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003-血与兽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兽化!”1

季织绪险些惊得从座位上直接站起来,但又硬生生遏制住自己的冲动。1

脑海中的信息就好像本来就存在一样坚固,牢牢印在记忆中。1

甚至令她产生了被烙印的灼热痛觉。1

“兽化:从血中提取的力量,以血来掌控……”1

季织绪握着手里的书眼皮直跳,心有余悸,这到底是什么东西?!1

猎人们的力量来自梦兽,通过注射以污秽之血为主要原料的药剂而获得它们的一部分力量,是凝视深渊亦化作深渊之人。1

注射污秽之血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初次注射甚至有一定的致死率。1

这也是成为猎人的一个门槛。1

而如果剂量超过一定的比例,那么很快,猎人就会被感染,无法控制的污秽之血在体内肆虐,发生一定程度的异常现象。1

具体现象被大致分为三个阶段:性格扭曲,理智蒸发,躯体异化。1

污秽之血的浓度越高,猎人的力量也越强,异常现象也越深。1

而在躯体异化当中,最常见的便是兽化。1

那样的兽化是不可控的!1

那些积蓄了太多污秽之血的老猎人们实力不可想象,但通常情况下,他们又因为兽化现象而饱受折磨,甚至动弹不得,十分痛苦。1

季织绪所想的不做人,便是二次注射借此获得力量,以牙还牙,以眼还眼!1

但是没有想到,这个神秘的书店主人,竟然交给了她控制污秽之血的方法!1

完完全全可控的兽化!1

从远古延续至今的猎人和巫师们都未能解决的问题!1

“忏悔录……”1

清晰感受到体内的血液发出臣服的惨嚎,季织绪声音微微颤抖,有些沙哑:“这就是你想让我做的事情吗?”1

真是个疯子!1

一个强大的疯子!1

这短短的一则信息,足以颠覆整个猎人群体赖以生存的力量体系!1

一旦这项技能扩散出去,猎人们如今依靠污秽之血建立的秩序都会被打破!1

这样做的她,等同于要掀起一场对旧世界的征伐。1

她也许会是圣人,也许会是罪人。1

一切命运的选择,时代的狂澜,现在都在她的手中了。1

她要为这死去的旧世界而忏悔。1

季织绪的呼吸逐渐粗重,低头盯着自己手中的书,在这寂静的书店当中格外清楚。1

林介看着低下头去肩头微微颤抖的女人,心中叹了一口气。1

唉,这就是失恋的女人啊。1

多愁善感。1

虽然看上去像是女强人,但那其实都只是表象而已,是一层脆弱的外壳。1

看,仅仅是几句安慰和鼓励,她就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呢。1

当然,有时候,哭泣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有人可以倾诉和依靠。1

但在脆弱宣泄过后,还需要一剂增强自信心的强心针,让她相信自己可以做到,相信自己可以面对一切,展露真实的自我!1

他道:“是的,我需要你这么做,你也必须这么做,并非忏悔,而是诚实地面对自己。”1

对面的年轻男人已经收回了视线,低语着,像是对她说,也像是自言自语地低声道:1

“末日审判的号角想吹就吹吧,我将手拿着此书,站在至高无上的审判者面前。我将大声宣布:‘这就是我所做的,我所想的,我的为人。我以同样的坦率道出了善与恶。’”1

林介所说的,正是这本卢梭所写的《忏悔录》当中的原文。1

他微笑道:“每个人都有着野兽般原始的欲望,这就是真实,不是吗?”1

季织绪霍然抬头,看见林介拿起自己的茶杯,“钉”地一声和放在自己面前的杯子碰了碰,抬头注视着她:“为全新的明天干杯,如何?”1

良久。1

她将手中的书放下,郑重地拿起茶杯一饮而尽,露出了微笑,随即谨慎地微微低头道:“感谢您的指导,我会遵从您的意愿。”1

林介才抿了一口,看见季织绪一口喝完的动作,动作一顿,忍不住抽了抽嘴角。1

怎么全喝了,他只是象征性地说一句而已啊,就是想让对方多喝热水暖暖胃……1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刚刚才给对面添过水,那是一杯货真价实的滚水啊啊啊!1

她怎么就眼睛也不眨地全都喝下去了?!1

算了算了。1

毕竟她刚刚失恋,神志恍惚也是有可能的……吧。1

林介放下杯子,还是不放心地试探道:“你需要去医院吗?”1

季织绪摇摇头:“感谢您的关心,我并没有大碍。”1

在两人交谈的这段时间里面,她的伤势已经完全自愈了。1

这就是污秽之血的力量。1

好吧,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他就当没事吧。1

毕竟要是真的烫伤,现在对方也不可能好端端和他说话了。1

“你要再休息一会儿么?”1

林介在柜台下面翻出来一把黑色的雨伞,抖了抖:“很不幸我的书店太拥挤,并没有多余的地方,也没有客房,所以我只能收留你到今晚之前。”1

“这里是雨伞,你可以和书一起带走,还书期限是一个月,最多宽限七天,到时候记得把雨伞也带回来。”1

他的书店与其说是书店,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单纯的书库,除了书就是书柜。1

“我再过会儿就走。”1

季织绪接过雨伞,在林介拿出来的登记簿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和信息,谨慎地低声道:“我能否可以,了解一下您。”1

我?1

我刚才的话应该没有过尺度才对,还是说失恋的女人确实容易乘虚而入?1

林介眨了眨眼睛,露出了营业用微笑:“我叫林介,仅仅是一个普普通通但乐于助人的书店老板而已。”1

他把书用塑料袋装好,低头看了一眼登记簿。1

姓名季织绪……嗯?1

那个搞下城区地下资源开发的著名富豪季博农,他的独生女,好像就叫这个名字来着?1

林介觉得自己的记忆力还算可以,这个名字也算得上有特色,绝对是没有记错的。1

再加上对方这出色的外表,还有那身看上去便是定制设计的晚礼服。1

他故作淡定,默不作声地把登记簿放了回去。1

这还是条大鱼啊。1

绝对能坑……赚到足够装修书店的钱吧!1

季织绪并没有失望,反而有种预料之中的感觉。1

既然对方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那么就只能依靠她的努力了,在规定的一个月期限到来之前,至少将那些背叛者全部解决!1

然后,再来寻求下一步的帮助……1

她后退两步,单手拿上雨伞和书籍,手杖夹在腋下,另一只手按在胸前,朝林介行了一礼。1

“那么,祝您夜安。”1

林介挠了挠头,该说不愧是大小姐么,这礼仪未免有点太夸张了。1

季织绪松了一口气,恭谨地重新站直,转身走出店门,推门,打开伞,在大雨中向前走去。1

忽然她按住手杖的机关,全身再次戒备起来,警惕地看向前方。1

对面走来一个撑伞的老人,佝偻着背,在雨中缓步前行,手中拿着一本书。1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