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三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шanbentxt.coM

对于谢苗局长找回来的药片,谢尔盖上尉只是撇了一眼,这些药盒大多被踩的不成样子了,他都懒得仔细去查看是什么药物。不过这个世上除了阿司匹林之外,难道还会有什么有用的药片吗?

略过了这点发现之后,谢尔盖上尉便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谢苗局长的汇报问道:“那么他们有没有见过,和这位中国人在一起的什么人?”

谢苗局长正想回答,路人连这位中国人都从来没见过时,看到谢尔盖上尉不耐烦的脸色,他又硬生生的改口道:“不,他们没见过这样的人。”

谢尔盖上尉对着佩奇.开普兰摇了摇头说道:“看来只能把他交给当地的警察局了,开普兰先生,我们还是先把自己安顿下来,回头再关注这件事吧?”

就在佩奇.开普兰还在思考的时候,吴川突然打破沉默对他说道:“记者先生,我的老师也是一位美国人,他可是您的同胞,您可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啊。”

佩奇.开普兰诧异的再次注视着中国人,并严肃的问道:“这位先生,你可不能为了脱身而信口开河。你的老师是一位美国人的话,那么他叫什么名字,又是什么身份,又教了你些什么?”

开口之前还有些犹豫的吴川,此时已经顾不上对方言语中的威胁之意了。他只知道一件事,若是不能引起对方的重视,他可不能保证自己会被关押到什么地方,一个来历不明的中国人的生死,恐怕引不起多少关注的。

“是的,我的老师是一位美国人,是一名医学教授,是格雷戈·豪斯教授。这位记者先生您知道哈佛大学吗?”

“当然,我就是哈佛大学毕业的。你说的这位格雷戈·豪斯教授,是我们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教授吗?”佩奇.开普兰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吴川楞了一下,马上恢复了平静说道:“不,现在还不是。豪斯老师已经接到了哈佛大学的邀请,只要他一回到美国,大约就会前往哈佛大学就职了。”

“哦?”佩奇.开普兰不动声色的继续追问道:“那么,之前格雷戈·豪斯教授在什么地方任教?”

“普林…斯顿大学,您了解吗?”

“奥,当然…嗯,我对普林斯顿大学的拉格比足球队比较了解。好吧,那么你的老师豪斯教授为什么要把你带来俄国?他又为什么在这里消失了?”

吴川一时想不出该如何回答对方的问题,他下意识的张望了下左右,看到了谢苗局长手上捧着的药盒,方才意识到自己左手提的塑料袋已经消失了。他旋即脑子里就冒出了一个想法,对着美国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老师之前接到了一封来自俄国的信件,上面写着几个化学方程式,他按照这些方程式合成了这些药物。只是老师发觉,这些药物虽然有效,但是副作用极大,为了能够研制出更好的药物,他就辞去了大学的教职,来到俄国寻找寄出信件的人。

至于为什么要带上我,老师需要一个助手,但又不希望这些药物的消息传播出去,于是便带上了在美国和俄国都没有什么人际关系的我…”

虽然这位中国人说的含含糊糊,佩奇.开普兰倒是以美国人的思维理解了对方没有说出来的意思。在当今的美国,任何能够带来金钱利益的知识或技术,都应该被小心翼翼的保护起来,免得被那些无耻的商人给盯上。

看来这位格雷戈·豪斯教授从俄国人那里的确发现了些什么,他对此倒是不怎么感兴趣,不过这倒是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分散谢尔盖上尉和当地警察注意力的机会。

佩奇.开普兰忽略了中国人话语里的诸多漏洞,只是抓住了对于自己有利的消息,向着身边的谢尔盖上尉抗议道:“上尉先生,恐怕我不能将他就这么丢给本地的警察,这里面毕竟还牵涉到一名尊敬的美国教授失踪的问题。而且这位中国人也不是罪犯,而是一位受害者和见证人,我希望在完全核实他所说的言论之前,或者说是找到豪斯教授之前,先让他跟在我们身边。”

谢尔盖上尉的脸顿时有些僵硬了,他冷冷了撇了一眼中国人之后,方才对着佩奇.开普兰说道:“这恐怕不太妥当吧,开普兰先生。这只是一个中国人,他说的话未必是真话,也许只是为了逃脱他丢失通行证的谎言,怎么可以作为一名美国教授失踪的证词呢?”

佩奇.开普兰扬起了嘴角,嘲讽的向上尉说道:“我不清楚俄国的法律是怎么制定的,但是在我们美国,只要你没有证据证明他说的是谎言,或者这位先生是一个不道德的人,那么不管是总统先生还是普通民众,他们的证词在法律面前效力都是一样的。

如果上尉先生您执意要将这位先生和我隔离开去,那么我只能遗憾的向彼得堡的美国公使报告,请求我国的公使和贵国政府交涉,让彼得堡出面寻找那位消失,或者解救被人绑架的豪斯教授了。”

谢尔盖上尉盯着美国人的眼睛看了许久,终于还是没敢把事情闹大,他小声的解释道:“开普兰先生您似乎说的有些夸张了,这里距离莫斯科还不到200公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猖獗的盗贼绑架一名外国人…”

佩奇.开普兰毫不退让的回道:“刚刚上尉先生在马车里,可没先现在这么乐观。你之前还在说俄国的社会革命党都是一群疯子来着,绑架一名外国人可比袭击政府官员简单多了。难道说,上尉先生你想要拿一名美国人的性命去赌这位中国人说的话是真是假吗?”

看着美国人气势汹汹的样子,谢尔盖上尉终于有所动摇了,上级指派他陪着这位美国记者,目的是防止对方给政府找麻烦,可不是让他过来和对方制造冲突的。要是真的让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就算他不会因此受到什么惩罚,恐怕也要被上级视为无能之辈了,这是他所不能忍受的评价。

谢尔盖上尉看了看一旁紧张关注他们交谈的中国人,虽然这个中国人的样子和他记忆中的中国人模样有不少出入,但中国人也只是中国人而已。他不觉得柔弱的中国人在他身边能搞出什么阴谋来,想到这里,谢尔盖上尉终于退让的向美国人说道。

“好吧,如果你愿意负担他的住宿费用的话,我可以准许他和我们住在一处。但是,这只限于情况证实之前。我倒是认为,也许豪斯教授只是有事先离开了,而不是什么被绑架。我会发一封电报给彼得堡密探局,让他们查一查豪斯教授最后出现的位置。”

佩奇.开普兰听后,便转头向中国人问道:“这位先生,我可以先借给你一笔旅费,你是否愿意暂时跟着我们?只要找到豪斯教授,或是彼得堡美国公使馆能够证明你的身份,你就可以获得自由了。”

“当然,当然愿意。实在是太感谢您了,开普兰先生。只要能够找到老师…”吴川立刻伸出了双手热情的握住了对方的手,一边赞美着对方的好心肠,一边在心里感谢着美剧天堂。如果不是豪斯医生这部精彩的医学剧,他还真描绘不出这么一个形象的美国教授。

看着对方身上肮脏的样子,佩奇.开普兰不动声色的抽出了被吴川硬拉住的手,然后微笑的说道:“这样,你就和本地的警察局长坐一辆马车好了,他的马车内还有空位…”

一旁的谢尔盖上尉却突然插话打断了他说道:“其实我们的马车足够大,坐四个人都没有问题。谢苗局长既不会中文也不会英文,这位先生在路上一定会很闷。

既然你们都来自美国,想必一定有不少内容可聊的,而且我的业余爱好就是化学实验,不如就让他和我们坐在一起,这样路上倒是不愁没有话题可聊了。”

在谢尔盖上尉的坚持下,吴川终于和两人坐上了同一辆马车,虽然心中极度不安,但吴川在上车之前还是从谢苗局长那里取过了那些药盒。在电脑包消失之后,这些药品就是他最后的保障了,他觉得这些药片可能会对自己有所帮助。

不懂中文和英文的谢苗.尼古拉耶维奇,虽然不明白谢尔盖上尉、美国人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中国人谈了什么,但是看到中国人被邀请上了上尉坐的马车后,他立刻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不再把吴川当做那些普通的中国人来看待了。

他不仅将手中的药盒交还给了吴川,还下令让跟随的巡警赶跑了几个想要向中国人索要医药费的下流胚子。嗯,虽然吴川自己说是被人袭击了,但是他身上的伤势可比另外几名头破血流的路人要轻的多,显然他在学校散打社团里锻炼出来的身手,还没有完全荒废掉。

这些追打他的俄国平民,不管是体格还是身手,和数十年后的俄国人可差的远了。在突然爆发的街头斗殴中,一开始就被活动起来的吴川打伤了三、四人。如果不是后来有更多的路人围上来,吴川还真不用逃到马路中间来。

如果吴川只是一个没有来历的中国人或是日本人,谢苗.尼古拉耶维奇自然会向着本国同胞,把吴川带回警局去好好的折磨一番。但现在对方既然能够和彼得堡下来的贵客搭上关系,他自然就偏向了吴川,将这些无事生非的下流痞子给臭骂了一顿。

虽然周边围上来的路人大叫着不公平,不过在谢苗威胁着要把他们统统带回警局询问,调查他们和抢劫外国友人的盗匪有没有关系,才让这些愤愤不平的围观者闭上了嘴,而那些受伤的路人也只好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提示:浏览器搜索(书名)+.{完,本,神,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