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077-该睡觉了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五十二号街道.

爆炸声响起,房屋坍塌的声音紧随其后。漆黑的雨幕之中,这条已经属于疏散区范围的街道,眨眼间彼此起彼伏冲天的火光覆盖。

猎人们的身影在雨中高速掠过,留下一 道道残影。街道中央被击沉的地面裂开蛛网般的痕迹,随着又一次爆炸, 终于“轰隆” -声整块连着房屋一起下陷, 出现了个巨大的坑洞. 18水泥地面上的积水哗啦一下顺着这坑洞的边缘如瀑布一般流了下去。下方裸露出来的,正是诺金庞大的地下管道系统的一 部分。因为诺金上城区完全由钢铁构造,根本没有大面积的土壞绿地来提供雨水下渗的途径,所以一旦遭遇像现在这样的极端天气, 就会造成严重的城市内涝。因此足够可靠的下水道系统,就是城市设计必要的一-环。

但在真的看见这深如矿洞般的地下通道之前,一般人想象不到在诺金 上城区的地下,还有着这样-一个纵深接近五十米的巨大隐秘空间。当然,这一部分明显是一一个汇水节点- 般的管道绝对没有这么宽.而在这下面,却是一番惨无人道的地狱图景。堆积如山的无数尸体残肢,漂浮着血丝和黄色脓液的绿水,彼上方倾泻而下的水流冲刷着散开,令人作呕。“白狼这些人是疯了吗? !季织绪倒吸一口气,感觉脊背阵激寒, 汗毛直竖。就算她常年作为猎人活跃,见惯了生死,经历过无数次厮杀,但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恐怖的景象。这种冲击性并不是一个等级的。在此之前,她知道白狼现在的恶行,包括屠杀行为,但并不知道他们竟然在这里像是屠宰场一样集中肢解尸体。

从这个地方的状况来看,这样的行为绝对已经持续了-段时间。 这里...恐怕只是其中一一个据点。在这里把手的猎人已经和他们交上了手,那些完全不似人类的东西发出野兽般的嘶吼,用利爪和獠牙和他们战斗

季织绪忽然产生了一种危险的预感,立刻朝旁边连续几次跳跃, 躲过了射过来的几只弩箭。那几乎是攻城弩-样粗壮的箭矢,深深地扎进地面当中,可以想象如果在人体上,会有怎样的效果。而那上面一闪而逝的铭文,象征着这箭天的不寻常.白巫师的闪殛电矢符文!季织绪瞳孔一缩,立刻再次向侧面翻滚:“小心! 跑一-”“嵫嵫一-- ”铭文亮起,带着细小的电光."胯嚓!-瞬间,天空之上落下一道内电,砸在了这箭天上,紧接着又是好几道。刹那间,闪耀的雷电向四周辐射而出,整个区域都被内电覆盖。被波及到的猎人们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化作了 一块焦炭,倒下后碎裂成块状, 随后化为灰烬。下方被水流冲刷而露出的通道地面上,晦暗的光芒逐渐勾勒出一个清晰的法阵。随着这些人的死去,这法阵亮起-丝丝猩红微光,并且越来越明亮 . .. “该死!

季织绪用手掌撑着地面,回头的同时抽出了自己的权刃,抬起头,看见了远处房顶上站着的穿着黑色风衣的高大中年男人。”赫里斯!“季大小姐,好久不见,你似乎又变强了。赫里斯淡淡地道,然后从房顶上直直地跳了下来, "砰” 地一声砸在地上。”你的运气可真好,是那位书店主人给予你的力量吗?可惜了,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我也想去拜访一下那位.

他朝着季织绪走过去,- 步-步变成了兽化形态,目光中充满了残忍暴虐的寒芒。“不过, 现在也无所谓了,我想,他现在也没有办法帮到你了,不是吗?”更多的,属于白狼的猎人从不知何处涌现出来, 房顶上,街道上, 房屋内,似乎密密麻麻。他们的眼睛在雨幕中内烁,就像是群狼环伺.高浓度的污秽之血给予了他们比原来强大数倍的力量。而几乎濒死的幻觉和痛苦,让他们有着无与伦比的意志,只要不到无法行动的地步, 他们就是 最高效的杀人机器

季织绪嘲讽道:” 你不会是把你现在剩下的所有人都召集来对付我们了吧?那还真是荣幸之至。“”毕竟,连秘仪塔都没有这个待遇,我这才成立不到一个月的小小猎人组织面子可真大。她暗讽白狼不敢秘仪塔刚正面,只能躲躲藏藏.对他们这样的零散的新的组织,却兴师动众。是典型的欺软怕硬。但实际上,季织绪从容的外表下, 仍有一丝紧张。她自身固然有信心能够抗衡赫里斯,但才刚获得“理性血液”不久的其他猎人,却并没有 足够的力量对付那些用污秽之血极限提升实力的白狼成员。这一次对方既然倾巢而出,恐怕是已经走投无路,连秘仪塔都不顾了。只想在死前拉更多的人垫背.这也许将会是这次由魔镜之卵引发事件的终点。也是她复仇的终点。

季织绪化作浑身银色毛发的狰狞巨狼,脊背如耸起的山,直立着, 发出了嘶吼,利爪在地面上刨出一道道深深痕

她一跃而起,“嗖” 地跨过空间,在赫里斯背后凶狠地一口咬住对方的脊椎,尖锐的獠牙瞬间刺穿了骨骼,鲜血喷洒。兽与兽的厮杀,以牙还牙,以血还血。e而在诺金城区的各个地下通道节点当中,如野兽般的畸变猎人们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听从指令踏入“祭坛”之中亮起的腥红线条,从各个法阵,延伸向最中央。“隐秘的心跳声,在诺金上城区的地下响起,应和着天空上的雷鸣。

林介听见外面传来隆隆的雷声,转过头,看见窗外连续劈下来的几道闪电,在夜幕之中就像是从天空上延伸下来的树枝。“诺金这个鬼天气,真是越来越邪门了。“6他皱了皱眉,“喻” 地把窗帘拉上。卧室内灯光明亮,虽然简晒,但是这生活了三年的熟悉地方让他倍感温馨.唯一的不同是那把放在书桌上的长剑。因为不放心这么,贵重的东西,所r以林介干脆把它带到了卧室. ”就当是辟邪了。林介是这样想的。“改天得买个剑架,把它好好放着。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他看了看表,翻身躺在了床上,抬头看着那美丽的捕梦网。1:"该睡觉了。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