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0228章

林逸勾了勾嘴角“老前辈的伤这么快就养好了?可见狼灭还是跟我吹牛了,说什么老前辈三年内都下不了床,满嘴的大话,真是没脸没皮。”

敖太微眼角不由抽了抽。

这是当面揭他的伤疤啊。

上次他和敖四方联手对付狼灭,结果非但没能占到半点便宜,反而一人领了一身重伤回去,甚至要不是他俩足够默契,最后一招险之又险的逼退了狼灭,极有可能直接就被留下了!

反观狼灭,却几乎毫发无伤。

彼此实力差距,一目了然。

此前因为缺少实战依据的缘故,在海域各家情报机构的评价中,以大祭司和第一行走狼灭为代表的这几位海域天花板,虽然实力比四海之王这批顶层战力要强一些,但还不至于强出太多,彼此应该还算是同一个层级的存在。

然而这一战之后,坊间已是一致认为,几位天花板即便没有将其余海域顶层战力拉出一整个层次的差距,但也至少相差了半个层次以上。

除非同时聚集三位顶层战力以上,否则面对任何一位天花板,都只有单方面被吊打的份。

敖太微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看来近海王与第一行走的关系确实密切,莫非他这次又来帮你解围了?”

言下之意,如果这次没有狼灭帮忙解围,单靠林逸自己是别想脱身了。

林逸有些诧异“老前辈这是要对我不利?我现在好歹也算接过了剑圣的位置,这里可是剑阁啊,你确定要这么做?”

敖太微笑了“年轻人果然是年轻人,还是有些天真了,剑圣这样的名号可不是你自己说了算的,要其他人认你,你才是新一代剑圣。

要是大家都不认,呵呵,你这所谓的剑圣也就是自娱自乐而已,跟小孩子过家家没什么本质区别。”

“是吗?”

林逸不置可否的扫了一圈。

被他目光扫过的剑阁弟子,一个个都缩着脖子往后退了退,不敢与他有任何的眼神接触。

这帮人显然是被敖太微深不可测的气场给压住了。

剑圣传承固然是雷打不动的规矩,可惜规矩终究是人定的,准确的说是由强者来定的,谁强谁就能说了算。

而眼下在场的最强者,毫无疑问就是敖太微这位南海之王。

没有天花板坐镇,顶层战力就是无敌的存在,这个概念早已深入人心,尤其敖太微还是所有顶层战力当中资历最深的那寥寥几位之一。

能够在这方面与他相提并论的,恐怕也就只有海神殿第二行走清夫人了。

“谁赢你们帮谁,这话倒是一点不假。”

林逸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但我还是十分好奇,你南海王族到底以什么名义来插手剑阁的事情,就算勉强压下来了,你确定这样就能服众?”

“说的好,名不正则言不顺,我南海王族与剑阁做了这么久的邻居,一直相安无事,老朽也并不想破坏这份难得的默契。”

敖太微话锋一转道“本来老朽无意插手,可要是放任剑圣之位被你一个海神殿的走狗窃取,甚至还要染指整个剑阁,那我南海王族可就不好再置身事外了。”

这时,许太一适时站了出来“在四海王族与海神殿之间,我剑阁一直恪守中立原则,今天要是让林兄你接了剑圣的位置,我剑阁必定会被卷入万劫不复之地。

所以,为求自保,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你的图谋得逞,林兄得罪了。”

他是剑阁大师兄,一直以来都颇有人缘和威望,他一开口,顿时就有不少剑阁弟子出声附和。

至于剩下的其他人,虽然未必愿意站在他这一方,可同样也不愿意站在林逸一方,纷纷默不作声选择了骑墙观望。

林逸笑了,看向敖太微道“所以你今天是替他站台来了?看这架势,早就已经计划好了是吧?”

这里不是剑冢,实力没有被全方位封印,而在他的神识感知中,此刻剑阁周围正游弋着一队气息整齐划一却又出奇强大的高手。

正是南海王族最重要的王牌,摩罗卫。

南海之王加王牌摩罗卫,这样的阵容只为针对自己一人,林逸已经足可引以为豪了。

敖太微淡淡点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为了我整个南海的安危,多做点准备也是应该的。

老朽就直说了,剑圣之位必须传给许太一,他是剑阁大师兄,无论天赋实力还是其他各方面条件,都最有这个资格。

你若是好好配合,助他成功接掌剑之规则,老朽还能做主放你离去,否则……”

话已不用继续说下去,反正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

林逸摇头失笑“如果我真的尽全力配合了,你们就会放我全身而退,这话你们自己信吗?

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很好奇,要是我真的折在这里,你们就不怕狼灭带人来找麻烦?

以你南海王族的实力,未必经得起他的怒火吧?”

似是回想起了当日被狼灭支配的恐惧,敖太微一张老脸顿时变得愈发阴郁,不过随即就流露出几分嘲讽。

“近海王未免太高估自己的份量了,你要是活着,对于狼灭也许还有几分价值,可你要是死了,你对他来说就一文不值。

意气用事的人,是到不了他那个层次的,你如果就想这么空口拿他的招牌来替自己壮胆,未免有点太过可悲了。”

说罢,敖太微看了许太一一眼,后者当即会意上前发难。

“对不住了林兄,剑阁是我的家,不能让给你这个外人,我怕你会让它万劫不复。”

许太一忽然出剑,剑身通红,其出鞘的瞬间就令全场温度陡然升高了十度不止!

“剑名火炎,林兄小心了!”

许太一一剑横扫,数十头火魔便从剑气中咆哮而出,在场一众剑阁弟子纷纷侧目,其他不说,单单就是这一剑起手式,就已令他们中的绝大数人望而却步。

剑阁大师兄这五个字,至少在许太一的身上,还是很有含金量的。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