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五十九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шanbentxt.coM

吴川看到客厅中没有上尉的身影,不由顺口对佩奇问道:“上尉这是还没回来吗?”

刚从卧室内走出的佩奇,一边招呼戴维弄茶水,一边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说道:“恐怕今晚他都未必回来了,毕竟他和我们下乡起码也要待上两、三天,今晚还不好好的去疯狂一下么。自治会那边谈的怎么样?看你这么久没回来,我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呢。”

吴川坐到了佩奇左手的沙发上,将手中的锦缎盒子放在了两人之间的茶几上说道:“自治会那边没有什么问题,叶纳林表示他会帮助我把城内的事务管理起来的。只是我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萨尔诺夫先生,他交给了我这个,还顺便和我谈了谈关于我上次交给他那篇文章的事情。”

佩奇点燃了火柴,正想要去点嘴上叼的香烟,听了吴川的话不由动作停顿了一下。不过他很快恢复了正常,若无其事的点着了香烟,挥手熄灭了火柴丢在烟灰缸内,漫不经心的对吴川说道:“其实你没必要把这些事告诉我的。康斯坦丁单独和你见面,恐怕也是不想让我知道你们之间的谈话。这里毕竟是俄国,你想在这里待下去,恐怕还是要顺着他们的意思去做比较没有风险。”

吴川身体前倾,认真看着佩奇说道:“虽然我很感激金兹堡伯爵对我的帮助,可我也知道他们并不是看重我,只是看重我身后的老师而已。

我们中国人有句谚语:以利益开始的关系,终将结束于利益的消亡。若是我的老师不再出现,或是我失去了对于他们的作用,我想伯爵对我的帮助也就要结束了。

可是开普兰先生您不一样,从一开始您帮助我,就只是出于您自身的道德素养和对社会公义的追求。您对我的帮助,并没有想要获得什么回报。所以不管您如何看待我,我都将你视为了一位真正的朋友。

正因为如此,萨尔诺夫先生和我的谈话内容,我才想请您帮我参谋参谋,伯爵对我到底是个什么意图。我现在是在向一位朋友请求帮助,开普兰先生。”

集中精神观察佩奇的吴川发现,记者先生一开始听到自己同康斯坦丁的私下见面,就变得脸色阴沉了起来,不过到听完自己的请求后,他的脸色又变得柔和了,嘴角又不自觉的上扬了,显然现在他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佩奇的心情当然是不错的,吴川能够主动的把同康斯坦丁的见面告诉他,说明他已经获得了对方的完全信任。这也就是说,他之前的投入并没有打了水漂。而康斯坦丁的作为,更是证明了他对于吴川和豪斯教授的评价是正确的,这两个人是很有价值的。

当然最令他高兴的还是,吴川选择他是出于对他价值观的认同,而不是仅仅因为受到了他的帮助,这个结论让他充满了成就感。用金钱、权力或是亲情去获得一个支持者,对于一位美国记者来说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能够以自身的道德操守和人格魅力去感召一个人,这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在蛮荒世界传播文明的传教士一般伟大。

对于自己的第一个信徒,传教士们总会感到特别一些。就像现在佩奇就觉得,吴川和自己的关系亲近了不少。在他眼中,眼下的对方才有了真正自己人的感觉。

出于一名绅士的矜持,他并没有着急问起康斯坦丁和吴川究竟谈了些什么,而是把视线转向了茶几上的小盒子问道:“这盒子里是什么?”

听着佩奇的语气变得随意了起来,吴川的心里也算是放下了一块石头。自从他那天接受了康斯坦丁的提议,加入了东方学会之后,这些天他就觉得佩奇对他的态度生分了不少。

好歹吴川也是在公司里见识过办公室政治的,他自然知道这是佩奇对自己不满了。好比公司来了一个大股东,虽然老板口头上说要创造共赢,但私下里却防备的大股东拉拢公司里的技术骨干,生怕对方来个鹊巢鸠占。

这个时候要是站队站的不好,那就等着尘埃落定后被扫地出门好了。吴川虽然对佩奇心存感激,但是在美国记者和俄国财阀之间做出选择,这点感激又算不上什么了。如果不是他知道,4年之后一战爆发,7年之后十月革命降临,他肯定是要选金兹堡伯爵的。

最新章节

前往

·完·

·本·

·神·

·站·

不过现在么,他只想抱着美国人的大腿。完成了对方在俄国的采访后,跟着去美国享受一下和平的美好。吴川的投机果然得到了佩奇的亲近,他自然毫不迟疑的伸手打开了小盒子,然后推到了佩奇面前道:“就是一个东方学会的徽章,不过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搞清楚这个东方学会是干什么的呢?”

佩奇想了想,便起身返回卧室,就在吴川还在纳闷的时候,对方也拿着一只小盒子走了出来,然后打开放在了他面前。盒子里同样是一只徽章,不过上面除了天平和钥匙图案外,中间的十字架变成了一只白头鹰。

吴川看着徽章上的一行英文字母,颇为惊奇的对佩奇说道:“这个东方学会在美国也有分部?你也是学会的成员?”

佩奇将两只打开的盒子并排放在一起,一边欣赏着两枚徽章,一边向吴川解释道:“东方学会其实不止俄国和美国有,欧洲各国实际上都有各自的东方学会,甚至有些国家还不止一个,就比如俄国就不止一个东方学会。

学会这种组织,其实起源于修道院内部探讨教义组成的团体,最早的雏形应当是天主教各种修士会。本笃会、耶稣会等就是这类组织,他们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研究教义并保卫主的荣光。

不过随着葡萄牙和西班牙人打开了通往东方的航路,发现了新大陆之后,一些修士会转而就开始试图把基督教义带去新大陆,试图扩大主的荣光。

可是这种传教活动,很快就因为新大陆和东方的财富而迅速腐化了,传教士成为了殖民先驱者用以征服新大陆和东方民族的思想武器。

欧洲各国的东方学会几乎就是在这一时期奠定了基础,一开始各国的东方学会研究的东方,只是我们东面的邻居奥斯曼帝国和印度人,研究东方思想文化的目的,是为了国家的殖民政策服务,好令欧洲人能够以最小的代价奴役这些东方民族。

不过随着工业革命的出现,欧洲的科技、经济、军事和文化都大大超越了东方各国。这个时候,各国东方学会研究东方思想文化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证明欧洲文明的先进性,并向东西方民族灌输这样一种认识。欧洲民族天生就比非欧民族更为优秀,欧洲人统治世界乃是理所当然的,这也是上帝的选择。

随着东方民族的不断衰落,西方民族的不断强盛,各国东方学会的研究,已经越来越偏向于政治性,而远离学术性了。而在巴黎公社失败之后,许多研究社会主义的学者为了躲避当局的迫害,也成群的加入到了各国的东方学会组织,以研究东方思想文化的名义研究着社会主义。

所以现在各国的东方学会已经从最初的教会组织和民间组织,转变为了一个受到各国控制的半官方组织了。对于各国的犹太人来说,加入东方学会不仅可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还能拥有一个出声的地方,自然也就拼命向其捐钱和申请加入了。

俄国最出色的东方思想文化研究学会在喀山,不过最有钱和最有权势的东方学会却在彼得堡,正由金兹堡伯爵领导着。

所以,你得到这枚学会的徽章虽然能够大大的提高你在知识分子圈子的地位,但是以现在俄国政府对于社会主义者的嫉恨,我劝你最好不要随意泄露这枚徽章,免得惹来不怀好意者的窥视。”

听完了佩奇对于东方学会来龙去脉的介绍,吴川顿时收起了把徽章挂在胸前的打算,他可不想被俄国警察视为不安定的因素。

佩奇喝了一口茶之后,才向着吴川自然的问道:“康斯坦丁今天和你见面都谈了些什么啊?他怎么连旅馆都不进来就离开了?”

提示:浏览器搜索(书名)+.{完,本,神,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