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шanbentxt.coM

吴川虽然主动向佩奇交代了和康斯坦丁见面的事情,但他也知道什么能告诉佩奇,什么内容是需要隐藏的。比如康斯坦丁向他提及的犹太人防务组织,和聘请他担任组织顾问的事,他便隐瞒了下来。

除此之外的其他事情,他倒是毫无隐瞒的告诉给了记者。佩奇对于吴川和康斯坦丁讨论的关于保卫部门的建设,兴趣可比其他事情大多了。虽然他已经暂时放弃了和俄国受迫害的底层犹太人联络,以资助他们反抗沙皇专制政权的打算,但他可没有放弃重建犹太人家园的打算。

佩奇和吴川这些日子深入的交谈过之后,他也终于认同了豪斯教授的见解,犹太人想要重建自己的家园,就需要顺应世界的潮流而动,而不是盲目的发动反抗,最终白白的牺牲犹太人的力量。

因此佩奇现在几乎把全部精力放在了寻找教授和完成对于斯托雷平改革成果的采访上。不过他也没忘记,重建犹太人家园需要什么。因此听到吴川和康斯坦丁提及的保卫部门的建设方向后,他自然也就忽略了其他东西,就着这个问题同吴川讨论了许久。

佩奇和吴川的谈话一直持续到了晚餐时间,令两人感到意外的是,原本他们以为今晚应该不会回来的上尉,却在晚饭前回到了旅馆。这也使得两人的谈话无法在继续下去,只能三人坐在一起聊了聊,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第二天用过午餐之后,三人便坐上了出租马车前往了利奥男爵的庄园。上车之后,谢尔盖上尉突然拿出了一副扑克牌,对着两人邀请道:“路上闲着没事,不如玩上两局?”

佩奇耸了耸肩说道:“我是没什么意见,不过照什么规矩?”

上尉略过了吴川的表态,直接爽快的说道:“就照着吴家乡的玩法,斗地主?”

佩奇点了点头道:“那么还是老规矩,一张牌一个戈比,一张都没出的翻倍?”

上尉支起了车厢内的小桌子,一边洗牌一边应道:“好,就照老规矩来。吴,你没意见吧?”

吴川对此还有什么可说的,只能举手表示赞同。和这个时代的牌戏相比,斗地主的玩法简单直接,因此当吴川将斗地主的规则教会给两人之后,三人在一起时玩的牌戏就大多是斗地主了。

虽然出租马车的避震只能算是一般,城外的道路也不算好,不过一旦当他们沉浸于牌局之中,这点颠簸也就被忽略了。

随着牌局的延续,三人之间的谈话也慢慢融洽了起来,而往日较为沉默的谢尔盖上尉,也变得慢慢多话了起来。

事实上,从牌局一开始,谢尔盖上尉就把大半的注意力放在了吴川身上。毕竟他今日最重要的目标,还是要从吴川那里探听到,关于他和拉斯普京之间究竟存在着怎么样的联系。

今日俄国之政局,几乎已经变成了皇后同斯托雷平主席大臣之间的权力斗争。虽然斯托雷平主席大臣拥有着连沙皇尼古拉二世都忌惮的权力,在斯托雷平大臣权势最为强盛的时候,密探局甚至连皇太后的友人寄给她的信件都敢检查。

不过在斯托雷平主席大臣执政的这几年,不仅镇压了国内的左派社会主义者和自由派知识精英,甚至连支持沙皇专制的右派保守主义者也一并进行了打压。如此一来,从激进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到反动的极右派黑色百人团,都对斯托雷平大臣怨气满腹。

失去了社会精英阶层的支持的同时,沙皇尼古拉二世又对独揽大权的斯托雷平大臣公开表示了不满。在这样的时刻,斯托雷平和皇后之间爆发的权力争斗,一时都没有人看好这位当初被认为是拯救了俄国沙皇专制政体的英雄。

而此刻不要说圣彼得堡的人,就连莫斯科的上流人士都知道,皇后亚历山德拉最为宠幸的人,乃是一个来自西伯利亚的农民格里戈里·拉斯普京。可这位被皇帝和皇后视为圣愚的乡下农民,在斯托雷平这样的有识之士眼中不过是一个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罢了。

如果这位来自西伯利亚的老农民,只是想要从皇室这里捞取一些好处,那么皇后同斯托雷平大臣之间的矛盾还不会那么的激烈。但是,这位妖僧不仅从皇后这里骗取钱财,更试图干涉俄国的政治,从皇帝和皇后那里为跟随他的无耻之徒求取官职,这就令斯托雷平同插手政治的皇后对立了起来。

然而让人心寒的是,沙皇陛下并没有因此斥责自己的妻子和惩罚江湖术士拉斯普京,反而表达了对于主席大臣斯托雷平的不满。于是,皇后同斯托雷平大臣之间的冲突,最终酿成了斯托雷平大臣同沙皇之间的直接冲突。

斯托雷平虽然发动“六三政变”废除了10月17日宣言和第二届国家杜马,从而在事实上让俄国重新回到了专制政体。但是在斯托雷平政府废除了俄国宪法之后,这个政权的合法性便回到了来自沙皇专制权力的授予,而不再受到宪法之保护。

斯托雷平既然没有勇气推翻沙皇专制制度,建立一个资本主义独裁专政的国家,那么他同皇后之间的权力斗争,便天然处于了下风。哪怕是谢尔盖上尉这等远离朝堂的中下层官僚,也看得出斯托雷平主席大臣的辞职已经是个时间问题了。

就好比英国内战时,议会军将领曼彻斯特伯爵在克伦威尔等将领面前为自己的消极作战辩解:“…哪怕我们把国王打败99次,他仍然是国王,在他之后,他的子孙也仍然是国王。但是如果国王哪怕只打败我们一次,我们就将统统被绞死,我们的子孙将变为奴隶。”

眼下俄国政治的形势就是如此,只要斯托雷平大臣不当克伦威尔,那么他的辞职就是必然的。即便他赢了皇后99次,皇后依然是皇后。而斯托雷平只要失败一次,就得从政府中滚蛋。那么傻子都知道,这场斗争应该站在谁的一边了。

更何况,即便斯托雷平大臣想当克伦威尔,他也没有一只完全效忠于他个人的“模范军”。不管是议会中那些对他俯首帖耳的议员们,还是官僚体制内对他唯唯诺诺的官吏们,都不会为了斯托雷平阁下去牺牲的。

那么,向皇后献出自己的忠诚,也就是那些聪明人士最佳的选择了。当然对于谢尔盖上尉,不,哪怕是他的上司拉奇科夫斯基上校,都是没有资格向皇后直接效忠的。不过,他们也不能因此就去得罪,那位深受皇后宠幸的圣愚拉斯普京吧。

因此,虽然上校命令他彻底弄清楚,中国人和拉斯普京究竟存在什么关联,谢尔盖上尉也依然是战战兢兢,不敢轻易开口询问这件事。

直到,这场牌局的气氛渐入佳境,上尉不停的给吴川放水,令他赢了不少。谢尔盖上尉才装作无意的说道:“过。对了,吴,你上次说起的关于拉斯普京先生的事,究竟是不是真的啊?”

吴川直接将三张底牌拿了起来,然后一边看牌,一边大大咧咧的说道:“谁?我说了谁的事?对10。”

佩奇直接丢下了一对J,上尉连牌都没看,只是紧张的看着吴川的表情,敲着桌子道:“过,就是那个圣彼得堡的拉斯普京,你怎么忘记了?”

吴川丢下了一对A,眼睛迅速的扫了上尉一眼,“哦,是他啊。老师告诉我的,真假我可不敢保证。”

佩奇用手指敲了下桌子,表示要不起。上尉快速的跟着敲了敲桌子,口中不自觉的提高声音追问道:“你不知道真假?不知道,你也敢乱说关于拉斯普京先生的事…”

吴川随手丢下了三条9带一对3,口中不以为然的说道:“我不知道真假,可也不是乱说的。老师还告诉我,拉斯普京有一个怪癖,凡是和他上过床的处女,他都要剪一撮毛发作为纪念,还常常邀请好友一起鉴赏。也许这也是一个谣言呢?”

提示:浏览器搜索(书名)+.{完,本,神,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