倏地向前一推,身形瞬间掠出十几米开外,以毫厘之差避过烟雾的笼罩范围。

稳住脚步之后,我骇然的望着已然被埋没在云雾里的烂脸人,只听他兀自喊道:“瓦拉尔!!不要再顾虑了,杀了他啊——!”

“啊——!!!”

身侧的战场上,瓦拉尔蓦然发了疯,张开双臂自杀式地朝前猛扑,察觉到不对劲的拉法叶马上撤脚后退,然而却为时已晚。

“扑哧”一声,长剑贯穿了瓦拉尔的胸膛,他脸上毫无痛苦之色,带着狞笑扬起了手。

嘭!

灰色的烟雾在拉法叶脸上炸开,瓦拉尔急切地将脑袋凑上去,对着烟雾猛吸一口。

“哈哈哈哈”

轰——

猩红的火舌自他胸口窜了出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