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0227章

看着咄咄逼人的许太一几人,林逸不由失笑:“十大名剑确实都在我的手里,你们的心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很可惜,你们打错算盘了。

既然要求人,那就好好做足求人的架势,最起码也得跪下来给我磕几个响头吧?

当然了,丑话说在前面,就算你们真的磕了,我也不会给的。”

众人再度集体噎住,随即不禁怒气上头。

如果是其他东西或者机缘,他们也许就忍了,但这可是事关上古十大名剑啊,怎么可能一句话就被吓回去?

何况他们还不是一个人!

许太一脸色彻底沉了下来:“林兄你未免也太不把大家当回事了,如果我们五个人联手,现在的你也未必就能稳操胜券吧?”

“是吗?”

林逸煞有介事的数了数人头,而后回了一句:“不好意思,就凭你们几个,我还真是稳操胜券。”

说完不等对方反应,轻轻一个响指,一道强大的剑之规则力量波动随即从其指尖荡开。

波动所过之处,所有古剑纷纷应声而起,在空中汇聚成了一条剑阵长河,场面蔚为壮观!

许太一众人顿时不吭声了。

王侯忍不住叫道:“你真的接掌了剑之规则?你已经是新一代剑圣了?”

这个问题林逸根本不需要回答,天上的剑阵长河就是最铿锵有力的答案。

刚刚还义愤填膺,不惜与林逸拼死一战的许太一众人,这下直接没了心气,一个个缩起了脖子,别说再提什么上古十大名剑,甚至连与林逸对视一眼都不敢。

开玩笑,他们一身实力可都还是被剑冢封印的状态,这种场合跟林逸这位新一代剑圣对着干,就算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啊!

此情此境,林逸若想要杀他们,真就是一个念头的事情而已。

林逸一脸平易近人的又问了一句:“诸位还有其他什么问题吗?”

“……”

许太一众人面面相觑,纷纷摇头,再也不敢吭气。

“既然没什么事了,那就回去吧。”

林逸略显无趣的撇了撇嘴,随手一挥,一条剑气通道随即出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顿时愈发拘谨,因为开辟剑气通道,又是一项历代剑圣的专属能力,其他任何人都伪造不了。

深深看了剑冢一眼,许太一众人无奈走上剑气通道。

空手而回。

如果放在之前,没有接触过完全体十大名剑,对他们来说能这么全身而退就已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幸事了。

可是现在十大名剑得而复失,这就着实令人心头滴血。

终究是不甘啊!

可惜形势比人强,没有对付林逸的把握,他们再不甘也只能低头退出,毕竟林逸虽然没有表现出残忍嗜杀的一面,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他们中如果有人不服,林逸下死手是分分钟的事情。

事实上这种情势下还愿意放他们全身而退,本身就已是不杀之恩了,再不识相,那就真的只能说是取死有道了。

林逸回头看了一眼满目疮痍的剑冢,此刻正在剑之规则的驱使下默默自我修复,包括那散落一地的古剑,不知何时也都重新插在了地上。

忽然,林逸心中一动:“你知道真正的十大名剑在哪,对吧?”

没有回应。

林逸轻轻一笑,他已经得到答案了。

剑冢既然是所有名剑的既定归宿,自然不会独独漏掉最重要的十大名剑,除非原版十大名剑已经彻底损毁,否则就算没有直接埋藏于剑冢之中,也必定跟剑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过以他现阶段的实力层次,手上这一波十大名剑已是妥妥够用了,彼此正好适配。

真要是换做原版,哪怕他如今已经继承了剑圣之位,到底能不能驾驭得住都还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当然,等到日后实力层次进一步提升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等下次吧。”

林逸笑着踏上剑气通道,反正剑冢就在这里,他想过来也就是一个念头的事情,跑不了。

走出通道,外面的情形却与林逸预想着有些出入。

剑阁因剑圣而存在,谁接任了剑圣之位,谁就自动成为剑阁之主,这是所有人都公认的事实。

故而,从剑冢开启的那一刻起,剩下外面这些剑阁弟子就已经做好了换代的准备。

其中一些心思活络的守剑人,更是相互之间暗暗较劲,绞尽脑汁试图成为第一个向新一代剑圣靠拢的铁杆心腹。

一朝天子一朝臣。

类似事情无论出现在哪里都不奇怪,海神殿如此,剑阁自然也不例外。

林逸对此自然也是有所预料。

虽然这一类墙头草未必有多强的实力,但他并不准备拒人于千里之外,毕竟他要想真正将剑阁掌握在手中,还真少不了这种摇旗呐喊的拥趸。

身为统御一方势力的掌权者,能人要用,小人也要用,林逸对此已是颇有心得。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虽然从一众剑阁弟子惊讶的目光中能够看得出来,他们其实都已经猜出了这次的结果。

如今整个剑阁上下都已知道,他们新的老大,就是这位声名鹊起的近海王!

这个结果虽说出人意料,但对于绝大数剑阁弟子来说,却也并没有到完全不能接受的地步,甚至对于某些人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毕竟让一个无瓜无葛的外人上台,总比让自己的对头上台要强得多。

可惜,他们却集体跟林逸保持了距离。

林逸微微挑了挑眉,整个剑阁的氛围,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而这一切诡异的源头,就在前方一个其貌不扬的老者身上。

南海之王,敖太微。

林逸眼皮跳了跳,这个身形佝偻犹如冢中枯骨的老头,上次可是给了他不小的震慑,要不是狼灭出手解围,以他当时的实力,除非直接遁入新世界,否则大概率是要被对方教做人的。

“近海王,别来无恙啊。”

敖太微睁开了浑浊的双眼,满是褶子的老脸露出一个令人心悸的阴沉笑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