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章战利

第七章战利

踏踏,踏踏――

午时,铁蹄踏过萧瑟的街道,斯卡利杰与凯瑟琳夫人,带着数十名精锐猎人驭兽奔向皇宫,速度不算快,所过之处,那些骨瘦如柴的城民慌忙避让,站在路边个个衣衫褴褛,朝远去的骑队脱帽鞠躬。

“陛下您看,城民们都在感激你。”

队列之中,名为胡佛的糙汉笑着说道,看起来很享受切利尔斯人对他们的毕恭毕敬,只是跑在前面的斯卡利杰一脸平静,少顷,微微摇头:“不,他们只是害怕我。”

“接下来,我们在帝国南境要做的工作,或许比想象中还要艰难许多。“跑在一旁,骑着骏白角马的凯瑟琳夫人插话道。

“南境不比北境,这里的人不会轻易相信山特尔军,哪怕我们已经正面击溃第四骑士团,攻破切利尔斯城,俘虏了凯恩斯皇帝,城里到目前过来向我们示好的名望贵族,也只有恩塔斯,克里姆两家而已”

“其他人,都忙着想办法转移财产去了。”

“哪能让他们轻易出城!”胡佛此时又说,“陛下您放心,在我们离开之前,苍蝇都休想从这里飞出去!敢跑,我就带人真抄了他们的家,钱财粮食充做军饷,正好能解燃眉之急。”

那样的话,斯卡利杰和凯瑟琳均未回应。

片晌,斯卡利杰侧头询问夫人:“我听到消息说,北境军兵线封锁撤下之后,临近的费伦堡又新动作了?”

“嗯。”夫人点头,“他们集结了飞岩城、赫拉尔堡,三方近六千人的军队,准备来救援皇城,很可能这时已经在路上了,只不过应该还没收到这边已经被我们攻陷的消息,等知道了,未必真敢过来。”

斯卡利杰想了片刻:“拉法叶有消息吗。”

“拉法叶领了五千猎鹰军,早先就已经到了冰河流域,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还能赶上佩佩的诞辰日。”

夫人说到这里,嘴角微微露出笑意:“他还不知道妹妹活着回来的消息,我故意没有在信中对他提起,想等见了面,看看会是什么反应。”

“嘿嘿!”胡佛听了,就在后方怪笑两声。

骑队拐过前面的街弯,硕大的皇宫进入视线。

“佩佩呢,和伊丽莎白女王在一起吗?“斯卡利杰蓦然问道。“没有吧,我不清楚。”

夫人摇头,脸色一动,随即又稍作叹息:“我让人给那孩子腾了个临时房间,就在皇宫里,不过她可能也不会在那住唉,那孩子这些天一直躲着我们,偶然出现,也不和我们多说话,刻意保持距离,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她顿了顿。

“我这些天一直就在想,斯卡利杰,你说她到底还对我们隐瞒了多少事情?总觉得她现在的力量,性子的剧变,这一切来得绝非那么简单,让我很是不安,越想越心慌,可却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再问她。”

“那不然―—”

胡佛再次开口,拧巴着眉头想了想:“我去和她聊聊?““得了吧。”

斯卡利杰摇头,脸色无奈:“做父母的都没办法,你去能和她说什么?佩佩现在心里想的事,谁也摸不准了”

“她到底都经受了什么,才会变成那个样子啊。”叹息一般的呢喃里,蕴藏的是凯瑟琳夫人深深的痛心

皇宫的前厅里,有许多猎人、王城卫兵,正在忙碌清点着一箱箱的金器银器,珠宝丝绸,这些值钱的东西,都是从皇宫里四处搜刮来的,其中以皇帝妃子们的寝宫最为奢靡,说成遍地皆是财宝也不为过,猎人们通常空着手进去,出来时,身上全部挂满亮晶晶的首饰,连帽檐都折起来,塞着数不清的宝石。

如此难以抵抗的诱惑面前,少不了会有偷偷藏一些想私吞的人,北境军王城军都想这么做,负责监督的将领也在所难免,而倘若这样的行为被另一方军队的人发现,往往就会发生激烈冲突。

“去你妈的,你们这些贪得无厌的帝国蛮子―—”“干什么干什么!“

“敢对工坊猎人动手!?““不想活了”

“老子要弄死你!“

类似这样的冲突,很快就会从几人发展到十几人,发展到更多的人。

好在大家还算克制,目前为止,没有真敢拔剑闹事的,毕竟都是友军,一通拳脚下来,双方受些伤,被闻讯赶来的将领喝止,藏了多少财宝,当面全吐出来,事情就此打住。

“你们的皇帝陛下,和我们的女王陛下是有协议在先的。”

受了伤的王城卫兵愤愤不平,便想和北境军掰扯道理,顺便放放狠话:“这皇宫里的东西,说好要充作债金还给伊森贝尔,若是不想遵守,我们就到斯卡利杰陛下的面前,再打一架!”

而事实上,这名说话的王城卫兵,不久前也偷偷私藏了一颗红宝石,这时候就放在他的内裤里。

“哼,以为是谁帮你们打下这座城的,没有我们王城军,你们怕是现在还被赌在城外头,连城门都别想进!“

“放你妈的屁——”

如此挑衅的话语,顿时又激起了猎人们的脾气:“这皇宫里值钱的东西,换成金币能把你们压死在这儿,想全吃?吃得下吗!!”

“而且你们眼瞎了,没看到东墙那冰山还在立着?什么狗屁伊森贝尔的工匠堡垒,分分钟给我们的小公主砸得稀碎!“

“佩伊洛小姐没回来,你们还能在这犬吠两下,她回来了,谁都得在我们北境军面前卧着!”

事实上,知道山特尔堡小公主两年前曾经”死去”一次的人,一直就只有北境军的顶层,例如胡佛,火烈鸟安妮,这些自小就认识她的,以及最早跟在胡佛、跟在斯卡利杰身边的一部分精锐猎人。

而其他的,直到现在也不清楚佩伊洛就是教宗骑士”希尔维嘉”这件事,绝大多数都没有那个资格知道。

她们只以为小姐从王立学院求学归来,逆天的秩序亲和力,让她仅用短短几年就成长到如今这种程度―-很多人其实连小姐在王立学院求学的事都不知道,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的更不在少数,可不论如何,大家都有目共睹,小姐已经是远远超越父亲,如今北境军最强的战斗力了。

至于到底有多强

他们没那个概念,只觉得放眼整个帝国,或许连教会里那些个神棍也都全部算上,没人会是她的对手。

反正他们没见过有谁能搞出小姐那般阵仗。于是,北境军里很多的人,因此觉得膨胀。

两边争吵的越来越激烈,眼看着又有打起来的苗头,越来越多的人听到喊声朝这边聚集过来了,整个皇宫前厅吵嚷一片,然而某一时刻,那些乱哄哄的喊声却又全部戛然而止。

嗒,嗒,嗒。

有脚步声清晰传来,众人惊愕望去,“哗啦”便散开了,一身素白衣裙的女王陛下穿过厅廊,身后跟着一众贵族将领,此时正朝他们走来。

“怎么回事。”

她在众人的不远处停住脚步,四下寻望一番,秀美微蹙,问道:“吵什么?”“呃”

大家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出声。

然而他们的视线很快就聚集到了女王陛下的身后,有个个子小小的身影,披着黑斗篷,斗篷长得都拖地了,宽大的兜帽遮住她的脸,让众人看不清面容,但却有几缕发丝在外飘着,是纯黑的颜色。

“是….”

“小公主吗?““佩伊洛小姐”

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言语在诸多认识她不认识她的猎人们,乃至王城军里迅速传开来,连成一片时,就显得有些大了。

负责监督的王城将领迅速小跑上前,对女王陛下捶胸行礼过后,小声将这里发生的事告诉了她-一实则就是告北境军的小状——女王陛下听后,眉头蹙的更深了。

而正在这时,斯卡利杰携夫人踏进正门,后面跟着壮汉胡佛以及几名猎人,看到这里的乱象,他也是一怔,视线从明显受了伤的猎人身上扫过,最后停在伊丽莎白女王脸上。

“怎么回事?“

他走过去,问出了同样的话,脸上笑意满盈:“两家的小子闹矛盾了?““这些东西,北境王城两军皆都有份。”

女王陛下淡然说道:“怎么分配,还需和斯卡利杰陛下具体商量,在那之前,谁都不准私自再拿,违令者暂时关押进牢,不许再参与接下来搜捕有罪贵族的行动。”

搜捕有罪贵族,其实就是去到凯恩斯的那些大臣、支持者的家里,和皇宫一样,把值钱的东西全部充公。

那些切利尔斯城的子民虽然疾苦,这些人的财富可是不容小髻的,比皇宫还富有也不奇怪,这些事,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而往往到那个时候,他们是可以适当拿一些的,只要不太过分,没谁会管。

于是,无数双眼睛便亮起来了。

只有胡佛呆呆呢喃:“原来真打算抄家的吗”“行了,都去干活吧,之后可有你们乐的。”

斯卡利杰哈哈一笑,挥手让猎人们都散了,女王陛下也示意王城将领退去,这点小事两人似乎谁也没觉在意,帝国的新皇帝忍不住还开了个玩笑:“那几个受了伤的,丢人啊!下次再有这种事,可不能让别人伤的比你们轻。”

而女王陛下也只是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佩佩。”

凯瑟琳夫人此时笑眯眯的走过去,隔着兜帽,摸了摸女王身后少女的脑袋,亲昵发问:“怎么样,昨夜睡的还好吗。”

“嗯。”

少女点头。

实际上,她昨晚根本就没睡觉。不过那不重要。

“父爸爸。”

只见她快速绕过了自己的母亲,来到斯卡利杰面前:“第四骑士团团长关在哪,我有事想问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