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八章 燎燎野火(六)

蓦然间,有热浪奔流而来,火亮的颜色将我半边身子映的通红,我心下一阵预警,一挥手臂。

咔咔咔!

冰墙自身侧拔地而起,将袭来的火舌阻拦在外。

嗤嗤——

蒸汽涛涛上涌,冰墙在迅速溶解。烂脸人方才趁机甩出的火焰,似乎比瓦拉尔身上的要更加炽热,随后他的身影自冰墙的一侧闪出,手上的明火带着尾焰,矮着身子向我发起俯冲。

刹那间,幽蓝的光芒再次裹遍全身,绽放出比火焰还要刺眼的光亮,我双手伸向前,对着烂脸人的身影猛的一推。

秩序之力全力以赴,不再保留。

咔嘣——!!!

巨大的冰凌冰凌参天而立,竖向十多米的高空,将烂脸人与周边的一切尽数冻结,寒霜轰然冲出,下起弥天冰雨。

下一刻,参天的冰凌底部霎然亮起赤红色的光芒,有可怕的轰鸣声从里侧传来。

轰轰轰——!!

三声巨响过后,冰凌爆了开来,暗褐色的火焰卷起狂浪,带着灼人的温度从里面窜出,以焚烧一切的趋势眨眼即至。

发丝微微卷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灼的味道,我眯起眼。

躲不开了,硬接吧。

横起短镰架在胸前,浓郁的冰雾将全身层层包裹。

轰隆——!

剧烈的爆炸在耳边炸响,紧接着“嗡”地一声,巨大的冲击自我脚下的地面轰鸣而去,大量泥雪飞离地面五米高,我竟然一时吃不住力,“噔噔噔”地连续倒退出好几步,险些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手臂与头皮都在发麻,耳边不断鸣响,飞溅冰晶与四射的火舌占据了整个视线,划过气流所产生的“嗖嗖”声不绝于耳,黑与白两种烟雾交错着腾上高空。

烂脸人的这一击,给我的压迫感竟然有些接近无尽深渊的漆黑利刃了。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能忽然强到这种程度

我脸色严峻,目光惊疑不定的望向前方,烂脸人的身影自逐渐轰塌的冰凌里走出,身上的火焰闪烁几下,口中发出高亢的呼喊。

“我是,真理之神的衷仆——!”

“我是——”

随后声音嘎然而止,就在我以为他又要放出威力巨大的招数时,火焰却熄灭了。

烂脸人身子一晃,竟然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这让已经摆好了姿势,准备与他继续对轰的我陡然一愣

嗯?怎么了?

这又是什么新招数?

我警惕的望着他倒在地上的身影,有些担心他在耍诈,等了一会之后,看到他的身体好像漏气的气球一般,迅速干瘪了下去。

“别看了,咳咳他已经死了。”

被冻在冰凌中的瓦拉尔开口说话了,那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

我疑惑的望过去,见到他面色惨白,早已不复之前暴虐的神态,这时正望着躺在地上的烂脸人出神怔怔。

不久之后露出嘲弄的笑容。

“强行将业火提升至第三阶段‘血祭’结果连一分钟也没有,身体就撑不住了啊”

“什么意思?”

我有些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

血祭?第三阶段?

记得他刚刚还有提到什么复苏是真理之门对罪业之火的等级划分吗?

瓦拉尔并没有回答我。

他身上依旧燃着火焰,只不过那火苗已经摇摇欲坠,霜冻覆盖在他的身上,将他的黑袍,皮甲,皮肤乃至血液都冻结起来,身体不住在颤抖。

烂脸人似乎真的死了,倒在地上的身体枯萎到几乎成了一具骷髅,哪怕那股业火再诡异,也没法救回来了吧。

还以为会有一场大战的果然,真理之门用业火焚烧自己,换取力量的同时代价也很大啊。

“喂,小妞。”

我歪了歪脑袋。

“咳咳。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有没有尽全力?”

“”

尽全力?

算不上吧,只是在最后一刻,因为担心拉法叶那边的情况,忍不住想快速解决敌人,结果还是用了这种没什么技巧可言的大范围攻击,以压倒性的秩序之力碾压了敌人。

公爵要是知道了,指不定会数落我。

“是吗”我的沉默不语似乎让他明白了什么,扬起脑袋,忽然有些感慨起来,“实在是令人意想不到啊。”

随着他话的落音,忽然自树林那边传来一阵兽蹄的轰鸣。

轰隆隆

我转头望去,只见无数骑着角马兽的猎人,宛若雷霆般奔腾而来,一眼望过去黑压压的一片,看人数至少在千人以上,或许还要更多。

那是

大地在颤抖,百米之距转瞬即至,铁蹄踏着巨浪,以摧枯拉朽之势撞上了已经开始溃散的城卫军。

一瞬间血浆四溅,断肢横飞,到处都是疯狂的呐喊,城卫军的阵容连挣扎的余地也没有,顷刻间便被击垮。

“是猎人——”

“跑!我们打不过的,他们人太多了快他吗跑啊!!”

“寒冬之城的援军到了!我们走不了了,走不了了——”

人成片倒下,士兵们开始溃逃,没跑出几步便被身后的脚蹄碾过,血肉碎末从口中喷出,接着再被角马兽背上的猎人补上一刀。

拉法叶的侍卫们在举剑高呼。

“你们来晚啦,哈哈!”

“这都是我们杀剩下的——”

“喂喂!我们的大皇子殿下,你想跑去哪里啊?腿都瘸了,省省吧!”

视线中,拉法叶朝领头的猎人一挥手。

“贝拉!去那边支援佩佩,她和真理之门的异教徒在交手——呃,好像已经结束战斗了?”

领头的猎人似乎是名女性,她在人潮中远远向我这边看了一眼,对拉法叶说了几句话,随后一踩身下不住嘶鸣的角马兽,带着一队人朝我奔了过来。

暮色暗了下去,天边眨起星辰。

弯月的影子悬上头顶,洒下青白色的光。

“嘎——”

天空中有渡鸦在鸣叫。

雪在谁也没注意到的时候,停下来了。

“你们赢了。”

耳边再次传来瓦拉尔气息微弱的话语。我微微颔首,走出两步来到他的面前,扬起手中的短镰,对着他的脖子比划一番。

“像这样,劈下去。你会死吗?”

瓦拉尔轻笑一声。

“会。”

“为什么?”

“火的力量已经很微弱了,恐怕没办法再恢复一次很遗憾呐——还有很多要做的事”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死了,这时候的他仿佛换了一个人,说起话来居然和颜悦色如果能忽略掉他那狼狈不堪的模样,或许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他。

完全不像是我印象中的瓦拉尔,这算是人之将死,其言以善?

“小妞,你是第一次接触真理之门?”

“第二次。”随后忽然想到一件事,“那些行商,是你们的人?”

“行商?”瓦拉想了片刻恍然大悟,“哦,你是说那些那些菰果草贩啊,他们是咳咳咳!被你抓的?”

我点点头。

“算是吧。”

“那只是些菰果草贩,为金币卖命而已。他们之中大多数人也许连真理之门的名字也没听过都被教会施以火刑了吧?哈哈哈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瓦拉尔吐出一口被冻硬的血渣。

“他们把、菰果草,卖给你们。用来制作、黑球?”

“啊,对,没错。”

他立刻就承认了,我望着他脸上虚弱的笑容,直觉告诉我他在撒谎。

于是我沉思片刻。

“真理之门,是什么?”

“哈哈,你觉得它是什么?”

“彻头彻尾的,疯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