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七章 燎燎野火(五)

拉法叶的身体不住摇晃,他脚下一软,险些就要跪在地上。

却被瓦拉尔一把揪住头发。

“哈哈,舒服了。”

他脸上的面具掉了下来,露出藏在下面的张狰狞面目。

黑袍在焱焰中摆动着,暗红色的烈焰顺着流淌的血液,在他身上一路蔓延,直至他的肩上、脸上,再爬上手臂眼看就要烧到拉法叶的脑袋。

陡然间,我想起书中的话语。

[他们向恶魔献祭自身的血肉,为引来罪业之火的焚烧,以此换取足以比肩神迹的力量,其名为]

“真——理——之——门——!”

脚下的泥雪炸了开来。

这一刻,对于瓦拉尔来说,远处的佳人玉齿珠唇中发出的娇喝,在蹦出第一个字时,那声音听着距他还相当的远,等到“门”字喊出口时,却已然在耳边炸响。

他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尽管速度是他的专长。

少女携着狂风卷至面前的一瞬,瓦拉尔连狞笑的表情都来不及收回,眼中只觉得有一道亮光闪过,在这之后,抓着拉法叶的那只手臂,从胳膊肘以下就什么也没有了。

没有血溅出来,当然也不会觉得痛。自罪业之火点燃的那一刹那,他所遭受的苦难就已被真理之神尽数接纳,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力量。

这是早已刻在心里的认知。

只要有这个,他就会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再没人敢小看他。

什么斯卡利杰,什么教宗骑士一但进入了这种状态,统统不足为惧。

可现在,瓦拉尔有些懵了。

他的思想甚至还处在“这小妞怎么回事她做了什么?”这样的疑虑中,下一秒,眼前的景物飞速转动,身体就这么忽然摆脱了重力,腾空翻起。

耳中听得首领在下方大喊:“瓦拉尔!你在做什么——”

在做什么在杀拉法叶啊

他张开了嘴巴,想要说些什么,立刻就有冷风倒灌至他的口腔,紧接着眼前乍然一黑,只听得自己脖颈处传来“咔嚓”一声响,瓦拉尔“呃”的闷哼出声,身体不受控制地在雪地里肆意滚动,随后“砰”地撞上一块突起的石头。

手中的屠刀早已不知飞去哪里,脑袋被震的嗡嗡作响,而脖子似乎摔断了。

呼吸有些不太顺畅,失去了痛感之后,瓦拉尔无法判断此刻自己的伤势有多严重,但从耷拉着使不上力脑袋来看,至少已经有了一处致命伤。不过

他亲吻了自己被业火包裹的拳头。

“伟大的真理之神、请您为我咳咳抚去伤痛”

咕噜咕噜

身下的雪蒸腾成雾,体内的鲜血沸腾起来。

皮肤逐渐在硬化,再绽开裂纹,一道道泛着血色光泽的波纹布遍全身,忽明忽灭间,星星余烬飘飞出来,点亮暗淡的天际。

瓦拉尔口中哈出炽热的烟雾。

“嘿嘿”

轰——!

滔天烈火之中,他站了起来。

在距离他几十米外的空地上,我一手抚着拉法叶,感受着温热的劲风吹在脸上,垂在身侧的右手握紧了短镰的柄端。

随后侧目望向他棱角分明、却略显苍白的侧脸。

“怎么样?”

拉法叶费力地晃了晃头。

“没事”

我有些担忧:“你中了毒烟。”

拉法叶转过头,对着我微微扯起嘴角,一双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星光。

“我没事。那只是菰果草烟,死不了人的。”

“菰果草烟?”

我眉头一皱。

原本以为那黑球里装着什么厉害的毒气,会让人触到即死菰果草烟吗。

“会上瘾?”

“不会的,我只吸入了一点儿,不碍事佩佩,松手吧,敌人又站起来了。”

“嗯。”

扶着他的手松了开来。拉法叶踉踉跄跄两步,站立的有些艰难,在他的身后,侍卫们纷纷收起长剑,已然撤出了战场,远远的朝他喊起来。

“伯爵大人——”

拉法叶一摆手。

“整队!准备迎接下一波冲锋!”

再远一些的地方,人数仅剩下一半左右的城卫军,此刻已经在爱德华身侧重新集结,他们将胸前的片甲敲的邦邦作响,喧哗与嘈杂声中,隐约传来爱德华的只言片语。

“不用怕!没什么可怕的,你们是瓦伦帝国最精锐的战士,而对方不过只是个连血都见过的小女孩儿!”

“看看你们的身后!在雪地里躺着的,都是你们的兄弟!他们虽然倒下了,但是没有人退缩”

“你们的团长也倒在了那里!那现在要怎么办!”

“城卫军的荣耀,没人可以亵渎!”

“谁能割下拉法叶的人头带给我,赏赐金币千枚!册封男爵——”

他跛着腿站了起来,右手握拳砸向胸口。

“霜月——”

“吼!”

“上阵杀敌!”

人潮奔涌着,再一次碾过来了。

而另一边,烂脸人周身的雾气越发浓郁,他身上淌着滚滚红炎,将四周的雪融化殆尽,云雾缭绕间,隔着十几米都能感受到那股扑面而来的热浪。

“哈哈哈哈——!”

略微沙哑的笑声从雾中传出,下一刻,人影走了出来。

奔流的业火从烂脸人的胸口处熊熊燃起,火舌蔓延飞窜,很快将他的半个身子吞噬。

他那支断掉的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骨骼,肌肉,皮肤最终完好如初。

下一刻,瓦拉尔从他身侧一掠而过,率先冲了上来。

我与拉法叶对视一眼。

没有多余的话,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让他与这些可怕的火焰接触。

随后身影前倾,迈出脚步,与此同时,拉法叶的呐喊声响起:“山特尔堡的猎人们,随我吃了这些城卫军!”

“哈哈——”

呼啦——

背后声音逐渐远去,娇小的身影掠向前方,掀起的风浪将雪地梨出一条长长的通道,只是一瞬便到了瓦拉尔的面前。

嘣——!!!

无数巨大的冰凌窜出地面,冰晶漫天狂舞,仿佛能将天空冻结。

这一击直接笼罩了前方将近百米的范围,不远处的那十多名刺客连瞬间的抵抗也做不到,纷纷被冰浪扫向天空,待落下来的时候,身体已然被冻到发硬了。

瓦拉尔只抵挡了一瞬,脚下便腾了空,如同一片在风雪中摇曳的破布倒飞出去,冻气以压倒性的优势,将他身上的业火几欲扑灭。

“啊!!”

他口中奋力的嘶喊,紧接着就被无数暴起的冰凌刺穿。霜冻在他脸上结起,又被高温蒸发,随后再度结起,冰与火的直接碰撞,刺耳的蒸腾声响彻耳畔。

“小biao子啊——”

瓦拉尔的眼睛红到像是要渗出血,可无论他如何挣扎,也无法阻挡霜冻在他身上蔓延的趋势。

“嘴真脏。”

脚下的步伐飞快,朝他的方向踏过去。

刷——

寒芒一闪而过,手中的极冰短镰割断了瓦拉尔的喉咙,鲜红的切面露了出来,透过上面覆着的一层薄冰,能清晰的看到他的喉管。

没有血涌出来。

“赫赫”

下一刻,伤口处燃起了火焰,紧接着开始飞速愈合

连喉咙被切断也无法死去吗。

“这不可能”瓦拉尔难以置信地开了口,“我的业火都已经达到‘复苏’阶段了啊,为什么我还是比不上你们”

直接破坏脑部的话会死吗?

试试看吧。

我深吸一口气,短镰再次举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