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062-血肉福音书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季织绪在灯光下翻阅着书顿。被蕾丝轻纱笼罩的台灯散发出足够明亮但不刺眼的光,照亮了桌子上放着的许多书籍和羊皮卷、一个插着雏菊的细花瓶、一个搁置着羽毛笔的墨水瓶、-一个铜制镶嵌珠宝的香薰盒、一 副眼镜。四周很安静,几乎只剩下了她翻阅书页的沙沙声。当然以她现在的听力,可以轻易地听到楼下两个正在打扫屋子的佣人的呼吸和心跳,只是没有必要将听力扩大到这种地步,那同时也是-种折磨。因为越来越强的实力,她对于自己全身的控制,已经接近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如果她愿意,她甚至可以控制皮肤上任意一个毛孔的收缩程度.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终于彻底快要彻底驯服体内那头血液化作的野兽.只要能够做到一点她跨入毁灭级就指日可待。

季织绪深呼吸,台上书,抑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实木桌面上的熏香盒中散发出薄荷、迷迭香和柠檬的味道,一-瞬间进入鼻腔, 让她精神一振.《血与兽》远远不止是控制自己体内的污秽之血这么简单.她越是研究,就越是发现这其中的奥秘如此深邃恐怖。血与---其实是“灵”与“肉”。血液和灵魂,是生命的货币,当它们在 体内交换流动时,以太于是被兑现.掌控体内的血液只是第一步。如何运用血液,让那野兽彻底化作自己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变强之路。她现在,也还只是掌控了体内原本就注射的血液的量而已. 如果能够再汲取更多,甚至是其他不同种类的梦 兽的污秽之血,将会得到怎样恐怖的力量猎人可以拥有的力量,绝不止是现在这些!话语权的来源是力量。

现在,他们可以有和真理会、秘仪塔、教会平等对话的权利。只是单单她一一个人是绝对不够的,她还需要更多更多同伴。之前一段时间,她一直在隐秘实践, 并没有将这方法教给其他的人,因为她自己也是第一-次接触, 不能确定不出

污秽之血的力量-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8e所以一定要谨怕。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已经亲身实践过这掌控血液的办法,证实了它确实安全、可靠、有效。她可以开始进行推广了.季织绪伸手抚摸着书封,内心益发坚定。这将会是猎人们的福音书,而带来福音的林先生,则是猎人们往后道路的指引者.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小姐, 晚餐时间到了。”8“知道了。”季织绪早有预料,淡然从书桌前站了起来,推开椅子, 将书藏在了书桌内部的暗格当中。她此时穿着简单的T帅和紧身牛仔裤,配上一头齐耳短发,显得十分利落。当然,即使是在家中,这日常的装扮下,她挺直的脊背上也绑了-把匕首,宽松的T临遮掩效果一 流。虽然她现在的肉体强度已经完全超过了这些金属制品,但是时刻保持警惕是-种良好的习惯。季织绪转身开门,在佣人的带领下前往餐厅。走到半路,她的脚步突然停下, 看向门口站着的中年男人。

季织绪顿了顿,平静地说道:“有什么事情吗? ”那站在门边的中年男人便是季博农,罗尔资源开发司的掌权人。他有着一-双和季织绪-样的铁灰色眼睛,带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有种无机质般的冰冷,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敞开的外套里面能看见黑色的马甲和白色衬衫。8带路的佣人自觉地退下离开了。“没有事就不能找你谈谈心么?”季博农一边转身往餐厅内走去,一边随口说道.季织绪微笑道:“您向来不会回来吃饭, 也不会让人专门提醒我晚餐时间,除了有事情找我说,我想不出其他理

季博衣一噎,坐到位置上的动作一顿,然后默默地拉开椅子坐下来,道:那么 明显?季织绪同样走过去落座,理所当然地道:“那么 ,明显。虽然她早就已经听见了季博农的吩咐,但是就算没有,她也照样可以轻松地把自家老爹的想法猜到。毕竟,一个常年忙于事业,5天有4天不在家的人突然回来, 并且还专门让人让她下来吃饭--她平时已经吩咐过佣人不要打扰她。而且还刚好在这个时间点,不管怎么想都不可能是专门来叙旧的。季博衣叹了口气,目光落在自己女儿的脸上,因为常年不怎么相处,停留在差不多十六七岁少女时期的印象恍惚间忽然被打破了,让他有些不适应。他不由得感叹道:” 你长大了。季织绪问道:“您不会真的打算 谈心吧?季博农笑了笑,继续道:‘有些事情 你可以自己做决定,但是作为父亲, 总归想着给你提供点意见。季织绪沉默了一下,首:“您说。”从前, 我没有过问你做的什么事情,因为不管是白狼也好,其他猎人组织也罢, 都只是沙盘里被人随意拨弄的兵棋,我把凯伊和马克斯派给你,就差不多足够了, 但现在,不一样了。季博农用食指点了点餐桌,眼镜后面的目光看向了季织绪. “如果你真的要参与进去,那么当你站在所有人的面前,你代表的将会是罗尔资源的立场,明白吗?‘“我明白.季博衣没有料到回答会这么干脆,缓了缓,然后继续道:。 你明白?你如果明白,就不应该那么莽撞!”我真的明白.“季织绪抬起头道:“这正是我现在 会和您在这里谈的原因一- - 您看见我日记里的计划书了对吗?所以才想来劝我

她勾起嘴角:“那是 我故意写出来的。

季博衣的眼神一变,这下就是完全意外了。他看着季织绪,指了指自2.自:” 你故意写了那份计划书,然后故意让我派到你身边的人发现, 就是为了让我回来?’

“嗯。”季织绪靠着椅子后背, 双手抱胸挑了挑眉道: 。计划当然都在脑子里,谁会写下来给别人看,傻子吗?

季博农无语地看着自己女儿,半晌,叹气道:‘看来你是 真的长大了,而我却还把你当做小孩子看。季织绪微笑道:” 您如果没有把我当做小孩子,我又怎么能骗过您。“既然如此,你似乎很有把握说服我。”季博农目光深沉:。 告诉我,你的筹码是什么?”季织绪和自家老爹对视,诧异道:“您不是已经派人去我房间里拿 了吗?“什....你怎么知道的?

她学着书店主人的样子,双手交叠在下巴下,看着自家老爹见鬼了的神情,露出了愉悦的笑容.别人看不见的虚空之中,章鱼一般的精神触手密密麻麻延伸向四周,把整栋房子里的情况都掌握得清清楚楚。季织绪从“裂开”的背后血肉中拿出了真正的《血与兽》,在手上晃了晃:” ‘这’ .才是我的筹码。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