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九章 燎燎野火(七)

“咳咳——”

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那就是吧,最少、咳咳,我觉得我是。”他的眼皮已经耷拉下来,“小妞。下一次,如果你见到我们这样的人记得,要砍掉脑袋才行否则的话,在烧光自己的血之前我们是不会停手的”

“这样做,到底为了——”

话说到一半,蓦然看到瓦拉尔身上的火焰熄灭了。

紧接着,他的皮肤肉眼可见的枯萎下去,头发开始褪色,脸变的无比干枯消瘦,眼球花白无神,仿佛在一瞬间苍老了许多年。

“我能拜托你一件事”

“不能。”

我马上拒绝。

“不三年前我一个人去崖底找过你了我找过你我没找到你”

犹如迟暮老人一般的瓦拉尔,嘶哑着呢喃出声的话,让我有了一瞬间的呆滞。

随后目光一凝,认真的望着他的脸:“没人,找过我。”

可他已经听不见了。

“所以拜托你”

“见到艾尔娜告诉她我尽力了我爱她”

“艾尔娜小姐”

他睁大了浑浊的双眼,好似在做梦一般。

“我在月光下看见她她提着剑她好美啊”

“她好美啊”

嘶——

身后传来了嘶鸣声。

银发的女人从角马兽上下来,望着四周一片狼藉的雪景,与遍地的焦黑,目光之中有略微的震惊。

“佩伊洛小姐有受伤吗?”

我摇了摇头。

“你是?”

“山特尔军二队队长,贝拉。”

女人面色淡漠,娇好的容颜上没展露出什么表情,随后她望向被冰凌扎的千疮百孔,已经垂下脑袋的人。

“这是瓦拉尔?”

“嗯,他死了。”

“我来晚了?”

“不算晚吧那个”

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她就已经知道我想说什么了。

“我带着人先来了,公爵大人不久就到。”

“哦。”

我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回头看向躺在地上的烂脸人,再将视线转到瓦拉尔,在他消瘦的身体上停留片刻。

大抵是觉得我反应寡淡,贝拉兀自开始为公爵解释起来。

“瓦拉尔烧断了铁链,杀了几个人,从地窖里逃了出来。后来巡逻的猎人发现怀特门出了问题,我怕耽搁久了误事,点齐人以后就先出发了,走之前才派人去通知的山特尔堡。”

我对她甜甜一笑。

“我知道的,走吧。”

随后扔下手中的极冰短镰,转身踏向后方已近收尾的战场。

心里想起瓦拉尔最后所说的话,那究竟是骗我的,还是真像他所说的那样,三年前的确翻下崖底去找过我那都不重要了。

事实即成,过后再想去弥补已没有任何意义,不是吗?

“他是真理之门?”

“嗯。”

“邪魔歪道。”

贝拉跨上角马兽,将身子向后挪了挪,在鞍具的前方留出空位,随后对我伸出手。

“小姐,上来吧。”

我稍作犹豫,一把拉住她的手跨了上去。

实际上很不擅长骑马这件事,对这个完全没有天赋。前世的时候甚至从马背上摔下来过,差点给一蹄子踩死,自那之后心里就有了阴影,而这个世界的角马兽,可比前世的马匹大了不止一圈但如果就直接表现出来的话,可能有些丢人。

心里稍稍有些害怕,却听得身后的贝拉说道:“小姐,抓稳了。”

角马兽一声嘶鸣,奔腾着朝前踏出铁蹄。

“哇——”

我被甩的一个趔趄,小手慌乱的不知道该抓哪里,反手一把抱住了贝拉。

没什么手感温度之类的感触,贝拉身上的皮甲又凉又硬,倒是将我的后背垫的有些疼,身下的顿感随着“踏踏,踏踏”的铁蹄声,一起一伏硌的屁股也生疼。见到我如此狼狈的样子,贝拉似乎有些意外。

“小姐,不会骑马?”

“会一点点的。”

“哦。”

她不是个话多的女人,这时候应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了,只是默默的腾出了一只手,拦向我的腰肢。

夜色渐浓。

角马兽自战场飞驰而过。

淡淡的风拂面而过,入鼻皆是腥臭与死亡的味道。

一路掠过无数奔走着收尾的猎人,和受了伤成为俘虏的城卫军——那其中多数都是最开始被我冻伤后倒下的人,那时候我刻意降低了冰雾的温度,所以他们并不会死去可这些人终究还是只占了总数的两成不到。

绝大多数的士兵,他们的头断了,胳膊腿不知飞到哪里去,还有的被劈成两半,肠子缠到了脖颈他们已经将血洒尽在这片土地上,永远安息或许根本无法安息也说不定。

在他们之中,有很多人出发之前大抵都不清楚自己要去做什么,也许他们会这样告诉妻子和儿女:我出去几天,很快就会回来。

然后再也回不去。

心情有些难以言喻的复杂。

我并不是在同情他们,他们终究还是敌人,不久之前还对着我刀剑相向,如果我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儿,又或者像是三年前的佩伊洛,或许早就死了。

我能在战场上毫发无损,不是因为他们的仁慈,而是因为我足够强大,这点道理我当然明白。

我只是讨厌战争,讨厌那些所谓的权贵,几句话就可以让别人死的毫无价值。

或许是我还没有适应这个世界的规则吧。那种弱肉强食,和前世商场上的兵不血刃完全不同。

死亡就这么**裸的摆在眼前,无法装作视而不见。

角马兽继续向前奔腾,很快聚在身边的猎人越来越多,不远的前方,拉法叶与侍卫们围在一起,压着满身狼藉的瘸腿男子走上前来。

“放手,放开我——”

“我是瓦伦帝国的大皇子!你们敢这样对我!”

那男子挣扎着跌在地上,可能是压到了伤处,他疼的大叫一声,随后抬起头,蓬乱的黑发下,藏着爱德华那张算的上英俊、却有些赃污的脸。

只见拉法叶朝他轻轻鞠躬行礼:“晚上好,大皇子殿下。”

一旁的侍卫与猎人们见此情景,毫无顾忌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

“晚上好啊,哈哈哈——”

甚至还有人也学起拉法叶的姿态,对着瘫坐在地的爱德华行礼,说出同样的话来,那笑声更响亮了。

爱德华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怎么,不说点什么吗?”

“有什么可说的。拉法叶,这次是你赢了。下一次——”

“你觉得,还有下一次吗。”

拉法叶嘴角翘起,眼睛微眯起来,射出冰冷的目光,直看的爱德华面色发怵。

“拉法叶,你想做什么”他瞪大了眼睛,声线略微在发颤,“你想杀我不,你不敢杀我教会是不会放任你这么做的,他们不允许你做出这样的事”

角马兽一声嘶鸣,在人群边停下来,拉法叶听到动静,抬起头看了我们一眼。

“结束了吗?”

我点点头。

“嗯。”

“正好,我这边也刚刚结束。”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