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230章

东京赤坂桧町3番地黑龙会本部,即内田良平宅内,田中义一正和内田良平坐于茶室内手谈,头山满则在旁观战。

内田良平看着棋秤上的黑白子形势,终于投子说道:“这局算我输了。”

田中义一悠闲的捡拾着棋盘上的黑子,口中则打了个哈欠后说道:“那么我就欠你900日元了,我们开始下一局吧。”

内田良平却是不愿意再继续下去了,他把右手按在棋秤上,看着田中义一说道:“我们从昨日中午下到现在,除掉睡觉的时间,也已经超过20个小时了,田中大臣,难道你就没有公务要办理了吗?”

田中义一把手上的棋子归拢到木盒中,这才不慌不忙的说道:“我请了三天假,正想着好生休息休息。公务么,等假期结束再办也来得及。”

内田良平的视线和田中义一对视良久,终于带了几分怒气说道:“田中大臣至于做到这种程度吗?他现在还不是中国的总统呢。”

田中义一神情不变的说道:“这有什么区别吗?中外皆知,今日中国说了算的并不是北京的那位孙总统。虽然我对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但是他不可以在日本出事,这也是山县元老和军部的意思。内田先生陪着我下几天围棋,有这么难吗?” 1

内田良平咬着牙说道:“为什么?从过去十年中国的变化来看,他正是大亚细亚最大的拦路石,正是他的出现使得我国十万健儿的鲜血白白流淌在了朝鲜和满洲的热土上。

以我对于中国人的了解,过去中国的精英不过就是一帮官僚,他们没有理想,没有看清世界大势的眼光,只有蝇营狗苟的权谋心术。对于这样的中国人,我们只要奋然一击,他们就会跪下了。 2

我们过去讲保全中国论,是因为中国人的秉性使得他们专注于内斗,没有日本的保护,中国就会被列强所瓜分,而一旦让列强控制了中国,日本就危险了。

但是现在一个强大的中国正在崛起,如果我们不能打断中国崛起的势,以东亚之狭窄,岂能容的下日本和中国两个大国?大亚细亚是以日本为领导的黄种人联盟,不是由中国人领导的旧华夏秩序。

这个人的出现,不但改造了中国人的精神,还在摧毁日本领导大亚细亚联盟的文化基础,他所鼓吹的社会主义正在迷惑日本的年轻人,让这些日本的年轻人背离了日本的国粹。

吾辈正欲为国尽忠,效法博浪沙一击,元老和军部为何要出手阻止?” 4

对于内田良平的愤怒,田中义一是能够理解的,由玄洋社到创建黑龙会,内田良平就是日本最为坚定的大陆政策的支持者。但是随着共和党的出现,革命委员会的强势崛起,黑龙会的势力在中国遭到了接近毁灭性的打击,虽然军部也出了点小力,但归根结底还是共和党对于东北社会的改造使得大陆浪人的存在土壤被消灭了。

而随着革命委员会对于东北的开发,一部分知识分子从黑龙会退出,一些财阀也缩减了对于黑龙会的支持,毕竟革命委员会的出现已经改变了中国东北的现状,这个时候还试图把满蒙从中国分割出来或扩大日本在满蒙地区的特权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些知识分子和财阀不过遵照现实主义做出了选择而已。

不过这对于黑龙会来说无疑就是一个重大的挫折,黑龙会之所以能够区别于之前的玄洋社、东亚同文馆等组织,靠的就是有知识分子为黑龙会的理想背书和散播舆论,这才有了对满洲有兴趣的财阀们的投资,从而让这些穷困潦倒的大陆浪人获得了参与政治的身份。

凭借着黑龙会的势力,内田良平甚至可以给元老和内阁直接上书,但是一个日渐衰落的黑龙会则是不会有人理睬的。而黑龙会把大量的精力花在了进出大陆的研究上,如果国家抛弃了大陆政策,那么黑龙会这么多会员该怎么活下去?为国尽忠,也不能喝西北风吧。 1

不过内田良平、头山满等人虽然过去和同盟会关系密切,看起来就像他们能够操纵中国革命,把中国的革命党人玩弄于鼓掌之上,但现实却是,辛亥革命成功之后,孙中山立刻就开始和黑龙会进行切割了,犬养毅甚至都没有劝动孙中山拒绝南北和议。

内田良平对于孙中山虽然很气愤,觉得孙对待黑龙会的态度和元老们对待大陆浪人的态度差不多,用到你的时候和你称兄道弟,用不到你的时候就把你搁置一边。但是和那位吴川相比,他又觉得孙才是黑龙会最想要的中国领袖了。

毕竟孙再瞧不起黑龙会,却也不得不向黑龙会低头,但是吴川完全就是把黑龙会当成了罪犯来处置了,在革命委员会的治下,黑龙会根本没有生存的空间。

在屡屡图谋回到满洲的计划都宣告失败后,一部分黑龙会的骨干主张不和共和党玩了,还是去南洋发展算了,那里的土人和荷兰人可比中国人好对付多了。但是内田良平终究是不甘心,他对身边的亲信这样说道:“下南洋虽然也是一条出路,但是下了南洋之后,大陆政策就等于是真正放弃了。

中国占有大陆,日本占有海洋,这听起来很美,但是中国真的会放弃海洋吗?拥有5万万人口和大半个东亚大陆的中国一旦统一,并如满洲那样建设起来,日本真的能够挡住中国向海洋的扩张?

更何况,日本一旦转向南洋,也就意味着过去和列强协调分割中国的外交政策结束,转而要同欧美列强争夺海上之权益,那么我们和中国之间的关系要如何确定?我们同列强对抗的越是激烈,就越不能得罪中国,最终不就回到了历史上的常态,重新成为了中国的附庸了吗? 6

皇国数千年来才抓住了摆脱被中国操控的机会,难道我们能够就此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的看着日本的未来重新坠入深渊?”

内田良平觉得,一切之根源都在于吴川,只要除掉了这个人,那么也许中国和东亚就会回到正常的历史轨道上来了。只是他不能理解,山县元老和军部为什么要阻止自己。 4

田中义一沉默了许久后说道:“因为现在的日本比中国更危险,米骚动和社会主义理论的传播,正让日本的底层国民对藩阀、财阀充满了愤怒。

相比起此时发起一场对外战争,现在的日本更需要一场社会改造,把国民已经歪斜的价值观纠正回来。否则的话,这场对外战争只会引发国内的革命,就如俄国的十月革命一般。”

内田良平不解的看着田中说道:“这怎么可能,一场对外战争只会重新凝聚国人对于国家的忠诚,怎么可能引发国内的革命?我国同俄国不同,我们没有列宁。日清战争、日俄战争,那些反战的国民不是都被全国上下所唾弃了吗?而且,那个人死去了,共和党中还有谁能担负起领导中国的责任?他们只会为了空出的那个位置自相残杀而已。也许日本和中国根本不会发生什么战争,最多也就是交出一个有地位的人负责,我并不介意承担这个责任。” 3

田中义一看着内田,脸色变得冷峻了,他冷冷的说道:“我现在能够理解,为什么黑龙会会在大陆处处碰壁了,内田先生你对于共和党的情报也收集的太少了。宋云桐、朱和中、梁廷栋、耿谨文虽然难以和那位相比,但是在那位建好的框架下行动却并不困难。如果那位离开,共和党就四分五裂了,那么他去欧洲那么久就该显露出问题来了。

既然共和党内部没有问题,那么那位在日本出事,就不是交出你可以解决的问题。日本的国民会支持对外战争,但是他们不会支持一场必然失败的战争。就目前共和党的情况,一旦那位出事,共和党也许就会全面和美国结盟了,那么日本就会陷入两面作战的困境,英国根本不会插手这场战争。

那么这场战争的最终结果就是,帝国失去朝鲜和太平洋及南洋诸岛。之后,帝国将会被牢牢锁在日本列岛之上,然后看着中美一点点的清理帝国在亚洲的影响力。你的性命可不值这么多。

此外,你的的行动也会把军部拖进深渊,原首相一定会借助这个机会打击军部的力量,谋求建立他所设想的平民政治体制。

所以,内田先生,请你不要再做什么无谋之勇了。否则的话,黑龙会就站到军部的对面去了,我想你还是好好和头山满先生谈谈吧,我先去找个地方小睡一会。”

看着田中义一起身离开房间,内田良平挺直的腰板终于松弛了下来,他看着面前一团乱的白子,不由叹了口气说道:“难道大陆政策真的走到尽头了吗?” 5

头山满把棋秤上白子一一放入木盒,然后拿出一枚棋子放在天元上后说道:“旧的棋局结束了,但是我们还可以再开新局,可要是继续执着于旧棋局的话,我们就会成为弃子。黑龙会剩下的力量,总不能如此轻易的放弃吧…”

站在镰仓长谷寺的见晴台上,整个镰仓海滨都历历在目,山下山的日式民居和弧形的海湾构成了一副绝美的风景画,杨云锦依偎着李润石的胳臂不由赞叹道:“这里好像一副古时的山水画啊,可惜我们来的时候不对,这个时候樱花和紫阳花都没开,据说那个时候才是长谷寺最美的时候。”

这样放松的旅行对于李润石来说也很少有,毕竟他在国内的旅行主要还是为了增广见闻和了解社会的实际情况,虽然能够领略河山之壮美,但是心情不会如此刻这般放松,宛如是回到了在长沙读书时和同学一起外出游山玩水的时代。

李润石低头看了看妻子兴奋的样子,不由温柔的回应道:“嗯,下次我们等樱花盛开的时候再来。” 1

杨云锦想了想说道:“下次应该让父亲也和我们一起来。”

李润石莞尔一笑道:“就不知道老师,嗯,父亲挤不挤的出时间。只不过…”

听着丈夫说了一半又住了嘴,杨云锦不由有些好奇的追问道:“只不过什么?”

李润石注视着山下静谧的镰仓小城许久,方才缓缓说道:“只不过日本并不像我们看到的这座小城这么宁静,现在的日本,就像是一座等待喷发的火山,岩浆已经在地下缓缓流动起来了。不知道我们下次过来,还能不能看到如此宁静的小城。”

杨云锦有些不解的说道:“可是日本不也在战争中赚到了许多钱?我看横滨周边树立起了好多全新的房子,我们这两天遇到的日本人也很和气,街上并没有满是怨愤的日本人啊。”

李润石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看到的不是日本的全部,其实在日本的报纸上才能一窥日本的真实社会状况。日本的富豪或者在股市中赚了一点钱的小资产者,现在都忙不迭的搬离了城市中心,在郊外建立自己的住宅,我们看到的正是他们的生活,所以你会觉得日本很好。

但是在报纸上却有着另外一个日本,在那个日本国里许多无产阶级找不到工作,家庭主妇抱怨只涨物价不涨工资,不过看起来这些无产阶级的声音并不受到关注,因为大多数报纸上的新闻都是今日股票涨了多少,宝冢歌剧团今天又上演了什么剧目等等。

日本社会正日益分裂为两个对立的阶级,上层阶级的生活让底层阶级难以想象,也难以企及。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资本家可以为了看一场宝冢歌剧团花掉他们一个月的生活费甚至还不止,却不愿意增加一点工人的工资,而这本就是他们的劳动所得。

而上层阶级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底层民众整天把一点点水费和伙食费看的比天还大,不能不抱怨的努力工作,平时再多读一读西方的名著以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他们觉得,这个时代到处都是机会,只要你抓住了也能和他们一样成为人上人。

但是这些上层阶级始终没有搞明白一个道理,他们的财富正是来自于对无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也许会有几个幸运的人能冲上去,但大多数的无产阶级终究要在底层受苦。无产阶级需要的不是一两个叛徒,而是整个阶级的自由…”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