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章牢房里的交谈(下)

第十章牢房里的交谈(下)

说完,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

这一瞬间,极度复杂的表情自男人脸上变幻闪过,由起先的震惊,再到困惑,到茫然,到恍然到愤怒,愤怒中夹杂着莫名的狂喜,我仿佛能感到他此时内心的变化,想必一定非常丰富。

良久,男人似乎调整好了情绪。“证明给我看。”

他低声说道,仿佛在压抑着什么,又或者期待着什么。

我没有说话,两只白皙的手掌举在他的面前,手指舞动,左掌腾出死烟,右掌燃烧业火。

“赫赫哈哈哈!”

一白一红两股光芒,刺亮了牢房里那张肮脏的脸,也刺亮了他剧烈震动的那双瞳孔,男人咧开嘴,发出诡异激动的怪笑声,像看圣光一样望着我,喃喃说道∶“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么回事希尔维嘉,希尔维嘉,啊哈哈哈”

笑声压抑,自空旷无人的“特殊监牢”里,回荡开去。

我迅速收敛了力量。

眼眸中猩红一闪而过,就这样沉默的望着他,看着他因压抑着内心剧烈的动荡,而逐渐变得疯癫的扭曲面容。

少顷,那笑声止住。

团长的脸色迅速恢复平静。

“你就不怕我把消息传出去么,传到圣殿教堂,传到教宗大人的耳朵里么。”他如此问道,听起来像是在威胁我。

”…”

我望着他,慢慢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怜悯之色。“哼。”

男人似乎很不愿意看到我那样的眼神,脸色一冷,别开目光哼道:“也对,落在你们手里了,我恐怕没办法活着从这阴暗的牢房里出去了吧就算出去了,一个战败的军团长,失去了骄傲的部下,孤身一人,又能再做些什么呢,呵。”

他倒是挺有自知之明。

而且,好像求生欲望并不怎么强烈的样子。“我剩下的那些兄弟们呢。”男人又问。

“死了不少,跑了不少。“我面无表情,回答他道,“北境军一到月山嘴,他们就炸营了,连像样的冲锋都没能组织起来,没多久就四散溃逃,有一些活下来的,不过都已经丢盔弃甲,这时候应该正想办法混进南面的平民里,准备逃出帝国了吧临走前,或许还会和那些穷苦平民,再抢一阵子吃的。”

绵软的话语声里,夹杂着一些讽刺的意味,男人听得出来。“该死的”

他抱住脑袋,低声骂道,也不知是说北境军,还是说他自己,语气里带着些许哽咽。

许久,才再次抬起了头。“我想请求你一件事情。”

他眼睛微红,充满死灰的望着我:“别让我死在这种地方,好吗,至少给我一个正当的审判,死在断头台上也行,我是不会有怨言的,即使战败,我也是一名堂堂正正的骑士团长。”

男人像是在对我祈求。但―-

“你死不死,死在哪里,并不由你的意志决定。”我语气不咸不淡,对他说道

这话让男人微微一怔。

而后,瞬间就怒了:“混账!就算得了皇位,你们也只是一群北境来的野蛮暴徒!你们心中毫无信仰――”

“随你怎么说。”

我并不在意他的态度,依旧是淡然的语气,冷漠的表情:“反正受到教会的蒙骗,带着第四骑士团前来送死的人是你,不是我还有,我们是信月亮的,不信你们那一套。”

“我没有受到蒙骗,我不是被洗脑的傻瓜蠢货! !!”

这句话仿佛踩了他的尾巴,骑士团长将铁栏杆摇得“呕当呕当“响,暴怒喝道:“该死的,你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我来到这里是我自己的决定,我相信教宗大人所做的一切是正确的!你们这些圣乔治的走狗,一群祸害懦夫!你们懂什么!除了我自己,没谁能够左右我―一!“

我继续怜悯的看着他。

“啊啊啊啊!你滚!滚啊!你来这里做什么!来看我笑话吗!?来看教会的笑话吗!!你是不是觉得你赢了!你这该死的,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去圣墙看看,为什么不去解决问题啊!你的力量是谁赐予给你的,若非那样的力量,你又凭什么能赢我!!你凭什么这样嘲笑我――”

可我还什么话都没说呢。

我瘪了瘪嘴巴。

感觉隔着牢房,他那唾沫星子都差点要喷在我的脸上。“别喊了。

我掏着耳朵,目光冰冷:“还是说,你觉得在这里大喊大叫,就能让你重拾属于骑士的尊严吗。”

此话一出,骑士团长果然闭嘴。

我不理会他那杀气腾腾、咬牙切齿的可悲模样,兀自说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想必也清楚我都做过什么事情。伍德沃德之森的时候,你之前口中的恶神之躯,是我杀的。嗯后来呢,我听说在圣城为我举行了很隆重的葬礼,那场葬礼安吉尔是怎么对你们说的?说我和恶魔同归于尽?”

“很遗憾,又或许对教会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也不说不定,总之我还活着。并且在那之后,知道了更加不堪的东西,你们所谓的命运计划,我也是在那时才逐渐了解我这么说,你能明白我想表达什么吧?“

我顿了顿,也不等他回答。

“我并不是自愿加入那个狗屁的命运计划,和那些无辜的平民一样,我们都是被迫,欺骗也好,诱惑也罢,我作为实验体成功了,但你们凭什么会认定这样的我,会义无反顾,继续牺牲自己,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也没人愿意告诉我的目标,被无数谎言所包装的大义,从头到尾的谎言,我凭什么要为了那种东西,赴汤蹈火乃至献出生命?你认为这是正确的,是可以被骑士精神所接受的事情?”

“所以呢,你想到底想怎么样”面对我的反问,骑士团长垂下头颅。

“有关教会的一切,命运计划也好,你口中的灾难也好,圣墙怎么了,母神又是怎么回事,安吉尔现在在干什么,还有圣乔治那边的情况把你知道的一切,全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我说道。

“圣乔治?”

骑士团似乎感到诧异,视线再次望来:“你难道不是在为他做事?““他没那个本事。”

我摇了摇头:“你似乎误会了,我并没有为任何人做事。非说有的话,我生在寒冬之城,我的父亲是斯卡利杰大公,南北皇室战争的事情,你非要插手,带人直接杀过来,险些让我父亲死在那个修女的手中,我为北境军做事,击溃你们,只是顺手而已。”

“只是顺手而已””

刺耳的话语,似乎再次将他激怒。

然而这一次,男人强压着心里的情绪,没有再像之前那般无能狂怒,只是脸上挂着不屑的冷笑,与我对视:“你杀了我那么多兄弟,凭什么还能在这里大言不惭,让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凭我可以决定你的死法。”

我心中毫无波澜,静望他的眼睛:“凭,也许我真的可以解决你们所担心的问题。毕竟,我也不想让帝国就此陷入毁灭的境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