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042-你明白了吗?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林介对于自己这个发人深思的开场白十分满意。1

一日之计在于晨。1

正如作文的开头往往需要一个例子或者一句名言来引出自己的观点。1

在这样一个早起就有客人的美好早晨,来一则经典的具有警示意义的寓言故事作为今天一天营业的开端,真是再好不过了。1

没错,他就是故意说给老王听的。1

像是老王这种空巢老人,在平时生活中更应该保持警惕和小心。1

今天他还没有开门,老王就过来了。1

他每天都定的六点半的闹钟,七点起来开门营业,现在离开门都还有十分钟,外面天色和大晚上没什么区别,乌漆嘛黑一片。1

老王住的地方离这里还挺远的,从过往的交谈里透露的信息判断,大概需要一小时的路程。1

现在这种昏暗的天色,加上那么多积水,湿滑的路面、雷电还有大风。1

这么恶劣的的天气,老王大早上一个人跑那么远过来,路上要是出点意外,可能连知道的人都没有,就悄无声息消失在了这场大雨里。1

这不是林介杞人忧天。1

之前电视里就报道了那起巷子墙壁坍塌的事故,就离这里不算很远,可见现在外面确实很危险。1

一个年纪这么大的老年人,还是体弱的残疾人,在外面乱跑,说得比较有华夏味儿,这不是茅房里打灯笼么?1

唉,真是让人操心啊。1

王尔德此刻心中简直如同闪过一道惊雷一样。1

他拿着水杯的手微微颤抖,强行克制住之后,才道:“农夫没有错,他不过是出于自己的好心,蛇也没有错,它不过是遵从了自己的本能。”1

林介走到柜台后面坐下,道:“不错的想法,理智中立客观,说到底这一切确实只不过是场巧合造成的悲剧,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辩驳的。”1

“但是这个故事并不是一个公平的故事,农夫付出了所谓的好心,结局却是他死了,你觉得他在死前会想些什么?”1

王尔德沉默了一下,喃喃道:“应该会悔恨吧。”1

林介微笑道:“自信点,把应该会去掉。这是一个以人为本的故事,需要从人的角度去思考。”1

“你换位思考一下,假设你是这个农夫,你会怎么想?”1

“农夫最大的悔恨,一定会是自己怎么没有早点看透这条蛇的本质,自己为什么会有那多余的盲目的善心。”1

“这个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坏人,但并非所有的坏人都长着一副面孔,有些人他会伪装,也有可能被人利用,一副人畜无害甚至非常可怜的样子,利用你的感情去做坏事,可能是对你,也可能是对别人。”1

“不要轻易相信,也不要自欺欺人,更不要心慈手软。”1

“他没有心,怎么会为你的热心而感动,他对你的笑容,亦不过是因为你的放松警惕而感到高兴。”1

一句句的话语振聋发聩,仿佛掷地有声。1

看着柜台后面的书店主人充满了警告的眼神。1

王尔德的神情一点点地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凝重,越来越惭愧,直到那一句“他没有心”,他瞳孔一缩,握紧的拳头松开,面罩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1

呵,人没有心,还能活着吗?1

不能!1

原来林先生,终究……不,果然还是知道了。1

“我想说的,你明白了吗?老王。”1

林介双手交叠,目光深邃。1

王尔德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说道:“明白了。”1

可是他仍然……1

林介欣慰道:“明白了就好。”1

他伸手又重新泡了一杯茶给王尔德。1

林介又看了看王尔德的神情,那种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魂不守舍和无奈低沉的神色,以及今天忽然的异常。1

心中忽然一动。1

老王大早上的不顾危险从家里跑出来,专门到他这个破书店里来,但是目前看来貌似并没有想要借书或者买书的愿望。1

反而是刚刚和他进行谈话的时候,神情更像是如释重负,并且十分放松。1

也就是说,意图可能本来就是来和他谈心的。1

常年给人解决心理问题的林老师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1

首先因为前不久老王才把书还了过来,并且用捕梦网感谢了他。1

所以不可能是学术上的麻烦,而是……生活上的麻烦。1

一个常年独居的孤寡老人,在生活上肯定有许多麻烦,但是一个人生活那么久,反而更适应这种环境,因此一般生活上的琐事肯定难不倒他。1

那么就剩下了另一个困扰着所有孤寡老人的大问题了。1

亲戚。1

而据林介所知,老王并无别的亲戚,只有两个对他很不好的孩子,都是收养的。1

一个外出打工杳无音信,好几年都没有回来过。1

另一个则更加没皮没脸,找到了自己亲生父母之后就翻脸不认人,让老王每次提起来都非常难受。1

林介感觉,第二个这种情况,基本上是不可能再回来了的。1

回来了老王也不能是这么个反应,估计得直接黑着脸,不至于现在这样还有余地可以讲讲故事。1

那就只可能是第一个了。1

“唉,我还想说,关于查尔斯……”1

林介忽然试探着问道。1

王尔德长叹了一口气:“是的,您知道,他回来了。”1

林介了然地点了点头,这样的话,他就很熟悉情况了。1

许许多多靠解决邻里纠纷为噱头的电视节目,都会讨论一个问题,那就是孤寡老人被瓜分财产。1

往往都是孤身一人生活多年的老人突然患病不起,然后一堆奇奇怪怪的亲戚就过来了。1

再加上什么在外打工多年都不得志的属性,突然跑回来,多半是为了钱。1

“虽然这么说可能会让你难过,但我必须让你警醒。”1

林介道:“他是不是很突然地就回来了,是不是一边说自己这么多年很辛苦,很想你,其实很爱你之类的话,一边对你很好,让你感觉很温暖?实际上却接近你,明里暗里地想让你做点承诺。”1

没错,“查尔斯”想让他将剩下的咒术传授给他。1

作为一个残忍暴虐著称的黑巫师,真的面对血淋淋的真相,王尔德心里还是忽然感觉十分沮丧,他在作为一个黑巫师之前,首先是一个人。1

“你想要的,是那个在你心中有着美好回忆的亲人,然而现在回来的,真的是他吗?”林介目光深沉,语气凝重:“虽然这么说有些残忍,但就像我刚才说的……难道你想成为那个农夫吗?你要把感情,交给一条没有感情的毒蛇吗?”1

王尔德沉默了一会儿,幽幽叹了口气:“我只是,想多陪陪他……宁愿自欺欺人,但有些梦,还是要醒来的,他已经不是我的查尔斯了。”1

他抬起头:“谢谢您,这是您第二次给了我重要的指引!我知道该怎么做了……”1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