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十六章

一秒记住♂.{完^本,神^立占,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м.шanbentxt.coM

纳吉虽然想要留下他们吃了晚餐再走,但是佩奇和谢尔盖上尉显然都没兴趣在乡下赶夜路,因此还是早早的告辞离去了。

医生尼古拉.彼得耶维奇也选择同他们一起返回了庄园,不过在回程中佩奇借口太久没骑马,今天两条大腿有些不给力,现在还是又酸又痛的,因此把自己的坐骑系在马车后面,他也一起坐上了马车。

谢尔盖上尉于是同彼得医生边骑马边聊天,两人自顾自的走在了马车前面,并没有要同吴川、佩奇挤一个车厢回去的打算。

看着上尉、医生同马车拉开了距离,佩奇才从车窗外收回了视线,对着边上的吴川说道:“想不到彼得医生倒是蛮健谈的,这么短时间就同上尉混熟了。”

吴川一边从口袋掏出了雪茄盒递给佩奇,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彼得医生到底是做过军医的,他对于军队里的生活熟悉的很。上尉虽然有着军职,但可没去过真正的军队,向对方请教一下,也是自然的吧。”

佩奇接过了吴川递给自己的雪茄盒,顺手就打开看了看,他随即便关上了盒子说道:“这是纳吉给你的?你给我这个作什么。他不是想要用这些钱堵我的口吧?你自己留着用吧,我可不会管他们贪污修路工程款的事。

我又不是俄国的记者。而且这种贪污在俄国寻常的很,就算我报道出来,最终也不过抓几个村社村长、长老,真正贪污了大头的权贵可一根汗毛都不会掉。所以我又何必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咱们还是老实的把土地改革的采访做好了,那才是重中之重。”

吴川并没有去接佩奇手中的雪茄盒,他沉吟了一会之后,方才认真了几分说道:“我知道你说的是事实,不过我觉得我们正好用这桩贪腐案子打破上尉和他们的同盟关系,这样我们的采访就不会受到什么阻碍了。”

佩奇拿起了手中的雪茄盒子端详了一下,方才明白过来似的向吴川问道:“你的意思是,拿这件贪腐案去逼迫纳吉他们,让他们不敢再阻扰我们对村民的采访?这是不是有些不太道德。”

听着佩奇语气中的跃跃欲试,吴川可没感觉对方有一丝的内疚,他不由笑了笑说道:“我们去做这种事当然不太道德,不过要是上尉去做就没什么问题了。

他毕竟是公职人员,乡村小吏同县内贵族勾结贪污修路工程款,严格来说就是在盗窃沙皇和人民的财产。他完全可以站出来,彻查这个案子的么。”

“彻查?”佩奇的眉头顿时拧了起来,好半天才迟疑的说道:“上尉所在的部门似乎管不到贪污案吧,这得内务部出面才行。而且以上尉的性格,这种明显违反密探局行为准则的越权举动,他未必有这个胆量去做啊。”

吴川赶紧补充道:“不,我并不是要求上尉真的去查这件案子。我的意思是,上尉可以接着彻查贪污案的机会,从这些贪官污吏身上捞上一笔。

根据我们手头上的资料来看,光是男爵一个人,去年从道路工程捞取的灰色收入就不下十万卢布。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假设一下,克拉皮文县大大小小的官吏去年究竟贪污了多少,我觉得至少三十万卢布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本县人口据说有90万人上下,也就是说去年这群官吏从本县每个人身上刮去了个戈比以上的财富。那么只要操作得当,借助这桩贪腐的案子,上尉至少能从本县官吏身上榨出最少3万卢布以上的财产。

开普兰先生,听说上尉已经欠了您不少钱了?”

佩奇楞了一下,方才微微颔首道:“不算赌债的话,他差不多欠了我350个卢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回城之前应该还会向我借上一笔钱,毕竟他这次回去还要陪伊芙诺娃夫人去省城游玩一次的。”

吴川不由笑了笑说道:“那么,如果我们给他这样一个发财的机会。您说,他还会不会盯着我们采访的事?说不定,我们还能借助上尉查案的机会,更容易让他们吐出关于土地改革的实情来。”

佩奇先是一喜,但很快又担心的说道:“谢尔盖有那个胆子吗?虽然他有一个密探的身份,不过那位男爵似乎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吴川却意味深长的说道:“密探局可是国家暴力机构,也是斯托雷平大臣手中打击政敌的利器。只要上尉能够借一点威势过来,我想男爵一定会选择破财消灾的。

在现在的局势下,一位地方贵族公然挑战斯托雷平大臣手中的暴力机构,不管他有没有道理,都会被大臣用作杀鸡儆猴的那只鸡的。这位主席大臣和沙皇处于冷战的消息现在都传到我们这座县城里了,可见双方的斗争确实很激烈了啊。

斯托雷平如果显露出一丝软弱,他就会被那些对他虎视眈眈的政敌们给撕碎了。因此,现在不管谁撞到他的枪口,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也只有展现出比往日更强硬的姿态,他才能向俄国上下证明,他和沙皇之间的斗争并没有居于下风啊。

我看于尔斯泰男爵并不像是蠢人,想来是不会为了这么一点钱财,而把自己卷入到圣彼得堡的政治风暴里去的。”

佩奇看着吴川突然笑了笑,把手上的雪茄盒塞到了吴川手中说道:“看来你那晚说自己不懂政治确实不是真心话啊,我看你是觉得当时在座的人不足以同你谈论政治吧?”

对于佩奇半真半假的玩笑话,吴川可不敢置之一笑,他赶紧为自己分辨道:“我当时说的完全是真心话,我对于政治真的一窍不通啊…”

佩奇把目光转向了窗外,强行压制住了自己心中忽然出现的嫉妒,若无其事的说道:“吴,过于谦虚就是一种虚伪了。

我和你一样,从男爵的客人口中听到了关于斯托雷平大臣同沙皇之间出现的矛盾,可我只是把这种传闻当做了一种茶余饭后的消遣,从来没有向你这样去想一想,如何把传闻利用起来,破我们面前的这个局面。

就连那些关于修路的数据,你从档案室抄回来时,我还觉得你这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但是今天上午的事证明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用的,反而是我的判断出现了问题。

这样的事发生一次是巧合,二次、三次的发生,就只能证明一件事,你对事物的预见能力的确比我强的多啊。像你这样的人还说不懂政治的话,那么这个国家还有多少人懂政治呢?”

吴川沉默了下去,几个呼吸之后他才犹豫的说道:“我只是想要完成你交代我的任务,并没有想的太多。”

已经调整好心态的佩奇转过头来,伸手拍了拍吴川的肩膀,真心的说道:“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羡慕你有这样的才能而已。说服谢尔盖上尉,我可全靠你了。”

吴川绷紧的身体顿时放松了下来,肯定的说道:“只要上尉对金钱还有着欲望,那么我的计划一定不会失败的…”

佩奇虽然满面笑容的同吴川交谈着,但是他心里却思想着:每个人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的,但每次都能够想出解决办法的人,却总是稀少的。看来这位豪斯教授的弟子,要比他预计的更有才能啊。也是,不是这样出色的人才,恐怕教授也不会带在自己身边。

虽然之后的旅程里,佩奇还是有说有笑的,不过吴川却有些敏感的感觉到,他和佩奇之间似乎出现了那么一道若有若无的裂痕,突然之间佩奇对他就多了几分客气。吴川默默的将这点疑惑藏在了心里,保持着平常的态度和佩奇一路聊到了庄园。

这一晚,男爵并没有邀请他们共进晚宴,而是让厨房送了饮食到他们所住的小楼。对于吴川来说,这反而让他自在了许多。晚餐之后,佩奇向两人打了个招呼就出去散步了,上尉也跟着站起来打算出门走走时,吴川却叫住了他说道:“上尉先生,我们能够单独聊一会吗?”

提示:浏览器搜索(书名)+.{完,本,神,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