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十九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шanbentxt.coM

不管是中国的衙门还是俄国的自治会,一旦你打开了进入其中的大门,那么接下来在门内的行走办事反而是一片坦途了。

说到底,围墙用来隔开的,不过是那些不够资格进入这个圈子的人。一旦你证明了自己有进入这个圈子的身份,那么就没有什么人会主动跳出来为难你,毕竟能够进入这个圈子的存在,也就意味着拥有着一定的社会资源,谁会无端端的为自己竖立一个这样的敌人。

佩奇去了两天自治会的档案室吃了两天灰尘后,终于和谢尔盖上尉一样败退了,把收集土地改革资料的任务交给了吴川,自己则同自治会的代表和办事员们联络了起来。

虽然吴川现在的俄文程度尚不能完全看明白档案室内的文件,也不能和叶纳林.伊凡尼奇进行完全的俄语交流。但他只需看得懂土地购买合同、从村社独立几个主要俄文单词,就能挑选出类似的文件来,再让叶纳林.伊凡尼奇简单念一念文件的内容。

只要他觉得有意思的,便让叶纳林拿给同僚去抄写一份,到下午下班时带着抄写好的复印件回旅馆,交给佩奇后就算完成了一天的工作。

克拉皮文县虽然比一般的边疆县城要大上一些,但是对于吴川来说依然不过是一个极小的县城。只不过这里毕竟不是要塞,因此城市内的建筑要稍稍分散一些,但从吴川居住的旅馆走到自治会也不过15-20分钟罢了。

由于县城很小,吴川当日在街上和行人斗殴闹出的乱子,几乎很快就传遍了小城。因此本城居民到底还是知道了,一名中国人在大街上被两个醉汉给打劫了,还因此冲撞了来自彼得堡的贵客,那名中国人因为同贵客相识而获救,但是街头的醉汉和地痞之后就被警局扫荡了一遍。

虽然这件事让不少市民感到不满,认为本县的官员和警察毫无骨气,对英国人、法国人点头哈腰也就罢了,什么时候东方的黄种人也能在俄国成为人上人了。19年到1905年日本猴子从俄国手中抢走了关东半岛,这笔账他们还没找日本人算呢。

虽然俄国的小学教育比50年前提高了一倍以上的入学率,但大多数市民的地理知识大约只局限于欧洲和西亚地区,他们甚至连本国亚洲部分的疆域都不甚关心。如果不是爆发了日俄战争,恐怕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日本这个国家的名字。

但即便是他们知道了日本这个名字,还是有不少人弄不清楚中国和日本究竟是不是一个国家。日俄战争,说到底不过是俄国在东方扩张遇到的一次挫折,一次连赔款割地都没有的挫折,俄国人自然不会对日本有多么重视。

虽然有不少俄国将军对民众鼓吹,应该对日本发起一次报复性的战争,以挽回俄国的名誉。不过俄国的知识分子和官僚精英们,在报纸上却始终把经济发展日新月异的德国和对巴尔干半岛虎视眈眈的奥匈帝国视为俄国最危险的敌人。

因此市民们对于日本的仇恨不过是情绪上的发泄,唯有对于德国和奥匈帝国的仇恨,才是发自内心的恐惧和基于现实的分析。一旦他们发觉这种情绪上的发泄会影响到自己的现实生活之后,市民们很快就将对日本人愤恨和现实生活区分开来了。

于是现在的吴川在大街上独自行走,终于不必再担心有什么人跑来把他当日本人攻击了。他也就放弃了用马车代步的出行方式,选择了每日在旅馆和自治会大楼之间步行往来的方式。

除了第一天在街上行走时,路人看向他的目光有些让他担心之外。接下来的两天里,他发觉俄国人在没有喝醉的状态下,还是比较容易沟通的。事实上但凡有份正经工作的俄国人,对于种族歧视和民族歧视的态度还是比较理智的,毕竟他们也还是一个秩序社会中受益的个体。

因此两、三天后,吴川就已经习惯了从旅馆到自治会大楼的上下班日常。这一工作的好处就在于,他不用在旅馆闭门死记俄文单词,依靠俄文报纸来学习俄语,而可以和俄国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来学习俄语。

叶纳林.伊凡尼奇,这位老实的抄写员就成为了吴川最好的口语老师。同时档案室内的大量档案,也成为了吴川学习的资料,他还因此了解了俄国公文的写作格式。据说自治会的公文书写方式,还是从德国人的公文书写格式转变而来的。

虽然在文化上,俄国受法国文化的影响最大,但是公务员及军队的组建,却深受德国制度的影响。俄、德两个国家的牵涉之深,不仅仅在于大量的德国人移民俄国,在沙皇的宫廷内寻求官职。还在于德国过去几十年来,不仅是俄国农产品的第一出口国,也是对俄工业品出口的第一国家。

这晚,吴川正坐在卧室内研读一份关于俄国购地合同时,突然就听到了一阵敲门声。他起身走去外间打开房门,发觉佩奇正拿着一叠文件站在门外,脸色看上去有些严峻。

吴川将对方让进房间,并为其倒了一杯茶水。佩奇喝了一口茶水后,方才稍稍缓和了些神情,对着吴川开口问道:“这几日你带回的文件,究竟有没有进行过挑选?还是你让那些俄国人就这么自行抄录的?”

吴川看着对方点头说道:“您是不是觉得,我带回的这些文件,内容太过雷同了?有些文件看上去,似乎只是换了名字和数字部分,其他内容基本没改。”

佩奇惊讶的看着吴川问道:“你知道?你知道怎么还将这些文件抄回来。这里有些文件岂止只是雷同,有些连拼写的错误都没改,只不过调整了下段落而已。这样的文件,怎么能够引用到我的文章里去?”

吴川无奈的说道:“不是我不进行挑选,而是挑选之后,我发觉档案室内储存的文件似乎都是按照五、六个文章模本改写出来的。除了人名和数字部分,基本就没有什么不同的。虽然我懂得俄文不多,但是看久都知道这些文章内容基本没什么变化。

照我看,这档案室内的文件,恐怕是县自治会用来糊弄外人的。如果上面来检查关于土地改革的落实状况,这些文件已经足够糊弄住大部分官员了。显然,那位拉戈任斯基代表,希望我们在这些文件的基础上做一个采访,而不是基于本县土地改革的实际进行采访。”

佩奇叹了口气,把手上的文件丢在面前的茶几上说道:“既然你都有这样的认识了,还把这些文件抄回来做什么,这不是白给县自治会钱花么。”

吴川不慌不忙的回道:“虽然这些文件的内容可以作假,但是我认为一个村子的总土地面积是无法作假的。不管他们做了什么手脚,既然文件上面出现了关于购买土地的数据,那么我们就可以从土地面积下手,看看他们究竟是怎么让这些农民从村社中购买土地独立出来的,又或是怎么把自己的土地卖给村社成为无地农民的。所以我选择的文件,都在五个村子之内,这样就缩小了调查的范围。”

佩奇听后立刻重新拿起了文件,查阅了每份文件的开头,对完这些文件之后,他才点着头说道:“不错,这倒是一个好办法。等明天那个谢列宁从乡下回来,我想办法套一套他的话,尽量选这五个村子作为下乡调查的对象。你同那个叶纳林多联络联络,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获得这几个村子更多的消息。100卢布以下的花销,可以不用提前告诉我…”

提示:浏览器搜索(书名)+.{完,本,神,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