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十四章 归属

三人朝着战场的方向离开。

山羊奶酪大概是觉着有些无趣了,挥动着翅膀飞上天空。

这时候公爵正好和拉法叶说完了话,上前两步向我和夫人靠了过来。

“佩佩,你怎么站在这里吃东西,上车厢里坐会吧。”

我点点头。

“好。”

一起上了角马车之后,夫人到了我身侧的位置,依然捧着点心喂给我吃,随后取出车厢里的水壶,打开盖子递给了我,正好有些口渴了,我伸手接过来,“咕嘟咕嘟”的灌下几大口。

在我的对面,公爵面色严肃,拱手垂裳,而坐在他身旁的拉法叶却显的有些拘谨。

“佩佩,这次多亏有你在了,否则”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轻轻叹息一声,眼里有光晕在闪烁,“明明是难得的重逢真是,我这个哥哥当的,实在有些惭愧。”

他似乎有些失落,也不知道公爵刚刚都和他说了什么,我连忙向他摆起小手。

“唔唔,唔——”

本想说没关系的,见到你我很开心,可由于嘴里塞满了食物,出口之后就成了无意义的呜呜声,接着就被夫人训了。

“嘴里有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

“行了,这次的事情多亏了佩佩,总算是有惊无险,过去就不要再提了,现在拉法叶也回来了。”公爵拍了拍拉法叶的肩膀,“这三年山特尔堡都没好好过过节,难得今年人都聚到一起了,佩佩,过了神诞日再走吧?”

我歪了歪脑袋,咽下口中的食物。

“神诞日?”

没听说过这个,是个什么节日?

“每年的一月十六日是神的诞辰。按照瓦伦帝国的习俗,这时候一家人应该要团聚的这傻孩子,连神诞日也不记得了吗?”

我理解了,就是过年嘛。

记得卡洛斯说过,王立学院开学的日子似乎是二月中旬,路上要花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等过完神诞日再走的话时间上应该来的及。

异世界的第一个新年吗

我的目光在公爵、夫人和拉法叶脸上一扫而过。他们看着我,眼中热切的光里,能够察觉出他们心中迫切的意愿。

其实一直以来,我心里都挺不安的。

这股不安源自于这个陌生的世界,源自于完全不熟悉的人与生活,源自于体内那股谁也不了解的邪恶力量。就像长期漂泊在外的人,无论他们白天呈现在世人眼中的是什么模样,到了晚上的时候,总会在心里默默承受着不为人知的孤独与焦虑。

就像是这样的心情,哪怕是在克莱尔奶奶那里,也没有减去多少。那时候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周围的一切在我眼中都是那么的陌生,尽管村子里的人都对我很友善,尽管奶奶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至,将我当作亲人看待,而我也很努力的想要融入那个小家庭,尝试着将那间屋子当作家来看待,可这并不能打消我心中的不安。

[我和他们不一样。]

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这样的想法会如同附骨之疽一般,不断徘徊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然而,在这一刻里,我望着眼前的人儿。

我望着与我同样是黑发黑瞳的公爵与拉法叶,我望着与我神似,身上有相同味道的夫人。

啊,这就是我在这个世界里的家人了。

有温热的液体自心间流出,它沿着血管迅速淌至全身,暖到我的指尖,我的发丝。

名为“归属”的某种东西,在心里沉淀下来了。

我的嘴角翘了起来,眼睛弯成月牙。

“好。”

轻轻一点头。

“那就这么定了。”公爵也跟着笑了出来,随后看向夫人,“凯瑟琳,辛苦你了,宴会一定要办的隆重些。”

“我倒是没什么,这样的事情做起来也高兴,只是”她踌躇片刻,最终还是将下面的话说出了口,“只是现在爱德华死在我们手中,陛下他想必不久之后,皇宫那边就会有所行动的吧?我们恐怕不会那么轻松”

公爵明白她的忧虑,握住了夫人的手。

“没那么快知道的,这些事情你不用操心,交给我和拉法叶就好。”

“母亲,爱德华他该死。”

“我知道他敢害佩佩,他当然该死,只是今天死了这么多人这种事情”

“别想这么多。”公爵看着她的眼睛,“一切有我。”

我想了片刻,随后问道:“会打仗吗?”

“暂时不会。不过,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我们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公爵松开夫人的手,随后侧过头来,认真的盯着我,“佩佩,可能说这句话是多余的,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去了伊森贝尔之后,要注意人身安全。”

“嗯。”我再次点头,接着又问道:“教会,会插手?”

“会。但是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他们是站在山特尔堡这边的,更何况现在又出现了异教徒的踪迹。爱德华那个蠢货,居然选择和真理之门合作,真是不知死活,这是神圣教会最无法容忍的事情,仅凭着这一点,皇兄那边就已经悬了。”

“那,不会打仗?”

公爵笑着摸了摸我的脑袋。

“佩佩,担心打仗吗?”

“嗯,会死很多人。”

看着我认真的小脸,公爵眼中闪烁一番,接着长舒了一口气。

“我很想告诉你不会。可事情到了这一步,很难再用和平手段解决了。所以,或许吧”

我的心沉了下去。

公爵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我怎么能听不明白。接下来,打仗是很大概率的事情了。

事情终究还是要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吗?

“仗一但打起来,拖的越久对于这个国家来说就越是灾难,我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佩佩,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从小就是,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事情也许没你想象的那么坏,相信你的父亲。我向你保证,一但真的打起来,我会让它在最短的时间里结束,不会牵连到那些无辜的民众。”

这番话,公爵说的并不算慷慨激昂,甚至有些平淡。可在我的眼中,他原本就伟岸身躯,霎时间锋芒毕露,成竹在胸,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摄人气魄,此刻被展现的淋漓尽致,让人忍不住就产生信任。

“需要我,做些什么?”

口中软糯的细语,让公爵笑了出来。

“去了王立学院那边,至少每个月要给家里写一封信。”

我闻言摇了摇头,望着公爵目光坚定。

“让我,做些什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