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078-第二个梦境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林介的眼前是一片无垠的焦土。-望无际的漆黑大地上满是裂纹,下面的熔岩缓缓流动,隐约冈烁着红光,天空被厚重的云层覆盖,攒动的内电在其中肆虐奔腾.

一座座倒塌的庞大废墟高达数百米,总体范围无法判断,这残留的建筑还留有曾经辉煌时的轮廓,在这大地之上宛如受伤的巨兽,仍在呼吸。站在下方往上看,便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而更远的天际,则是一片几乎和天空 上的云层连接在一起的灰雾, 这雾就像是什么活物-样,不断翻滚流动,隐约扭曲出奇怪的形状。。

站在这片焦土之上,能听见这雾中传来的如风声样的呢哝和嘶吼.“这次算什么? RPG? OSS战场景?林介咕哝着环顾四周.根据上次看的那本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梦是 潜意识的欲望的体现。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自从穿越之后,他是太久没有玩游戏了, 以至于连梦里都开始展露出这种渴望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也没办法,现在不是想不想的问题,是硬件状况完全不允许,诺金这落后的游戏产业,现在能玩玩小霸王就算谢天谢地

林介叹了0气,把思绪收回来,看着四周的环境。这么一想,就越来越感觉过一会儿交响乐GM一响,就会有一个造型拉风、鬲格十足的大0SS登场了。他若有所思地走到一根廊柱旁边,伸手捡起一块砖石残片。断裂面出奇地光滑,纯白的大理石 上雕刻着精美的纹饰。仅仅从这残片,还有眼前纵然坍塌也依然宏伟的庞大废墟,就可以想象出,这里曾经到底是怎样一 番.“不过-- .这纹饰的风格和样式,莫名地有点眼熟啊。林介眯起眼睛,摩挲着这块碎片,把上面沾染的一些污渍拂去,仔细看着上面的纹饰。一种本能的直觉和积年累月的经验,让他瞬间做出了判断约瑟夫送来的那把长剑!虽然两者的纹饰总体造型并不相同,这残片上的图案甚至不完整,一般人看这么一 眼基本上只能感觉都一样华丽并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但林介是专业的。民间艺术和建筑也同样是他的研究范围,这是民俗文化当中重要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进行实地调研的时候,遇见点稀奇古怪的当地特色艺术,有些地方保存得不完整,还得自己进行还原整理.顺带一提,因为人文方面的研究领域多有重叠,林介有时候甚至会被隔壁考古专业的拉去充工。他对于这些纹饰的风格是非常敏感的,几乎一眼就找到了两者在技艺和风格上相似的一些地方,可以断定,长上和着建筑石片上的纹饰是同根同源的。

更何况在睡前,他才刚刚出于好奇心,把那把长剑翻来覆去把玩,连花纹都描了一遍,印象1仍然十分深刻.“这么看来, 还真是潜意识作祟,把我最近经历的东西都放进了梦里。林介挑了挑眉,放下碎片, 继续往皮墟中心走进去。

这片度墟的坍塌方向是有规律的辐射状,像多米诺骨牌一 样倒下, 有一 个非常明显的中心,所有的建筑群形成了

林介尝试进行探索,但这片废墟的毁坏程度超乎想象,几乎都不容人进入。那些焦黑的建筑基本上-掰就碎,喀啦啪就掉下来。林介甚至有一-次用力过猛, 导致了一 整块区 域的建筑轰然倒塌,化作了面粉.这种毁灭一件事切的感觉,就像是在超市里捏方便面一样, 有种别样的快感,甚至还想再来几次。“这次的梦和上一次真是两个极端啊,地图也更广阔了,不过还是-样很有意思,而且. .出平意料的有真实感

林介看着面前升腾起来的尘埃,摸了摸下巴,有点忧愁:“唉, 也只能梦里体验一下VR版的RPG场景, 就当过过瘾好了。不过这样的探索也并非毫无结果,随后,他在这些废墟和焦土当中,找到了不少的尸体。虽然大多数都已经和这度堰融合在一起了, 甚至是"操成一 团" 的状态,但还是有少数相对比较完整的。林介蹲下来看着这具在角落里以扭曲姿态侧的尸体,瞳孔一缩,目光凝固在了尸体的耳朵上。18应该不是错觉,这尸体的耳朵比寻常的要更长一些。林介十分淡定地把尸体翻了过来。.“.... 正面看更明显了,这耳朵不是正常长度.林介尝试着伸手摸了摸这尸体的耳朵,触感意外地还有点柔软,中间有正常的软骨,和头颅连接在一起,并非是支饰物也就是说生理构造就是如此。精灵?

林介想起来自己前不久才接待过的一个客人,那个特别漂亮的精灵Cs小姐姐。他站起来拍了拍手上的脏东西喃喃道:看来这 个梦确实是潜意识大杂烩。看来最近的思虑,让他的梦也变得驳杂了起来。除此之外,林介还在废墟当中发现的不少武器包括制式的长剑,都和约瑟夫给的那把长剑有异曲同工.

他感觉这些东西之间彼此之间超乎寻常的联系,让他久违地有了-种在某个偏敞的小村落做调研的感觉,便把这些东西全都记了下来,心想等醒过来画下来, 也许能为桃瑞丝家徽历史意义的重塑提供某些灵感。终于,林介跨过了许多碎石瓦砾的土堆,站在倒塌的白色楼梯上,看见了皮墟的辐射中心.那是-块宽阔的破碎平台,平台上勾勒着细细的金线花纹,四周分不清是泰黑的石块还是堆积的尸体,上方的巨 大金色穹顶已经碎裂了- 半,剩下的一 半插进焦土当中,最中央,是一个跑倒在地上的高大的穿着铠甲的人。-把长剑,正插在他的心脏处,像是楔子将他倾斜的身体固定在地面上.长长的金发像是瀑布-般流淌到地上,仿佛闪烁着光芒,头上戴着桂冠,身上的铠甲线条优美流畅,勾勒出修长

健的身形,侧面的耳朵长而尖.在这片焦土当中,安静下跪的人,倒握着剑柄刺入自己的心脏,就像是在为谁乞求赎罪。林介的脚步声在这寂静之中响起时,他忽然抬起头, 叹息道“我的救主啊,流放的灵魂已在此等待万年-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