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五十二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шanbentxt.coM

从马车上下来之后,正因为上尉的话语感到担心的吴川和佩奇,刚走进旅馆的大厅就被旅馆的茶房给叫住了。三人停下脚步后,只见茶房拿着一封信匆匆走了过来,送到了佩奇面前说道:“开普兰先生,有您的信件。”

“我的信件?”开普兰从口袋中取出了一枚20戈比的硬币打赏了茶房,从对方手中取过了一封厚厚的信。

边上的吴川心念一动,觉得这封信有可能就是自己的转机了,他一时有些紧张的看着正在拆信的佩奇。

吴川的预感并没有出错,佩奇拆开信件之后,信件中露出的正是吴川的身份证明和俄罗斯警察局签发的通行证,吴川顿时松了口气。而佩奇则拿着身份证明和通行证对着谢尔盖上尉挥了挥,微笑着说道:“看来,吴暂时是不用离开了,他已经有了身份证明和通行证了,这下他总不用被强制遣返了吧。”

谢尔盖上尉对于面前的突发状况感到措手不及,他下意识的向佩奇伸手道:“开普兰先生,请给我看看身份证明和通行证行吗?”

佩奇将身份证明和通行证递了过去,然后顺手把剩下的信封收了起来,“当然可以,您是这方面的专家,只要您验证过了,想来总不至于有假了。”

谢尔盖没有注意到佩奇另一只手的行动,他接过佩奇递过来的东西,便先翻看起了通行证。作为密探局的一员,他自然知道通行证上的所有防伪细节。他只是扫了一眼,便意识到这是一份货真价实的警察总局第二处签发的通行证。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通行证上签名的居然是第二处处长的亲笔名字。这说明替吴川办理这份通行证的人,最起码也是需要处长亲自出面接待的贵人。这让上尉松弛已久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他感觉事态的发展似乎有些脱离轨道了。

上尉抬头看了一眼佩奇,发觉对方依然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似乎笃定自己是无法质疑这两份文件的真实性的。他于是不做声的低头看起了第二份文件,这才发觉手上的身份证明文件有些奇怪,于是诧异的向佩奇问道:“这是德国公使馆出具的身份证明?怎么会…”

佩奇看着上尉不慌不忙的说道:“奥,吴之前才想起,他的家族在德国也有认识的朋友,因此拜托我向德国公使馆打了一个电话求助。现在看来,吴家族的德国朋友似乎很重视这份友谊,直接就寄来了身份证明,连通行证都办好了。既然吴的身份没有问题了,想来上尉你不会再要求他立刻前往彼得堡了吧?”

看着佩奇的笑容,谢尔盖上尉转动着自己浅蓝色的眼珠思考了一会,突然放松的对佩奇说道:“怎么会,大家好歹都在一起住了这么久,我怎么可能这么不近人情的赶着让吴离开。我之前只是担心,没有身份证明的吴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罢了。既然他已经有了身份证明和通行证,我自然是欢迎他在俄国多待一段日子,大家毕竟算是朋友了么。”

佩奇接过了上尉手上的两份文件,然后递给身边的吴川道:“好极了,吴。有了上尉的保证,你可以一边为我工作,一边等待教授的消息了…”

谢尔盖上尉并无心情听佩奇的调侃,他沉默了一会突然拍手说道:“我突然想起,还有个电话没打。两位请先上去吧,我还要去一趟邮政局…”

在电话里,谢尔盖上尉将自己看到的两份文件向上司报告之后,忍不住便抱怨道:“长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警察二处那边会签发吴的通行证,不是说把他弄去圣彼得堡之后,就立刻送他出境的吗?现在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拉奇科夫斯基上校对于上尉传回来的新情况也是一无所知,但他并没有就这么对部下坦白,而是严肃的回道:“计划就只是计划而已,能否按照计划完全落实下去,这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实施的时候对计划作出修改,那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要么是形势发生了变化,要么就是上头有了其他想法,反正肯定是有原因的。你身为密探局的一员,难道还不能理解?

请你记住了,在你加入密探局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过你们了。对于上官的命令,不管你理解不理解,都要先服从,而不是去质疑。

好了,你汇报的事情我已经了解了。明天中午2点,你再打电话给我,我会告诉你下一步这么做。”

听筒内传来的忙音,让谢尔盖上尉意识到对方已经挂上了电话。上尉小声的骂了一句脏话,方才一脸不快的挂上了听筒。他突然发觉,自己这位上司现在越来越会打官腔了,和以前简直是叛若两人。“难道说,距离远了之后,连人情都会淡薄下去的么?”离开邮局的谢尔盖上尉,满腹心事的想着这个问题。

拉奇科夫斯基上校挂了上尉的电话之后,很快又拿起了听筒拨通了内务副大臣办公室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他对着电话恭敬的问道:“大臣阁下在吗?密探局的拉奇科夫斯基上校请求和他通话。”

电话里很快便传来了一个声音:“大臣正在外出中,我是大臣的秘书别林斯基,上校先生您有什么事要找大臣,不是机密事务的话,我可以替你转达。”

拉奇科夫斯基上校想了想,便坦白道:“是这样的,刚刚我的部下报告,豪斯教授的学生收到了德国公使馆出具的身份证明和警察二处签发的通行证,所以我想请示大臣,关于豪斯教授的事情,是不是有了什么变化?”

电话内沉默了一阵,很快便继续传来了声音道:“啊哈,是我这边出现了一点疏忽,忘记和您知会一声了。是的,德国公使馆给豪斯教授的学生出具了一份身份证明文件,是金兹堡伯爵出面担的保,然后他又给警察局长别列斯基打了招呼,于是就弄齐了文件。”

上校有些诧异的问道:“金兹堡伯爵?是那位弗拉基米尔.金兹堡阁下吗?”

别林斯基理所当然的对着话筒说道:“当然是那位弗拉基米尔.金兹堡阁下,皇后家族的财务总管,皇后殿下所信任的私人经济顾问。”

上校沉默了许久,方才小声的问道:“那么现在该怎么办?我的意思是,该如何对付那位教授的学生?”

别林斯基叹了口气道:“难道你想被皇后陛下记挂上吗?现在皇后和斯托雷平阁下正斗的不可开交。据阁下身边的人传出的消息,那位正考虑提出辞去主席大臣和内务大臣的职务。在这个当口,我们还是千万别往上凑了,要是被皇后认为我们是斯托雷平阁下的人,那可就真糟糕了。

告诉你的部下,既然不能把教授的学生尽快遣送出境,那么就干脆让他在克拉皮文县多待上几个月,只要他不出来捣乱,让我们谈妥再借款问题,那就由他去吧。反正现在那位教授也不在俄国了,他想闹也没什么可闹的。”

拉奇科夫斯基上校的眼中有些茫然,他正想和对方告别挂断电话时,电话中的别林斯基却又对他说道:“还有,顺便让你的部下试探一下,那位学生和金兹堡伯爵究竟是个什么关系。谁知道呢,也许我们今后还用得上他…”

收到身份证明没两天,吴川突然发觉谢尔盖上尉对自己的态度好像变了不少,不再如以前那样,时不时的拿看待犯人的目光打量他了。只是让他有些警惕的是,对方和他搭话不超过三句,就想着往圣彼得堡的风云人物引去,旁敲侧击的询问他是否认识圣彼得堡的大人物。

被上尉问烦了的吴川,又不愿意提及金兹堡家族,于是这天干脆的向上尉反问道:“上尉先生,你认识拉斯普京吗?”

谢尔盖上尉震惊的看着吴川说道:“沙皇神灯掌灯官格里高利·叶菲莫维奇·拉斯普京?”

吴川点了点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他的丁丁有28.5厘米这么长,你知道吗?”

谢尔盖上尉一脸震骇的望着吴川,这时佩奇走了过来,向两人问道:“你们在聊什么,上尉你看起来神色不大好啊,你该少喝点酒了。”

谢尔盖上尉恍恍惚惚的回道:“不,是,我们聊了聊天气,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我们明天下乡去的话,应该不会遇到什么意外了…”

提示:浏览器搜索(书名)+.{完,本,神,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