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456-欢迎光临(大结局)

雨势颇大,仿佛从天而扔下来的碎石头,稀里哗啦的捶打着地面,也涤净了所有血腥味儿。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场大雨救了刃一命。

在某个废弃的沟渠里,刃躲在岌岌可危的水泥罐子里。

鲜血已经将肩膀和脚踝上的所有白色绷带染红,像他这种专门为战斗而生的体魄,根本不擅

长任何治疗魔法。

魔法一人类所掌握的新的更加强大的超凡能力,已经彻底取代了百年以前游走于疯狂边缘

才能得到的各类超凡能力。

人类能获得魔法能力全凭借凝视魔法生物和与生俱来的血统,而自从百年前梦境世界与现实

壁垒崩塌之后,整个阿兹尔早已进入了高魔时代。

由梦境中流淌而出的大量以太冲刷过整片大陆,与那些洪流-般降临的梦兽-

或者现在应

该叫做魔法生物一共同, 唤醒了人类的血脉,宣告了诺金彻底告别超凡者与凡人隔绝的愚昧世

界。

在如今的时代,如果-个人不是魔法使,那么他根本不可能在阿兹尔活下去。,

从刃的名字里就能清楚地知道,他至少有-部分血统来自下城区。

他没有姓氏。

现在的诺金,是名为红的瘟疫教会教主,带领下城区的所有旧人类重返地面之后的诺金。

由前真理会神明级的智者,有着“尘世之智”之称的拉结尔重新设计的诺金,-个更加广阔

和伟大的诺金。

下城区或许是千年来长期生活在靠近神明的地方,所以灵识和天赋更高。

换句话说,基本上,有若下城区血脉的人,都是百年一见的魔法天才。,

可惜这个世界仍是弱者支配的世界,上城区通过 更早更先进行魔法研究,以及更多的人数,

早已超前下城区太多了。

而且瘟疫教会的教旨认为所有下城区的人都是神的选民,这点和第一大宗教太阳教会的教旨

完全违背。

直至今日,依然有从百年前存活至今的超凡者,认为下城区的血脉是卑贱的。

所谓的和平共处完全是岌岌可危的假象。

“或许我该珍惜这种生

刃这样想到。

毕竞听说在一百多年前的他的祖辈,还是下城区的怪物牲口,被奴役着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

存在。

“感谢我的主,感谢我的圣女。

刃在胸口划了一-个圈一这 是瘟疫教会的标志。

哦,顺便一提,整个阿兹尔只有- -位神,但却有两大教派-

瘟疫教会和太阳神教。

二者供奉一个神明,却因为不同的教义解读时有冲突,每年都能在电视转播里看到两位圣者

一教主红和太阳神选者文森特相互攻讦。

刃祈祷完毕之后,身上的伤口开始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缓缓地愈合。

毕竞圣女和神是真的存在的,这样的神迹并不稀奇。

刃抬起手,长长的绷带褪下,裸裎的臂膀上长有清晰的鳞片。

他其实有点和别人不同,那就是他的另一半的血统是来自梦兽。

白银女巫将梦境世界融入现实世界之后,梦兽与人类平铺在一张地图上,作为强大的魔力构

筑的生物,白银女巫所守护的种族,以古龙与古精灵为倒映的梦兽们,自然是最为尊责的存在。

尊责与卑贱共存的身体,确实是很悲哀的存在。

更别说,还是他那野心勃勃的父亲的试验品。

“希望一切都快点结束”.刃低喃道,然后转身冲进雨幕之中。

“找到了吗?”一个身着白衣的搜查队的长官对赶过来的属下说道。

他们身穿的衣服既有科研的严谨又有骑士的浪漫,肩膀上戴着带有衔尾蛇和利剑交错的徽章。

一这是 “诺金理事协会”的标志。

根据传说,大约在百年前的大变动时期,愤怒的神派遣银龙,向自甘堕落、企图逆向成神的

天使施以惩戒,名为火剑之路的堕天使们被神彻底消灭。

那时候的一大人类组织一秘仪塔, 因为与堕天使勾结,而受到了重创。

最后与另一个组织真理会合并,他们彻底联合,更名为诺金理事协会,统领着如今诺金的一

切事务。

由光辉大骑士约瑟夫担任会长,原真理会副会长安德鲁担——副会长。

据说这个安德鲁已经当了几百年的副会长了,被讨厌他的人们戏称为万年副会长,在诺金的

俚语甚至会用安德鲁来指代副会长。

“刃一” 搜查官低声说道:“拥有这个名字的人无论如何也要抓到, 他是下城区恐怖组织

头目的儿子。”

“那个反抗头目的人头悬赏就能让我们花好几辈子了。”一个搜查员嘿嘿笑了几声,戏谑地

说道,“他儿子也是。

搜查官瞥了自己的下属- -眼,说道:‘那家伙在16区, 不会来我们这边的。

大家纷纷露出遗憾的表情。

“所以这里就是你防守薄弱的原因还有那遗憾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一个年轻的声音在瓢泼大雨中显得格外清晰。

数名搜查员下意识的回头,抬起手当前最为高精的魔法武器瞄准了眼前的这个白发男子。

“砰砰砰!”

枪支迸发出魔法的灵光。

可惜在下一秒,刃仿佛和雨幕融为- -体,如同穿梭的迅风,从他们中间一扫而过,在搜查官

看清他长相的那一刻,所有人的头颅怦然落地。

尸体喷出的血柱,冒着热气,把整个地面的染红了。

“是谁给你们的,能除掉我的自信力呢?”刃冷笑着说道。

但刃的身体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他立刻打起精神,离开这个包围圈。

离开又能如何.我已经无家可归了。

像是那些搜查官说的那样,他确实是下城区反抗军首领之子,但确实他那毫无人性的父亲与

梦兽实验得出来的孩子,他对恐怖行为并无什么兴趣,也不想加入,才逃离反抗军的。

如果说整个诺金有什么绝对无法容身的人,那恐怕一定是我吧?

刃自嘲地想着。

他一边逃亡, - -边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或许我可以加入猎人,他们从不计较成员的来历,而且会接受有梦曾血脉的人。

猎人的头目是一个神秘的女人,而作为数一数二的恐怖分子的儿子,刃颇有耳闻。

她的名字叫做季织绪。

是一个神明级的强大魔法使,同时也是诺金猎人组织的头目,她所建立的地下猎人网络,是

无数情报的中转站,连理事协会也必须倚仗她。

而季织绪,毫无疑问,也是诺金呼风唤雨的存在。

不过,传闻季织绪和楼树商会的百年魔女一绮莉. 查普曼的关系差到极点,几乎到了见面

都要掐架的程度。

据说是因为一个早已经下落不明的男人。

嘶,真是搞不懂这些老女人的心态刃心里八卦道,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八卦大人物的秘

闻,也算是自己的苦中作乐吧。

事实上,就连猎人也不会收留一一个,对诺金来说像是定时炸弹般的人物的。

“至少逃出包围圈了

刃看了看四周,松了一口气。

大雨仍在下。

不远处,只有一个建筑还亮着光,门口“营业中”的招牌在风中摇摇晃晃。

“书店?”

要.进去躲躲?

这样的想法,突然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刃的脑海中,令他鬼使神差地走到了那家书店的门前

一轮圆月在梦境中生出。

莫恩赤足踏在一片一望无际的平静水面上,脚下一圈圈涟漪荡开,揉皱了夜幕,又将水面上

倒映出的颗颗星子变得支离破碎。

横亘银河的漆黑天穹与水面相接,近乎融为-体。

莫恩做梦了。

她已经很少做梦了,作为一个平平凡凡的书店老板一虽 然她更喜欢别人称她为老板娘一

不会再做有关黑夜的梦境。

有人把她拖到了这个梦境里,而且梦中的自己黑纱笼罩至肩头,身着一袭黑色长裙, 层叠的

裙摆端庄又华美,肩臂上的披帛隐约如夜空凝就,双手亦带着黑色手套。

黑夜的权柄已经交接,早已没有实体的瓦普几司将剩下的力量与记忆给予了莫恩。

但这片本该只有黑夜的梦境今天并不寻常。

很快,莫恩脚下的湖面凝结成薄薄的冰,天空中开始下起了满天小雪,如梦如幻。

而自己的梦境中很快生长了一棵结满白霜的老树,树下是一-位白色的美丽的女士。

“白银 .

莫恩皱眉,看到老朋友的到来并没有什么喜色。

“好久不见,莫恩。”

白银优雅一笑:“不要那么戒备哎呀, 看来瓦普几司留下了一些不太好的记忆给你啊

莫恩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仿佛如果她下一秒不说正事,自己就会立刻离开。

“你想他了吗?’

莫恩听到这话,冰山一样的表情微动,下意识的抬头,然后看到了白银戏谑的表情。

少女脸颊微微有些发热,刚想辩解什么,就看到白银收起那狡黠又温柔的神色,看向远方,

声音像是漫天的白雪一样轻一

“我也想了。”

灰雾边缘。

一位穿着老旧长袍的老人正在坐在一张古老石椅 上沉睡,-只手肘抵在扶手上,撑着自己的

头颅,拇指上能够清晰的看见一枚古老的翠绿色的戒指。

他结满灰尘脸颊微动。

然后缓缓睁开一-双灰蓝色的眼睛。

守在着灰雾边缘已经太久王尔德轻轻叹息,然后看向漆黑的天穹,他的这个位置正是

他老师曾经坐过的位置。

他松了松自己的手脚,破旧长袍拖在地上,举着-盏提灯,缓步向灰雾深处走去。

百年前,灰雾之墙崩塌,人世天翻地覆,但至今还未有人敢于踏出这一步。

而现在,他要来做这件事了。

作为灰雾探索的第一人, 这也曾是他老师的遗愿。

忽然,王尔德身体- -滞,睁大自己的双眼,回头望去一

冥冥中的灵感在身体中涌动。

他仿佛看见了不知多少年前的自己,正拖着重伤的身体,缓步走向- -间书店。

刃拖着疲惫的身体,感受到小腹传来剧烈的疼痛。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腹部也中了一枪,只是被他高度紧张的神经给无视了。

果然想要摆脱理事会和自己父亲的搜查,准确地找到季织绪的猎人组织,再劝服她让自

己加入,根本是一个无法完成的愿望。

他看着面前透出暗黄色暖光的建筑物。

既然如此,就只有先寻找能够疗伤的地方,然后

然后再说吧。

刃-边靠近,- -边观察起了这家书店。

这间书店伫立在雨幕之中,温馨的橱窗透出微光,隐约看见里面的一排排密集的书架。

除此之外,四周一片昏暗。

这么大的雨,这么多的店铺。

唯独只有这家店还开着,门口挂着“营业中”的牌子,门前措着方便行走的简易阶梯,与周

围格格不入。

刃捂着自己的小腹,血的味道被雨涤净,或许这是一条出路, 亦或者陷阱?

是陷阱又怎么样呢?

事到如今,不管他做出什么选择,下场都是一样的吧?

他垂着脑袋苦笑,在这场大雨之中有些自暴自弃。

刃踏上了简易的阶梯,推门走进书店之中.

“叮铃。’

书店门沿.上挂着的铃铛响起清脆的声音。

安静的书店里只有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男入。

连颜色都和自己相反

衬衫,长裤,全都是黑色,同样黑色的碎发稍显凌乱,皮肤苍白,

低头翻阅着手里的书,面前摆着两杯清茶还冒着热气,而这里什么客人都没有。

两杯茶?

他在特意等我?

刃怔了怔,警惕地看向面前这个敌友模辩的年轻人。

有太多的人想要杀他,太多的人想要利用他,但摆出这样-副态度,似乎是想要沟通的意思

?

他还未开口,那个青年终于合上书抬眼看他了

“这一-次倒是没有等很久,不.欢迎光临。

那书店主人看着他,漆黑的眼睛深不见底,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说道: .

“看上去,你似乎遇到了点麻烦?”

(全书完)

下载【看书助手APP】官网:www.kanshuzhushou.com 无广告、全部免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