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进书架
番外 二条路线

1932年12月1日,南方局书记李润石和广东省委书记彭汉育同粤汉铁路建设指挥部的一干人员在广州车站登上列车,他们将乘坐此趟列车前往汉口火车站,以此宣告从1900年动工的粤汉铁路终于建成通车。

这条二千四百余里的铁路从投建开始就一直困难重重,不管是满清、北洋还是国民党执政时都没有起色,1922年党执政之后,先是提出了1922-1926年的一五计划,在一五期间先是完成了哈尔滨过外蒙抵达迪化、包头到兰州、宝鸡到兰州、宝鸡到成都的铁路线,还重组了汉冶萍公司和粤汉铁路的股权,将这两个满清遗留下的最大财产收归国有。

吴川履行第二任总统的任期内,又推动了1927-1932年的二五计划。二五期间,汉冶萍公司变为了武汉钢铁集团,年产钢铁突破了30万吨,这虽然远远超出了张之洞的预期,但是此时的武汉钢铁集团在国内钢铁企业中却排不到第四。

中国鞍山钢铁公司,1932年的钢铁产能是320万吨,排名国内第一;佳木斯钢铁集团年产钢铁180万吨,排名第二;唐山钢铁集团年产钢铁150万吨,排名第三;青岛钢铁公司年产钢铁125万吨,排名第四;本溪钢铁公司年产钢铁90万吨,排名第五。至于和武汉钢铁集团一个层级的,还有山西、包头、新疆、巴音图门等钢铁厂。

按照统计局对于世界各国粗钢产能的调查,1932年世界粗钢的总产量是1.4亿吨,中国的粗钢产量占了世界总产量的世界粗钢总产量:12100万吨,中国粗钢产量1726.2,占世界产能的12.33%,排名世界第二。

世界粗钢产能第一是美国,1932年突破了6000万吨,世界第三是德国,不到1700万吨,恰好是英法两国粗钢产能的总和。日本的粗钢产能突破了300万吨,苏联的钢铁产能刚好是日本的一倍。 1

统计局因此发出警告,世界钢铁产能已经呈现过剩,占有成本优势的美国钢铁正在冲击世界钢铁的价格。如果世界各国不能联合起来解决资本主义强国工业产能过剩的问题,那么一场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危机将会爆发。

1932年3月,第三次就任总统的吴川在宣誓典礼上提出了第三个五年计划,10月份又在青岛的亚洲经济论坛上发表演说,认为世界各主要资本主义强国应当考虑各殖民地的政治自由放开和经济建设问题,吴川当时说道:“19世纪是资本主义的奇迹,也是人类历史有记载以来创造了最大财富的一个世纪,从这一点来看资本主义在19世纪是先进的。

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资本主义奇迹的背后是无产阶级和被殖民地区人民的血泪和痛苦。进入20世纪之后,各主要资本主义强国的社会生产力已经可以让整个人类的生活提升一个台阶了,但是各国无产阶级和被殖民地区的人民并不比19世纪的伦敦和巴黎工人生活的更好,这说明资本主义出了问题。

根据我国的调查,世界钢铁产能已经出现了相当的过剩,但是对于世界来说钢铁依旧是缺乏的,因为在非洲和亚洲和拉丁美洲的很多地区,很多人依旧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他们不是生活在科技昌明的20世纪,而是在黑暗的中世纪。

因此,占有了世界大多数财富的资本主义强国,应当对人类的未来负起责任来,帮助这些地区的人民进入到20世纪,而不是一味的从他们身上榨取财富。”

吴川的讲话令参加会议的日本、英国、法国、荷兰的代表非常的尴尬,甚至连一向和吴川政府交好的美国人,也对这番讲话保持了沉默。不过,吴川的讲话通过广播和报纸流传到世界各地后,他的讲话却得到了与会和不能与会的亚洲各地区民众的支持。

一五计划的完成已经让中国的工业产值超过了农业产值,也让欧美列强失去了继续把中国当成可以殖民对象的动力,中国二五计划的完成和苏联一五计划的完成,斯维尔德洛夫领导的苏联和吴川领导的中国之间所展现出的亲密关系,也使得欧美进一步警惕起两个大陆大国的动向。

吴川的这番讲话激发了世界各殖民地民众试图改变自身痛苦处境的情绪,也因此进一步推动了在共产国际领导下的各殖民地地区的解放运动。欧美的主要资本主义强国,包括日本这样的后发资本主义国家,对于吴川提出的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原罪和先进国家帮助落后国家的理论都提出了激烈的批评,试图以此消弥殖民地社会民众的不满。

当然,因为各资本主义国家所处的地位不同,他们对于吴川所代表的中国政府的立场所持的观点也是不一致的。比如,法国和日本虽然不满吴川的讲话,但是法国和日本都不愿意和中国发生正面冲突,因此他们一边否定了本国资本主义的原罪,一边则以对殖民地的开发为理由,表示自己并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资本主义强国。

英国人则毫不客气的指责吴川的讲话是煽风点火,英国人在泰晤士报上这样评论道:“通过两个五年计划,今日的中国已经成为了一个工业强国。但是这个工业强国却拒绝承认自己是资本主义国家,中国人似乎忘记了,他们用来发展五年计划的资金是靠着欧洲人相互厮杀流血积累下来的…假如资本主义真的有原罪的话,那么中国也是其中之一,而不是例外…已经去世的列宁曾经说过,中国距离社会主义还是有些距离的,我们希望吴川总统能够记得这句话。”

英国人之所以那么硬气,因为中国每年进口一千万吨铁矿石,其中八成都出自澳大利亚,而随着中国钢铁产业的快速发展,澳大利亚的煤矿和铁矿正在急剧的提升产能,据说伦敦有意把西澳大利亚分离出来单独设立一个英国直管区,再加上英国控制的马六甲海峡,中国和英国之间形成了利益相互损益的关系。 2

美国内部形成了两种意见,银行家的愤怒和进步主义者的支持,向这些亚非拉殖民地的无息、低息贷款,显然是不符合美国银行家的利益的,但是对于美国进步主义者来说,能够进一步瓦解英法的殖民体系,这当然是一件好事。

至于德国,社民党对于德共的背叛,使得德国工人阶级日益分裂成左右两翼,在英美银行家的贷款支持下,德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压制了国内的社会矛盾,温和的社会主义者占了上风。德国的舆论偏向于支持吴川的讲话,认为殖民地应当逐步获得解放。

不过在这些意见的背后,欧美主流政治家的看法是一致的,随着中国国力的恢复,中国人正将目光从国内建设转向了国外,试图恢复历史上中国在世界的地位。这也令不少欧美政治家觉得,十年来风平浪静的世界,也许要重起波澜了。

但此时中国的政治人物更为关注的依然是国内问题,在火车上李润石和彭汉育占据了一个包厢,刚好让两人能够安静的讨论一些问题。在闲聊中,彭汉育很快就把谈话内容引入到了当前党内两种声音的讨论上,“…张、瞿、刘三人最近都发表了文章支持主席在青岛的讲话,他们在文章中强调了资本的作用和比较工业优势的看法,认为对于南方山区的投入和发展完全是得不偿失。

因此在解放了长江流域、珠江流域等交通便利的地区后,对于交通不便利的地区可以缓一缓社会改造,把当地的人才引入到工业区进行思想改造,然后等这些人有了觉悟之后自己去改变家乡…你说,他们说的这是人话吗?”

对于彭汉育的愤怒,李润石可以理解,一五计划和二五计划的完成,进一步增强了北方的力量,特别是在几条铁路线完成之后,西北除青海,四川除康藏地区外,都已经彻底被中央所控制,并开始了全面的社会改造运动。

但是,两个五年计划的完成,在极大的提升了北方地区的生活水平后,也令年轻一代开始出现了想要成为工人阶级,鄙夷农业劳动的倾向。还有就是地区间的经济发展越来越不平衡,不要说东北的工人阶级对进入关内生活有抵触,就连华北地区的工人,脱离农业不过七八年,但是已经开始有人拒绝去四川、甘肃这些地方建立新工厂了。

【76看书】

想到这里,李润石心里也是沉甸甸的说道:“即便是完成了二五计划,全国的工人加上手工业者也才接近五千万人,而我们现在已经突破了六亿人口,青壮年劳动力至少有3亿人,工业人口不过占了总劳动力的六分之一,农业人口依然是大多数。农民运动,乡村革命,改造旧中国,都必须要从农民着手,张国焘他们这是想要把白菜心掰下来吃掉,把大半个白菜帮子给丢了。但殊不知,没有了白菜帮子,哪来的白菜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