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079-坎德拉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林刚从错位的楼梯上翻越过去,落到平台上,就听见了这么一句台词。他抽了抽嘴角,真就角色扮演呗?不过和他想的不一样的是,这好像并不是“世界终焉最终大OSS出场决战”,而是“过场CG重要NPQ后终托付新手玩家”的开局剧情。8“救主”之类的称呼,真是相当老套啊。传统角色扮演游戏,十个玩家角色有十一个是救世主。不过想想也是,以他相对来说贫乏的游戏经历,梦里也不太可能来个大创新。林介的目光落在了说出这句台词的“NPC" 身上。1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男性精灵形象。长长的金发和橄榄绿的眼睛,俊美的面孔几乎模糊了性别, 中性美十分震撼人心, 但同时又饱含着棱角,并不会觉得过分柔和.结合现在这个场景,加上他的造型和台词. 林介大概能猜到剧情了.这里肯定发生过一场大灾难,而面前这个精灵,要么 是罪魁祸首,要么 是没能力换狂澜,最后导致了悲剧发生。而当所有人都死去之后,他清醒过来, 受不了内心的自责和痛苦,于是选择了自杀或者自我封印之类的,一直受着煎熬。直到能够拯救世界、弥补他犯下错误的人出现.林介觉得自己已经通过这短短一幕把剧情大概猜了个七t八了。老救世主了JPG他绕着这精灵转了一圈, 忽然发现那把插在他身上的剑赫然就是约瑟夫送过来的长剑。c这下是真的实锤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研究那把剑,现在就干脆从那把剑出发在梦里脑补出了-个故事。精灵十分没脾气地静静看着他,等林介转完了才开口道:、我必须代表王国感谢您使圣剑重 放光彩,这是我无法彼饶恕的第三重罪孽。“18

. 应该就是指他身上插着的, 也就是约瑟夫送来的那把。之前他曾经疑惑过剑上为什么会有点“脏” ,后来发现调转角度之后那些黑色的痕迹就消失了,应该是剑的某种特殊工艺,比方"神物自晦”之类的,看来在梦里就变成了他的功劳了.不愧是他的梦,净给他脸上贴金。8不过按照他这句台词,这个精灵的角色似乎更偏向于造成灾难的罪魁祸首,现在是在自我惩罚。

林介面不改色地把这个功劳揽了过来,又蹲下来,和这精灵平视,饶有兴趣地道:“既然有第三重, 能说说你其他的罪孽吗?我很想听听你的故事。”正好最近除了约瑟夫都没别的客人了,给这位仁兄开导- 下貌似也是不错的选择。一般来说, 这些苦大仇深的人设,往往比较孤独,缺乏交流加上心理负担重,其实是非常渴望诉说自己的痛苦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反派人物通常会有强烈的表白欲,一定 要在计划达成得差不多之后当着别人的面大说特说。当然,这仅仅是一方面原因, 另- -方面. ..当然是某些作者/编剧想快速揭露真相并且给主角反杀的时间和余地

引导他说出来并非伤口撒盐,而是-个宣泄的渠道。更何况他自己先提起了自己的罪孽,可见也是很想聊聊天的。1“倘若您隐意倾听一个罪人的独白,这将是我的荣幸。精灵微微一笑,谦卑地低下头,低声道:“千万年前,无光无火的时代,我因狂妄而企图弑神,为我的子民开疆拓土,最终却仅仅因直视神而陷入疯狂,此乃阊嚅之罪。 ”“我身为他们的王,却在发疯后将自己的子民几乎屠杀殆尽,亲手葬送了整个王国的一切,此乃背叛之罪。”我手持圣剑,却让它沾染同胞的鲜血,以它来封印自己肮脏扭曲的灵魂,让它从此失去光辉,将王国最后的神圣象征蒙尘, 此乃愚昧之罪。“我将王国推向巅峰,又将一切亲手毁灭,往后万年,王冠便是我的枷锁,人们称呼我为一一流放者’ 坎德拉

林介摸了摸下巴,暗道果然和他猜的差不多.不过这精灵也够惨的,自己弑神不成反发疯,还连带着把自己的国家给灭了,圣剑也拿来封印自己,貌似变成了个类似剑灵的存在。“你称呼我为救主?但我并没有拯救你,你的王国也已经覆灭。

林介指了指他身上的剑,又看了看四周:你还 想请求我做什么吗?精灵的脸色顿时变得惭愧,仿佛自己心中的非分之想被看穿一样:‘ "您有度的仁慈令 我惭愧无地,但请您息怒,我井未僭越地觉得自己应当被救赎。他像是提出过分要求却被家长责备的孩子,颤抖地解释道:‘“您已经帮了 我很多很多,我的国家也早已成为了历史的尘埃, 我没有资格再为这片土地做任何事情,不管如何,我都没有办法再偿还我的罪孽林介感觉这家伙恐怕因为在万年的封印当中不断地自我谴责导致陷入了听什么都像是在责骂他的心理障碍。表面上的镇定和坦然,被别人一句随意的问话击溃。8“不。“林介和他对视,打断了他语无1次的自白,缓缓邕:” 你这是自我放弃,既然你说自己有罪,你现在又不想赎罪,那就是在逃避自己的责任,实际上你的行为没有任何意义, 只是你的怯懦罢了。从"往后万年”这样的话来看,这里这个场景应该不是真实的,可能是这个精灵自己的心境,实际上是一一个回忆

而所谓屠杀殆尽也只是几乎而已,他自己并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杀光了。“你关注过你的国家后来如何了吗?你剩下的子民又怎么样了,是否颠沛流离,又是否在哪里重建了家园, 他们比你弱多了吧,却还在辛苦努力,而你拥有强大的力量, 却在这里自怨自艾,连- - 点实际行动都没有, 你只是在自己骗自2,让自己有-个借口不用承担。”“什么没有资格,你哪里来的资格,这是你该为你所做的行为付出的代价,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煎熬,这才是你该受的罪,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缩成一团。专业话疗带师林介呵呵一笑:” 这几万年,你没有一 -点长进,只是在不断地后退,后退,再后退, 还在等别人宽只你, 你有没有想过,在你无所作为的时候,你的子民营受的痛苦远在你之上!““好好想想,你到底该怎么做,没有人是你的救主,只有你自己才能拯救你自己.坎德拉一怔,然后随着林介说的话, 完全呆滞了.再然后,他看向林介的眼神就亮起了光,那是-种如孩子看父亲的目光:“您说的对,但我的愚昧根深蒂固,倘若没有您的指引,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我深恐犯下同样的错。 ”精灵浦晶下去,金色的长发透画,额头触碰着林介前方的土地。

我想要.成为您的剑。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