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一章“封印”的松动

第十一章“封印”的松动

“哈!就你?”

塞什么团长嗤笑出声,表情愈发不屑:“解决问题?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自信?因为击溃了我的第四骑士团,击败了凯米兰特修女,这些事情,就让你以为有资格对抗那个发了疯的神明?“

“小女孩,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一些。”他的话让我忍不住眯起眼睛。

“哦,你还干掉了伍德沃德之森的恶神之躯。”男人继续说道,“那的确是很了不起的战绩,你能活着,是让所有人都惊掉下巴的事。我了解过那场旷世之战,那具神躯,不过是个没了火种的不完全复苏体,冰山一角的力量而已,可即使是这样,你都险些死在了那里你直面过那样的存在,为什么到今天还能说出这种话来?小孩子心性吗?你以为教会面对的是什么?”

“不管那是什么。”

面对骑士团长的冷嘲热讽,我依旧面无表情:“至少,我还敢站在它的面前,倾尽全力做出抵抗,而不是搞什么命运计划,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无数平民的牺牲上。”

此话一出,骑士团长的脸色蓦然僵住。

但他很快便又笑了:“你先前有一句话,说的不对。”“什么。”

“你说是你最成功的实验体,其实未必,像你这样不可控的小家伙,远远谈不上什么成功案例,无论你是否死去,教会都已经启动更优秀的备案了,命运计划的第四阶段,你并非不可替代,也许再过不久,就会在西尔加亚南部,诞生能够替代你的―—”

“你是指沉默之堡,对吗。“我突然插话,打断了他。随后,静静看着男人的脸色变化。

“沉默之堡出了什么事??“

骑士团长呆滞了足足两秒,他想明白了,再次陷入暴怒:“该死的!你们这些异端,该死的!你做了什么!你知道你做了什么!?那是人类最后的希望,最后的!!!你们这些该死的利己主义者,你们该死啊―—”

“收,声。”

嗡――

眼眸中猩芒再次绽放,数不清的画面,一瞬间闪过骑士团长的脑海,被鲜血藤蔓缠绕的巍然城堡,城堡上空悬浮的巨大眼睛,满城的枯骨,牢房里死状凄惨的人们,业火焚烧的教徒,干瘪焦黑的可怖尸体

一幕幕的惊心动魄,一幕幕的惨绝人寰,在“幻灭”之力的作用下,霎那间全部涌入男人的眼中,庞杂灰暗的信息,让那张原本愤怒的面容陡然变得扭曲,狰狞,他抱住脑袋,喘着粗气,咬牙让自己不发出痛苦的呻吟。

“看清楚了,这就是你们正在做的事情。”

我的话语依然平静,听不出任何起伏的感情:“口口声声灾难将至,却把责任强加到无辜平民的身上,用他们的牺牲,来换取你们所需要的力量。你觉得对于目前的西洲来说,究竟谁才是最大的灾难?你如果认为那样做是对的,为什么你自己不去当实验体呢?”

“你们的骑士精神是公正,是诚实,是牺牲是怜悯,你们成为骑士的第一天,就宣言誓死保护神的子民,可为什么你不让你的那些第四骑士团兄弟,去代替平民充当教会的实验体?无论是体魄还是精神,受过严格训练的骑士,都要远胜那些西尔加亚流民的吧。”

“所以为什么去死的是他们,而不是你们,不是你?“

“教会这样子做,拯救的究竟是平民,还是你们这些圣职者自己?““别!说!了——! !!”

血淋淋的,赤果果的质问,让面前这个还算有同理心的男人,情绪彻底陷入到崩溃的边缘,他捶着脑袋拼命喘息,将脸埋在牢房内的阴影里,许久,许久,“呜呜”哭了出来。

我没再开口说话,等他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又是很久过去。

“我一个将死之人”

男人哭过了,发泄过了,便低垂着头,用略带哽咽的声音对我说道:“罢了,罢了,你想知道的,我告诉你就是”

那话语声里,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抵触和防备。“不过,我也只能告诉你,我所知道的而已。”

接下来,骑士团长说,我听。

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详细给我说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从伍德沃德之森事件过后,以他的级别,所能参与和了解的一切。

实际上,在包括骑士团长在内,许许多多教会中高层的眼里,所谓“灾难”,一切事情的开端,是突然而至的,是让人毫无防备的,两年前神躯冲破封印,异端大举入侵西洲之前,他们都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

那场浩劫,最终在教宗大人的英明指挥下,在包括圣女玛格丽特、大主教安斯艾尔、教会第一骑士团审判之拳分团,以及圣诗班、诸位教宗骑士的不懈努力之下,以惨痛的,牺牲了两名最优秀的教宗骑士,希尔维嘉和安娜西丽丝为代价,最终阻止了异端释放其源泉恶魔,以此毁灭整个西洲的疯狂计划。

截至目前,这都是教会里大多圣职者们的认知。

然而西尔加亚战乱过后,第三骑士团覆灭,威廉姆斯家族失去了他们最优秀的长子继承人,那其中的过程和原因,第四骑士团长表示他虽然并不清楚,但也多多少少明白,那是教宗一派与圣乔治一派斗争胜利的结果。

而胜利之后的清算,理所当然,都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

威廉姆斯家族失势,连带着支持圣乔治的所有势力,都受到了很严重的牵连,几乎说是连根拔起也不为过。

那一年的年底,教会内部掀起的血雨腥风,差不多都摆到明面上了,几大主城教区,尤其是圣城,每天都上演神职者之间相互厮杀的场景,最糟糕的是,教宗安吉尔还是低估了圣乔治的抵抗之心,也高估了他解决这件事的能力

这是后来私下里大家说的话,在当时,乱象因为争执开始横生,无数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不可避免会波及到数不清的各国城民,于是,怨声载道的日子,便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只不过由于《教会言报》牢牢掌握在教宗安吉尔的手里,当时的言论还几乎是一边倒,所有人都在骂圣乔治枢机,骂威廉姆斯家族的腐败成性,加上教宗一派有意继续煽动民意,安排组织了“知行会”这样的民间势力,以”打砸抢”圣乔治币行的方式,让那些贵族、商人,甚至是神职者们,主教枢机在内,他们与各国诸多平民一起,都陷入了同样的恐慌之中-―那就是所有人的私有财产,存在币行里的,还能不能安全保住。

于是,币行大换血的行动,在那之后就顺理成章,迫在眉睫。

就连与双方势力都算不上有过多牵扯,属于教会中立派里的第四骑士团团长,以及他的家族,很多像他这样的人,都参与到了施压圣乔治币行的行动当中。

教会以数不清的,或真实存在,或子虚乌有,各种各样的罪名,凡是能想到的,全部安插在威廉姆斯家族、安插在圣乔治币行各大负责人的头上,对他们动用极刑,以雷厉风行的手段,清剿了圣乔治币行中所有威廉姆斯家族势力,与教宗一派亲好的罗斯修斯家族,成为了那场行动中的最大获利方,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逐渐制定、并掌控了新的币行体系。

而曾经在教会只手能遮半边天的威廉姆斯家族,则沦为罪族,多数成员都遭到了圣诗班的暗杀。

绝望之际,圣·乔治枢机终于肯现身圣城,与教宗安吉尔在圣殿教堂激烈交手,那场传闻中金光漫云的战斗,几乎摧毁了大半个圣城教区,也正是这场战斗,将所有的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圣职者们,全部都推到了风尖浪口。

那场战斗,最后当然是以圣乔治的失败而告终。

只是-—

“圣殿教区的损失,对于教会来说,虽然心痛,但不至于因此就陷入困境。圣

乔治在那时就算彻底失败了,可令我们没想到的不,应该说正是这场对抗的失

控,才得以让像我这样的人,搞清楚了教会隐藏千年的背后,那些只有枢机们和圣女,才有资格知道的一切真相。”

骑士团长如此说着,我便已经知道他在指什么了。没错。

那场战斗的后果,超出了包括教宗安吉尔在内,所有知情人的意料。

囚禁母神的地下监牢深处,名为“锁神链”的遗物骸骨,在他们两人巨大的力量对撞之下,被波及了。

“封印”提前松动。

本来按照教会的预计,“锁神链”的强大桎梏,应该还能再困住已经”堕落”的丰饶母神至少三五十年之久,“灾难”本不该在这个时候倏然来临,哪怕是失去了“诊所”里最优秀的病患,那个史上最年轻的教宗骑士,哪怕这个结果,让所有为之付诸过“努力”的人痛心疾首,“诊所”依然还有足够充裕的时间,借鉴以往成功的经验,创造出第二个、乃至第三第四个希尔维嘉来。

然而那场大战,让一切的可能与希望,皆数破灭。事情的走向,发展到了最坏的那个极端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