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056-您随便看(第二更)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就是这里么?阿克曼在雨中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书店。

雨滴噼里啪啦砸在雨披的短帽檐上,顺着雨披轮廓急速流淌而下,落在地面的水洼上。视野中是和真理会提供的情报一模-样,外表极其普通的一家书店. 看上去甚至有-些破旧,连店的招牌都没有

如果不是从微亮的相窗看进去,可以看见其中一排排书架以及上面的书籍,大概甚至无法判断这是一家书店。这不是生意人的本分. ..不如说这家店的主人其实根本没有考虑过卖书吧?反而更像是刻意在维持书店的冷清一样。这么想,还真是有些可疑啊。阿克曼闭上眼睛,捕捉着雨中的稀簿以太,依靠超凡的嗅觉进行分析。

王尔德的以太气息,确实在这家书店当中存在着,比他在其他地方感受到的要更加明显。

有一些危险的感觉,但并不强,似乎是某种生命和灵魂的造物,用来看门确实不错.

但想要借此抵御像他这种等级的超凡者,无疑是不可能的。真理会给出的情报,是王尔德曾在这家书店逗留过两次,每次时间超过一个小时,但是从这家书店目前给人的感看, 应该不是重要的据点而更像是一个隐蔽的中转站。也许是情报,也许是超凡物品。很多人在这里来了又走,带来-些东西, 又带走一 些东西.乱糟糟的各种以太轨迹在空气中划过,形成了一-张纷杂的图谱。其中王尔德的气息形成的轨迹,比其他的轨迹要更加多, 更加频繁.虽然所有的轨迹都很稀疏,但对比起 来,他简直是这家书店的常客.阿克曼睁开眼睛。如果是这样,王尔德一一定还 会再来.真理会没有选择打草惊蛇,应该也是出于这一点的考量.只要他还会再来,那么就有机会抓住他。但是真理会如今似平正被赤教和白狼的团体困扰,忙着搜寻这些最爱钻下水道的小老鼠的下落.“不过想来,应该也快结束了。阿克曼看了看身后还在重建的街道和建筑物,距离之前那场战斗已经过去了一周,因为下雨的绿故.施工比原来更加困难。

所r以干脆只是把幸存的居民都接到了别的区域去,这边暂时清理了之后就围起来搁置了.空气中依然有着逸散的以太粒子,就像是战场上的硝烟,就算战争结束,也还是残留着火药和鲜血的味道。秘仪塔和真理会对于这种事情的掩盖真是熟练。摩菲一-死, 基本上就代表了赤教和白狼已经没有了最大的支撑,不管是实力上, 还是信心上。“啧啧啧,真是作死,希望她在死前能够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阿克曼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虽然遇上前来拜访真理会的精灵大贤者算是摩菲倒毒,但是就算没有桃瑞丝出现,他们的败局也早就注定了.“魔镜之... ..就真的有那公大的魔力,诱惑人的心灵到失去理智?阿克曼望着那片废墟摇了摇头,然后回过了头,他可不想尝试。现在,他的任务,仅仅是守株待兔,然后完成自己的毁灭级评定.是猎人,而猎人最重要的品质,就是谨慎和耐心阿克曼仍然没有进入书店,而是在四周又仔细侦查了一遍.最近因为这个所谓的“煤气厂 爆炸案”,来这里 凑热盾的人非常多,在四周逛上几遍也很正常.他把书店四周的以太轨迹翻来覆去地感应,但怎么看都只有那么几条, 至于书店本身.. ...抱歉,一点也没有。让他都感觉自己多此-举了。毕竟就算他进书店,现在也只是假装成普通客人,进行最基础的试探罢了.终于,阿克曼抖了抖雨衣,走到了书店门0.看了眼那个“营业中” 的牌子,伸手推开了书店的门。门上铃铛轻响.湿漉漉的水滴落在地板上,形成了一个个水渍团,书店内的布置映入眼帘。其他都不值一提柜台上放着的石像鬼正是王尔德以太波动的来源血红的眼睛仿隅内烁着嗜血的光芒,看上去非常具有威慑力。但依据阿克曼的经验,这种造物除了主动驱使以外,就是感应杀意自动攻击。只要也没有杀意或者恶意,就是绝对安全的。他对自己的伪装很自信,就算是同级在场, 在出手之前,他也可以做缓缓走进书店,把雨衣脱下来放在门旁边的伞架上,阿克曼已经提高了自己的警觉,控制自己全身的肌肉,绝对不露出半点破绽,无比自然地打量着四固。柜台坐着的年轻人此时抬起头来非常熟练地道:“欢迎光临, 请问是借书、看书还还是买书?”阿克曼此刻扮演的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随意地应了一声,首:“瞄便看看.没错,非常符合一个因为凑热周而跑来这片废墟闲逛,随后无聊地进了路边书店的普通人这样的人是没有目的性的,所r以完全没有必要进行选择.阿克晏朝柜台走去,暗道这个书店主人似乎只是个普通人难道这里只是一个类似寄存处的地方,书店主人是随时可以被抛弃的工具人,所以随便找了个普通人来担任?他的目光在柜台上顺便扫视了一圈。

这昏暗而单调的书店里面,唯一具有色彩的就是柜台上面的一个盆栽。那是一朵红色的玫瑰,含苞待放,向外微微低着头,花瓣上的水珠折射灯光,看上去非常漂亮。在这书店当中,属实是-抹亮色.但也只是一朵普通的玫瑰花罢了。阿克曼刚想抬脚在四周逛逛,结束第一次试探。那玫瑰花微微颤动,随后从花色中心内部,翻出来了-颗眼球,似乎还带着粘液抽搐了-下,直直地看向了他,孔贪要地死死地盯着他!阿克曼浑身一僵,头皮-阵发麻,刚想要后退,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动不了 了.他不由自主地盯住那颗眼球,感觉到灵魂中的什么东西在被抽离、吞噬。阱? !怎么可能? !他没有任何察觉!也没有以太波动!柜台后面的年轻人向他露出了一个非常和善的微笑:。您瞄便看, 有什么问题, 找我就可以了。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