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二章“实验"败露

第十二章“实验”败露

“战败后,圣乔治被羁押在牢候审,那时包括我的家族在内,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到此就已经彻底结束,没想到”

没想到,这竟只是一个开端。

一个让神圣教会,陷入千百年来“至暗时刻”的灾祸开端。

公历1188年四月,就在圣城的朝圣日过去不久,人类英雄希尔维嘉的“葬礼仪式”还在满西洲的发酵,形成正面良好的公众影响,以抵消威廉姆斯家族带给教会的负面声音,民众因此对教宗安吉尔重拾信心,就在那样的结果逐渐产生时

同年五朔节的前夕,伊森贝尔王城北面的拉贝利尔大峡谷,一场惊天动地的山体滑坡,将教会私下在搞“人体实验”的事情,彻底暴露在公众的眼中。

“显然这是一场人为的,想要将教会彻底搞垮的阴谋。”

骑士团长如此对我说道,语气笃定:“我敢打赌,只有圣乔治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他这是在报复,毫无底线的报复,威廉姆斯家族的那些磊种,已经分崩离析了,一条条的丧家之犬,居然还能组织发动起如此庞大的人员网,他们一定还有大量流动的暗钱,我们查不出来的暗钱”

“山体滑坡”这事说小不小,说大其实也算不得大,以往各地的”诊所”也不是没有过病患出逃的意外发生,此类事情教会处理起来,经验早已相当成熟,本应很快就掩盖下去的事情,却在一些不明势力―—大抵都是威廉姆斯家族养的爪牙忠犬―—的推动之下,流言蜚语先是在王国上层贵族之间传开,并在那之后的半年里-发不可收拾,传遍西洲各地大大小小的酒馆。

起先的时候,教会是想全力镇压的,命知行会的人夜晚巡视酒馆,一但抓到散布留言的人,连夜审问,第二天便以异端罪拔了舌头,火刑示众,到后来连骑士都参与到这些事情当中,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些抓到的“罪人”里,绝大部分都只是普通的平民,与威廉姆斯家族没有任何关系,他们说所的一切话,都只是醉酒后在乱嚼舌根,发泄情绪而已。

而这样的人,越是镇压便越压不住,反而只会激起更多人的不满,教会的行为在平民们的眼中,逐渐成了欲盖弥彰的荒诞举动,越是重视这件事情,谣言就显得越是真实。

某一天起,当民众心底的怨恨大过了恐惧,当他们身边的所有人都坚信这件事情,那就是教会末日倒计时的开启。

“可如今回过头来再看,或许倒计时的指钟,早在那之前,就已经悄悄动起来了吧”

镇压行动在后来的戛然而止,并非全是因为圣殿教堂的高层们,开始意识到他们已经中了圣乔治那条老狗的阴险算计。

事实上更多的原因,是他们在不久之后,已经没有任何的余力和财力,再去认真应对这件事情。

据骑士团长所说,换成我自己的理解,在当时,圣城理事会其实已经拟好了新的措施方案,他们决定要”故技重施”,就像二月份通过营销我的“死”,来转移民众视线的办法一样,教会想再度制造出一个超热点事件,印在言报的“头条版面”,而后大肆发行-―事件都已经决定了,甚至连标题都早已想好:剑圣莱恩力破异端城!恩典天枰骑士团铁蹄踏响东洲,斩杀异端首领,邪教真理之门宣告覆灭,和平的时代终要迎来!

他们将以这一天设为新的节日,号召各国置办庆典,举洲狂欢――“神的子民”们是很好忽悠的,只要能让他们感到巨大的安逸,那些旧的,威胁到自身的概率其实很小的“不安逸”,很快他们就会忘记。

然而这项措施,最终却胎死在腹中。

没能落实下去的最大原因,是还不等剑圣老先生从东洲传来好消息,甚至恩典天枰带队剿灭异端老巢的人选都尚未正式确定,位于阿贝多利亚圣城的教会言报机构,突然间就被人连夜一锅端了。

而动手的,当然只能是言报机构自己的人。

那一晚,圣城城内突然传出惊天爆炸,毁灭的金光冲天而起,包括西洲最大的印刷工坊在内,几乎整条街的建筑都被一扫而空,而那条街正是为《教会言报》工作的神职者们的住所,也因此整个言报机构,除了爆炸的始作俑者以外,没有人能从那场灾难中侥幸逃离。

而做出这种丧心病狂之事的人,很快就被闻讯赶来的监牢执行官们抓住,一番酷刑审问过后,得知其只是一名拟稿的修士,之所以走向极端的理由,居然是听信了教会实验的事,身为神职者心怀愧疚,几次想要通过职务之便,向神的子民们愤慨发声,却始终都被上层压了下去,心灰意冷之际,觉得这样的机构只能为腐败者的谎言创造便利,蛊惑世人盲信,于是一怒之下,做了不可挽回的事情。

离谱的是,那些向来擅长逼供,喜欢滥用酷刑,心思却极度缜密的地下监牢执行官们,居然毫不怀疑,全部都信了这通鬼话,以”个人极端行事”为由,草率结案。

此事震怒了教宗安吉尔。

他在理事会上拍桌怒吼,并下令让人彻查,拥有如此威力、能瞬间炸毁一整条街的媒介球,对方一个小小的修士,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然而两个月后,监牢方对此给出的回复是:查不出来源,罪人已经在牢房里自尽了,根据目前情报的导向,八成是圣乔治那老货干的勾当。

“废话!”

骑士团长说道此处,横眉怒目:“就连傻瓜都知道,这是圣乔治那老东西的手段,他心里早就恨死了言报机构,可在当时,他人还在牢里,圣城的封锁又向来严密,那种威力的媒介球,不可能流落到外人,或是黑市之类的手中,只可能通过教会的渠道获得,而且能做出那东西的,放眼整个圣殿教堂,也都屈指可数,就那么几个人!谁在帮圣乔治?谁敢帮圣乔治?!”

“西蒙那个老滑头,坐着圣城监牢长的位置,尸位素餐,长一张吓人的脸,净只会吃白食!只会敛财!他敢查谁?他谁都不敢查,谁都不想得罪!绞尽脑汁的糊弄教宗大人!”

在骑士团长口中,那位叫做“西蒙”的监牢长简直罪大恶极,他就差说对方和圣乔治穿着一条裤子了——只因为没有证据,我意外发现这家伙倒是个坦荡之人,没证据的事,即便是在我这里,他也不会随便就泼对方脏水―-而西蒙之所以敢如此糊弄教宗,是因为那个时候,理事会已经岌岌可危,教宗即便再怎样发怒,也不会让事情变得更混乱了,他不可能再制裁任何一位圣殿高层。

所有人所有的精力,争分夺秒,都只疲于周旋两件事情。

一个,是流言广泛发酵之后,且不说教会在西洲的信誉度大幅降低,逐渐已经开始有不同地方的人在组织闹事,相比起这一点,来自教会乃至圣城内部的家族,那些拥有威望,神明虔诚的信徒们,又或者像团长这样的骑士们,相对于普通平民的捕风捉影,他们是拥有求证事实的渠道的。

且事情败露到这一步,这类人想要查清真相,其实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他们之中的一部分人,有能力动员、甚至本身就是”猫头鹰”的成员。

所以,他们很快就发现,早在圣乔治还掌握着币行的时候,教会里就有人通过私下的运作,让每年来自各国的税款、募捐款里,有大笔的金钱流向模糊不清。

而这类暗箱操作,几乎是瞒着所有人在进行的。那些钱究竟去了哪里?

是否真的是用在人们口中所谓的“实验”上了?可实验的形式,目的又是什么?

是谁在背地里,做着这种丧心病狂的勾当?

而且看上去,他们已经做了很多年,很多很多年了。

这些人最后所能追溯到的,钱币流向的源头,仅仅就只有用于“医疗技术的改善与药草学研究发展”这一模糊概念,然而这类事情究竟是否存在,是否真的每年都要用掉这么一大笔的钱,在许多威望圣职者们的心里,都是非常清楚的。

而他们在查证之后,发现这一切的导向,最终都流往了神圣教会里那位最高的存在,也就是教宗大人的身上。

于是——

明里暗里的施压,质问,一股脑全都涌向了圣殿教堂。

与此同时,那第二件事,也是最严重的事。桎梏住发狂母神的“锁神链“濒干崩溃的边缘,属于古老神明的遗骸产生了不可修复的裂痕,承载的神力开始外泄,污秽之躯尝试挣脱封印的次数愈发频繁,教宗安吉尔、理事会成员出入监牢深处的次数开始逐渐增多,滞留时间也愈发变长

这当然是骑士团长过后几个月才终于弄清楚的事情,但在当时,身处圣城但却仍不知情的一些教会高层们,都已经渐渐察觉出不对劲了。

而后,同时面临这两件事的巨大压力,面对数不清的质疑矛头,教宗安吉尔难以承受,他没有办法了,不得不开始对那些或许帮得上忙的神职者们,袒露实情。

那其中就包括第四骑士团团长,以及他的家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