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章再见维姬(下)

第六章再见维姬(下)

戏弄我很好玩吗?神经病啊。

我又把头转过去,望向窗外,这次是真的不想再理她了。没见过这么无聊的女王陛下

“你生气了?“

耳中听到她的问话,我哼哼鼻子:“没有。”“你生气了。”

于是,疑问句变成了陈述句。“我不会生气。“

我的确没有在生气——倘若换做以前,肺恐怕都得气炸―一可现在我情绪很平静,仅仅是觉得这女人太过无聊,明明长那么漂亮人却很混蛋,这种时候不去干正事,偏偏要跑过来耍我玩,恶趣味低级和卡洛斯简直不分伯仲,不,有些地方甚至比那胡子贱士更加的

“你心里在骂我。”….”

可恨的是,她真的很聪明,什么事感觉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每次都能耍到我,即便是已经成了今天这副样子,在她的面前,我还是会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剥光了毛的小绵羊,那种想遮遮不住、赤果果的暴露感,和情绪有没有起伏完全无关。

“不久之前,我找你父亲谈过了。”””

“关于你这两年的行踪,他简单对我说了一些,并提起你身上的一些变化嗯,变与没变的,他都说了。你父亲很信任我,我们很早就聊起过你的事情。”

你看你看。

就是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我明明已经不想再搭理她了,决定不管她说什么,一律都用沉默或者敷衍搪塞过去,然而这女人却能在迅速察觉到这点之后,用最短的时间找出我最在意的话题,仿佛会读心术似的,永远都让我不得不跟着她的节奏。

在说完这些话后,她开始转身向着窗边走,站在窗前向着外面眺望,白衣胜雪的轻曼身影,不知不觉便又出现在了我的眼中。

“所以呢。”犹豫片晌,我还是忍不住接话了。这的确是我心里目前最在意的一件事。

自小镇那一天开始,我救下父亲,然后察觉到他看我时那复杂的眼神,从那一天起,我便不自觉的,尽量避免和父亲甚至是母亲过多接触。

母亲心思简单,可父亲不是,回到白皓城后,两人一定在私下里谈起过我了,我怕他们会慢慢觉得,我其实早已不是山特尔堡那个单纯善良的佩伊洛。

我怕他们会认为我是别的什么。

毕竟

在他们眼里,我都已经“死过”两次了。

而有关教会”实验”的事,以前他们不知道,现在多多少少,恐怕都已经有所耳闻父亲又不蠢,想必是能猜到一些关联的吧。

我怕再看到他那样的眼神。

那种好像正在怀疑我是谁的眼神。

这种“怕”或许并非情绪,可我的确是在有意无意的躲着,包括不愿主动去找维姬,这样那样的借口,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知道的远要比父亲多,她的思维很缜密,有太多的事情,在她面前根本就瞒不住。

可是

我不想让维姬也用父亲那样的眼神看我。我没想好该怎么处理这些事。

于是只好先躲。

躲着

却又迫切想知道父亲那边的真实想法。而维姬她,或许已经想清楚这些事了。“你父亲他很爱你,佩佩。”

女王陛下如此对我说道:“他爱你,也比我更了解你,你是他看着长大的,两年前那则死讯让他深受打击,如今再见到活生生的你,身为父亲,没有再比这更重要,更值得让他高兴,高兴到彻夜难眠的事。这一点,我看得出来,任谁都看得出来。”

她顿了顿。

关上窗户,转过身来,重新望向我,眼神里多了几分威严和肃穆:“可最要的是,佩佩,你看到了吗。”

“嗯。”我点点头。

她说的,我当然早就明白—-

“你看到了,然后就这么躲着他吗。”

女王陛下淡然出口的话,让我突然间就有些怔在那里了。

“你现在心里想着什么,我大概是能猜出来的,也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佩佩,你其实一直都很聪明,但却总是会做些蠢的让人心惊的事,你知道你父亲是怎么告诉我的吗?“

不等我回答,维多利亚继续说道:“他觉得是你在有意疏远他,包括你的母亲,凯瑟琳夫人,你这些天总是躲着他们两人的态度,连晚上睡在哪里经常都没谁知道,找也找不到你,稍不留神,一整天都别再想见到你。”

“你让他们感觉到,女儿虽然回来了,但可能随时都会再离他们而去,你的那些想法,顾虑,让他们始终都悬着一颗心,想和你交流,想弄清楚真正发生了什么,可你却一味的躲着他们,让他们无从下手,罔知所措,又因为战事在即,变得更加惶惶不安。”

“你父亲认为你可能就快要走了,在今天或者明天,在一切都结束之后,突然不辞而别他很害怕发生这样的事,可却连该不该问你都一直在犹豫着。佩佩,你现在告诉我,你会这样做吗。”

””

我没有说话。

这一次,却是真的无言以对了。卧室里安静了少顷。

“我不是在责怪你什么,佩佩。”

当女王陛下再次开口,语气稍稍变得柔和些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你的父亲也好,母亲也好,还有我,我们都很了解你,也认得出你是谁,哪怕性格发生剧变,又或者是你在刻意伪装,怎样都好,谁也没有怀疑过你的身份。”

“你父亲认得出他自己的女儿,只是很多的事情让他没了头绪,感到难以置信,不知道该要怎么和你交流,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虽是万人拥簇的北境之王,不久之后又即将成为瓦伦帝国的新一任皇帝,可除此之外,他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父亲,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受伤女儿,生怕再触及她痛处的父亲,仅此而已。”

她顿了顿。

“你觉得你和你父亲讲的那些事,其中有多少的隐瞒和欺骗,他会察觉不到吗? ”

“我――”啊。

所以那时父亲才会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忽然有些明白了。

父亲看我时复杂的眼神

我为什么就会觉得,那一定是他在怀疑我的身份呢。为什么我会顾虑这些

说到底,我只是单纯的在“怕“而已我

“还记得吗,王城宅邱的时候。“倏然间,温香扑鼻。

在我未曾察觉到的时候,维多利亚已经重新走回到我面前了,她张开双臂,一把将我揽进怀里,像揉小猫那样,轻轻抚摸着我的脑袋。

我闻见那熟悉的香味,以及太久都没再感受过的温暖。

“有一晚,你曾哭着对我说,我好害怕,一直都好害怕你说你控住不住它,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

我将脸老老实实,埋在她的小腹,几乎是下意识地蹭了蹭。脑袋里回想起她口中的那晚,我似乎也是这般扑在她的怀中。那个时候的我

心情究竟是如何的呢?我想不到了。

“若是真的感到害怕,我希望你能再对我倾诉,别总是什么都憋在自己心里。你得明白,这世上总有那么几个人,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都会无条件的爱着你

“维姬”

我慢慢闭上眼睛。

并不想哭,没有那样的情绪。只是

突然间感到放松。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