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002-话疗带师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林介在常年和书店中往来的各色客人交谈,掌握了察言观色和一些简单的话术技能。1

“你似乎遇上了麻烦”这句话,本身没有任何意义。1

就像神棍的开场白永远是“我观你印堂发黑”一样。1

这只是一种心理暗示。1

或者你可以把这当做是一个游戏中设置的FLAG,当它立起来的时候,就会触发进一步的对话。1

当人们听见“麻烦”两个字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去想自己最近是不是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1

而很显然,大部分人在生活中都不可能一帆风顺。1

不管是大麻烦还是小麻烦,都是麻烦。1

当顾客开始抱怨,就是林老师灌输心灵鸡汤,迅速拉近距离的时候。1

不过这种伎俩也有概率会失败。1

比如对方真的是一个运气超级好的天选之子,或者对陌生人警惕心非常重导致很难沟通。1

但林介此刻十分有把握。1

他一定能打开对方的话匣子。1

因为这场雨对面前湿透的女人来说,必然本身就是一场十分糟糕的麻烦。1

季织绪用毛巾擦拭身体的动作一顿,抬眼看着柜台后面年轻人沉着自信的微笑,低声道:“是的,我遇到了一件令人恼火的麻烦事。”1

她无法判断对方是敌是友。1

但就算是敌人,现在的她正处于最虚弱的时候,大概也无法在一个能让她感到神秘的存在面前全身而退。1

既然他想故弄玄虚,不如就顺着他来。1

让她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又有何目的。1

如果是友方,那就皆大欢喜。1

如果是敌人,那么她为自己争取了更多的休息时间。1

当面前的女人抬起头看向自己,林介这才发现她的眼睛并非黑色,而是深沉沧桑的铁灰色,瞳孔中带着些许絮状物,宛如打磨精美的宝石。1

女人白皙的耳朵上,大约三厘米长的血红色狭长菱形耳坠旋转着闪光。1

不管从哪个细节看,这个客人都充满了故事啊。1

林介问道:“是人际关系上的麻烦么?”1

既然并没有抱怨这场雨,那么,对于这个年纪的女人,最容易产生的就是感情问题了。1

当然,绝不能直接就界定了是爱情、友情还是亲情。1

而要说——人际关系。1

骗子、神棍和林老师的通用技巧,就是说话一定要相对“模糊”,给自己和对方都留下余地。1

季织绪心中一沉。1

就在二十分钟前,猎人秘密据点之中发生的,正是针对她的一场叛变。1

如今追杀她的,正是她昔日的同僚和伙伴。1

贪婪蒙蔽了他们的双眼。1

换句话说,把这当成是她处理人际关系上的麻烦,倒也没错。1

而这件事,竟然在短短二十分钟内就已经被外人获悉了。1

这样的传播速度,绝不可能是在事后知晓的。1

因此只有两种可能。1

第一,猎人团体之中被安插了眼线,在事发之前就已经通风报信了。1

第二,面前这个年轻人有着掌控全局的能力。1

她看着毛巾上渗开的暗红色冒着泡的血液,还有些许酸蚀的白烟,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坐下来,手指搭在茶杯把上,轻轻敲打:“我遭到了背叛。”1

哦?1

林介挑了挑眉,有些意外。1

竟然这么狗血?1

究竟是男友出轨小三,还是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1

但林老师毕竟是兜售心灵鸡汤的人生导师,并不是热衷于八卦的三姑六婆。1

越是狗血,越有发挥的余地。1

“凡事都有两面,你固然遭遇背叛,又何尝不是一个看清别人的机会。”1

他伸手提起茶壶给对面添了些水,目光沉凝,语重心长地道:“有些人留与不留都会离开,想离开的人可以有千万种理由。”1

确实。1

魔镜之卵只是一根引动他们贪婪欲望的导火线而已。1

就算没有魔物对心灵的引诱。1

将来的某一天,也会上演和今天一样的戏码。1

区别只是理由的不同罢了。1

季织绪摩挲着杯壁,而后自嘲地笑了笑,道:“你说的没错,但这次背叛,已经让我失去了很多,也受了很重的伤,现在看清,又有什么用。”1

失去了很多,还受了伤……是失去了一份感情,受到了心伤吗?唉,真是令人同情的遭遇。1

林介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份怜悯。1

看来这是一个遇见了渣男的失意伤心人。1

身体上的伤容易治愈,而心灵的伤难以抚平。1

而这种时候,就分外需要他这种话聊带师了!1

林介双手撑在下巴下,直视对方,语气不容置疑:“当然有用,你现在知道了什么是真面目,什么是假心肠,之后才不会对伤害你的人有所怜悯,就算他们曾经是你亲密的人,当你想起自己经历过的伤痛,他们就是不可饶恕的魔鬼。”1

掷地有声!1

季织绪看着对方漆黑如墨的凛然眼睛,呼吸下意识急促。1

在暖色灯光下,这双眼睛仿佛带着一种如深渊般的魔力,带着三分悲悯,七分冰冷,宛如垂爱众生却高高在上的神明。1

在蛊惑人一般。1

季织绪猛地回神,心中狠狠摇头,清醒过来。1

既然对方找到她,那么绝对是有目的的。1

现在看来,并非敌人,反而像是想要借助她,对猎人组织做些什么图谋……1

使用产自梦兽的污秽之血作为力量来源的猎人,在那些正统巫师的眼中,有时候也会被称为恶魔的同类。1

这么看来,对方并非自己刚才猜测的那三个势力中的一员,而是痛恨猎人的某位高阶巫师?1

那些天生掌控了语言和文字力量的暴徒。1

“那么……”1

季织绪定了定神,心中深呼吸,沉声道:“你觉得我该怎么做?”1

“既然他们不当人,那你也可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1

林介低声道。1

他可不是卖的那些只会麻痹心灵的暖胃鸡汤,否则三言两语便会让人腻歪,可留不住长客。1

面对渣男,就该予以痛击!1

对方这样看上去极有主见的女性,此刻的失落只是暂时的迷茫罢了,只要做出引导,她就能行动起来。1

果然是巫师们的性格,季织绪张开桌子下的另一只手掌,那上面满是鲜血,她的嘴唇微微蠕动……不当人么?1

她还没有这样的决心和准备。1

“但在此之前,你需要首先想清楚自己的想法和目的,做好准备。”1

林介目光从容,看着面前的女人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微笑道:1

“我想,你或许需要这本书。”1

林介图穷匕见,开始了推销大业。1

但这时候不适合直接从身后的书架上拿书,那太明显了。1

于是他递出了自己手上正在读的那本《忏悔录》。1

季织绪有些茫然地接过来。1

书的封面上写着《血与兽》三个字。1

她读过的书绝对不算少了,但从没有在市面上见过这本书。1

是什么冷门作家写的书籍吗?1

而且,为什么要给她这本书?1

季织绪皱着眉,有些疑惑地打开来,而后瞳孔猛然缩紧,脸色陡变。1

那书页上密密麻麻排列着古老的文字,这些文字扭动组合,时刻变幻,没有一刻相同,但却能让人从中读出意思,每一刻都组成了不一样的千万句话语!1

这是……禁忌知识!1

猎人脸色苍白,浑身颤抖,这其中蕴含的知识如此恐怖,令人作呕。1

她立刻合上书,努力遏制自己的喘息。1

恐惧的脑海里却已经留下了仿佛烙印般的一则信息。1

“兽化!”1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