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十章 暗影(上)

冷风萧瑟,刮在脸上沁心的冰凉。

贝拉扶着我笨拙地从兽背上下来,我捋了捋鬓角有些缭乱的发丝,将它们重新刮在耳后。

淡蓝色的裙身下,并不算干净的裙摆随风扬起,随后被我用手轻轻压下来,在夜幕与火光的熏陶下,与皑皑白雪几近映衬成一色。

也许是我的模样与身后染血的大地格格不入吧,喧阗的猎人们随之收了声,侍卫们脸上的笑容逐渐褪去,气氛安静下来。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在对着我行注目礼的情况下,我径直走到爱德华的面前。

低下脑袋望着他。

爱德华将脸背了过去,轻叫一声我的名字:“佩佩”

我一语不发,依旧只是冷冷的望着他,过了一会儿,爱德华将头抬了起来。

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你明白的吧,啊?”

“明白什么。”

也许是因为冷,也许是因为疼,也许是因为从骨子里渗出的恐惧,他的嘴唇在打着哆嗦。

“你大哥他疯了,他想杀我他想挑起战争!你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对吧!?”

爱德华俨然已经被吓破了胆。什么身份,形象,此刻早已不知道抛去了哪里,他在雪地里匍匐几下,向我拉近一些距离。

“那样会死很多人的,会死很多很多人对了,还有教会!教会不可能容许这样的事发生,他们想完全控制这个国家,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你是教宗骑士,应该能懂的吧?”

“”

“到了那个时候,山特尔堡面临压力不是你能想象的,你们会很被动,你们赢不了的就算你再厉害,你父亲再厉害,那又能怎样?人你们是杀不完的教会里还有比你们更厉害的人,那些主教们——”

“他们还会派更厉害的教宗骑士过来,还有那个圣女你知道的吧,你们打不赢的”

爱德华的言语已经没什么逻辑可言,他似乎将最后活命的希望放在了我的身上,已经是把能想到的,也许可以让我动摇的话一股脑都抛了出来。

“这些道理你大哥不懂,你比他聪明,肯定是明白的,对吧?”

“我这三年一直有为你祈祷的我一直有为你祈祷的我不希望你死,所以你肯定也不希望我死的你和他说说,说说这些道理”

看着他哭丧着哀求的面孔,我鬼使神差的一点头。

“好。”

爱德华怔了一下。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干脆的答应他,目光里有些不可置信,因为失血而苍白的嘴唇不住哆嗦着,随后露出狂喜的神色。

“你你答应了?你能让他放我走?”

“嗯,我答应你。”

一旁的拉法叶听到我这么说之后,皱了皱眉头,张口想说些什么:“佩佩”

爱德华当然不可能给他说话的机会,马上一把抓住我的裙摆。

“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喜欢我的,你是喜欢我的——”

喜欢你?

我抬起小手,竖起五根羊脂玉般的手指——

啪!

一巴掌扇在爱德华的脸上。

他的脸上甚至还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下一刻,左边的脸颊清晰地变了形状,嘴唇、鼻子、眼睛像是被重锤夯实,霎时间一齐向右侧扭曲,两颗牙齿混着血丝从口腔里飞射而出,紧接着巨力将脖子拉长,带着身躯与双腿飞离了地面,腾空而起。

人群顿时一阵惊呼。

这一下将他扇出去好几米远,翻腾着在空中划过一道算不上优美的弧线,“噗”的一声摔在不远处的雪地里。

我甩了甩手臂,抬脚向他走了过去。

“呃呃”

爱德华痛苦地呻吟着,撑起胳膊肘想要挣扎起身,手脚却根本不听使唤,血线自他口中流淌而下。

“你”

他轻晃了下脑袋,却马上露出更加痛苦的神色,显然脖子已经伤的不轻了。

“我答应你。拉法叶,不会杀你。”

一脚踢向他的胸口。

“可我会。”

“呃!”

爱德华不禁闷哼一声,再一次滚出好几圈,等到停下来的时候,他连喘气也变的异常艰难。

他双目赤红,捂着胸口长大嘴巴,拼命的想要将那一口气换上来,泥雪将他原本干净整洁的衣衫染的脏污不堪,我面无表情,再次朝他走过去。

说不上来此刻的心情当然,复仇的**是有的。

可望着他现在这副痛苦的样子,我却并没有觉得多么开心,心中其实更多的感觉

只是愤怒与不值吧。

为那个单纯、善良,却已然消失的灵魂。

又或许她并没有消失,只是换了一种我还无法理解的存在方式,可无论如何,有些东西终究不一样了。

比如记忆。

比如往昔里那些柔软的情愫。

那个曾经纯真善良的女孩,的的确确是因此死过一次了,而我终究不能完全代替她活下去。

这一切,只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无聊又愚蠢的野心。

我走到了爱德华的面前,随后就这么愣愣的看着他。

周围的喧闹声早已停滞,所有人都在沉默着。也许他们并不能理解眼前所看到的状况,但是他们却能感受到少女心中的那份情绪。

过得片刻,爱德华终于缓过了气。

“佩佩咳咳、你消气了吧”他已经连头也抬不起来,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他居然没有说出求饶的话来,“要是、觉得不过瘾你再打我,没关系的,我知道你咳咳、心里委屈,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他已经放弃了再站起来的举动,费力的翻过身子,仰躺在地。

“三年前那晚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你知道的,来时路上、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砰——

又是一脚。

爱德华的身子再一次滚了出去,随后被一只黑色的硬皮靴踩住。

贝拉面色冷漠,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和我一样抬起了脚,“砰”的又将他踢回到我的面前。

“咳咳,呕——”

这一脚应该是踢在他的胃部了,爱德华咳嗽两声,有污秽自他嘴里涌了出来。

“呕——,呕——”呕吐持续了很久,这段时间我一直看着他,直到他再也吐不出来,“佩佩打够了吗太疼了”

我再次点头。

“嗯,够了。”

咔咔咔。

下一刻,伴随着毒蛇吐信般的嘶响,我的右手绽放出蓝芒。

极冰短镰再一次握在手中,爱德华蓦然间慌了神,眼神里透着惊恐,却牵强的扯起嘴角,努力露出笑容。

血与污秽,混杂着泥土沾满了他整张脸。

身旁陡然传来拉法叶的声音。

“等等,佩佩。他刚才说,三年前的事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