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你们是谁?(8K)

一秒记住:完夲神站шшш.WΑnΒΕn.orɡ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你们是谁?(8k)

【特异蝗虫】的速度是极快的,配合【巨人之戒】的无视地形能力,此刻的莫岚好似开了穿墙挂,只需要把车头瞄准目标方向,一脚油门踩死,就能用最快的速度,走直线距离抵达目标,一切地形在这套组合面前全都木大,莫岚甚至只花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便横穿了几乎整个进化岛,来到了位于地图西北部的【方阵石林】。

所谓【方阵石林】,乃是由大量的梯形石块组合而成,鳞次栉比,极为规律的巨型石块聚合区域,这石林各处都没什么特别之处,也找不到任何可以【输入密码】的地方,但实际上,若是像此刻的莫岚这样,离开特异蝗虫,借用湖中褫立于空中,就能看出这石林的玄机。

从空中向下望去,便能一眼看出,这方阵石林的一个个梯形石块,组合起来,正是【键盘】上的数十个键位。

这一点哪怕莫岚没有朱垣提醒,也能自己看出,如今有了提示和大地图上再显眼不过的地形图标,莫岚看都不看,便按着自己心中早就准备好的顺序,掏出【极恶中队】,命令其在石林的各个石块上集火攻击,打出值了一个【wozhenshuai123】的密码。

随后,石林轰然动荡,最中央大概是【g】的位置向着两侧裂开,为莫岚展示出了这石林的入口。

此刻已经没有束手束脚的必要了,莫岚直接跳下湖中褫,从天而降,落入了那入口当中,巨大的石门在自己头顶轰然关闭,周边大量灯光同时亮起,让莫岚在落地的瞬间,就认清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如今的他,正站在一个类似【竞技场】的巨大方形平台上,平台的侧面墙体标有一个【1层】,另一侧还有一个标着↓的按钮,周围的墙体上全部是被光幕保护好的出怪口,似乎只要自己按下按钮,就会有怪物从中源源不断地冲出来。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朱垣提供的情报中,这【方阵石林】并不是一个试验机构,而是在夜郎185实验区决定举行门票本计划后,专门给可能到来的使用者们准备的活动设施,用来实验各种生物的战斗力,给使用者一个挑战自我的机会。

其运转方式很简单,是男人就坚持一百层,按下按钮电梯就会开始下降,周围的出怪口会源源不断涌出怪物,下的层数越多,怪物就会越强越多,使用者必须尽全力坚持,尽可能下更多层数,才能获得高额的进化点和消耗品奖励。

而在185实验区覆灭,被伪人转化为进化岛后,这个设施被系统找到,自动利用了起来,以另一种方式达成了它被建造出来的目的,只能说略显讽刺。

奖励是什么莫岚并不关心,按照朱垣的说法,哪怕是最下面的100层,也是10级就能勉强通过的级别,对现在的莫岚来说毫无挑战,奖励估计也会被相应削弱,他要做的,仅仅只是通过这个电梯下到最底层而已,那【紧急召集避难所】的位置,就在第100层的下方。

莫岚把之前一直挂在车斗上的【猫耳碎碟】拉了下来,放在了身旁,伸出手,按下了开始下行的按钮,巨大的电梯平面轰然下降,一些零星的怪物从四面八方涌来,很快便靠近了莫岚,见状,莫岚直接召唤出了【极恶中队】,让他们代替自己进行输出。

在如今这个级别的极恶中队火力下,靠近的怪物大多刚刚出出怪口,便被直接打成了粉末,零星的进化点不断涌入莫岚的体内,而怪物被速杀,也触发了电梯的加速机制,怪物更快涌出,极恶中队更快击杀,形成了良性循环,很快,盘坐在电梯中间和葛萝汀划拳玩儿的莫岚,便成功地抵达了70层左右。

而变故,也是在这一层发生的。

并非是出怪口中的怪物忽然增多,极恶中队坚持不住了,问题来自于电梯平面的下方,就在莫岚极速下行之时,一阵剧烈的冲击猛然从平面下爆裂开来,在莫岚的两侧,平面被这冲击砸出了两个巨大的豁口,紧接着,两尊合金浇筑而成,水晶底座托起的巨型坦克雕像,从裂口中跳了出来,来到了莫岚的两边,主炮对准他的身体,发射出了一枚灿金色的巨型炮弹。

“轰!”

这炮火声是重叠的,但不仅是两声炮火重叠在一起,在那炸裂声从炮口中传出之时,莫岚的身影已经来到了左侧坦克的侧面,飞起一脚,以精准有力的踢击,直接将那整座雕像踢飞,在半空中裂成了无数块,土崩瓦解,旋即,莫岚翻身回拳,一拳正中右侧坦克炮口,使得其裂纹从炮口出蔓延开去,寸寸碎裂,转眼间便化为粉末,连一丝反抗也无法成型。

此刻,他甚至还没有变身。“这些是【雕像子体】!”

朱垣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了出来,他可以通过临时通讯器观察莫岚的情况,之前争夺战时,他也通过通讯器看完了比赛全程。

什么?你问他会不会被唯一哥生女儿那一幕震碎三观

答案是不会,朱副教授曾经尝试过在体内人造家电兽孕育舱用肚脐眼生小型冰箱龙,对他这位富有献身精神的研究员来说,那一幕其实没什么冲击力,反而让他有些怀念曾经那段平淡如水的温馨日常。

“看得出来。”莫岚已经认出来了,这些坦克雕像,正是自己之前见过几次的【雕像子体】,而紧接着,在那巨大的破口之下,伴随着一连串令人牙酸的不明摩擦声,又有数十座形态各异,材质不尽相同的雕像跳了出来,立在了平台上,向着莫岚发起了攻击。

看到这一幕,莫岚不仅没有感觉到凝重,反而露出一抹期待的神色。

【雕像母体】的身份,莫岚早已知晓,就是白奕的【群员】中,严格意义上来讲最后一位崩溃的研究员【薛景亮】,他的崩溃在事实上宣判了这些研究员组成的【奇迹群聊】的终结,作为最后的崩溃者,按理来说,薛景亮应该制作了数量不少的抑制器,可其却下落不明,难以寻找

而现在,这电梯的下方出现了大量的雕像子体,是否可能代表,其【母体】也正在这方阵石林的最下方?

想到这一点,莫岚一拳荡碎从身后摩擦地面撞来的恶魔雕像,在铁拳命中雕像的瞬间,他的身体便光芒一闪,化作了【假面骑士rx】。

此地没有阳光,但要变身成rx,阳光并非是必需品,虽然无阳光状态下的战力会打折扣,但对付这些雕像,还算绰绰有余。

变身之后,莫岚和神人形态的葛萝汀背对背,以雷霆之势清理起了周边的雕像子体,然而,伴随着层数的下降,从坑洞中冒出来的子体数量越来越多,在抵达地下80层时,莫岚和葛萝汀周围的子体已经有上百之多,见状,莫岚后退两步,将目光投向了那平台上漆黑破洞的下方,用rx自带的夜视能力,看清了电梯井下方的景象。

他第一眼看到了一座山。

随后,他才发现,那并非是【山】,而是盘踞于电梯井下方,互相重叠,不断上移的【雕像子体】们,密密麻麻贴在一起,莫岚之前听到的摩擦声,就是他们摩擦着身体,如同蛆虫般向上挣扎,企图靠近平台,攻击莫岚时发出的。

哪怕伪人已经消逝,【子体】对人类和使用者的恶意依旧不会有丝毫消退,它们因为一个可悲的理由被制造出来,在这电梯井下互相摩擦,想要击败它们根本不知道为何要击败的莫岚。

渐渐地,雕像子体中的最强精锐也出现在了莫岚的视线中,几尊白金色的天使雕像飞至空中,莫岚头顶百米开外对他降下漆黑的光剑,电梯本身放出的怪物早已不值一提,唯独这些在这石林中不断孕育滋生,几乎没有损耗的子体大军,渐渐将莫岚和葛萝汀淹没。

眼前的情况,似乎有几分危急。没有太阳直射的rx,不能发挥出统治级别的破坏力,而大量浮空的雕像,又让莫岚rx普通形态下缺乏远程攻击能力的缺陷完全凸显了出来,这样看来,他似乎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被这一波奇兵给打出个就近复活。

面对满山遍野的敌袭,莫岚……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的情感,但他很希望自己能在此刻感受到某些情感,因此,他打开了自己的菜单栏,选了一个和自己电脑链接的遥控选项,之后……

远程删掉了自己剪了两天的影片文件。

“++,我的立件”

在这一刻,莫大的失落感、痛苦、悲伤笼罩了莫岚,一想到之后打完游戏又得回去熬夜把片子剪回来,哪怕重新剪一次速度会快很多,莫岚也像是一名丢了存稿的小作家一般,陷入了悲哀的心境中。

而就在此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莫岚内心中浓郁的悲哀,化作了无穷的力量,涌入了帝王石之中!

这悲伤化为悲愤,继而与帝王石共鸣,爆发出了胜似太阳的光辉!

这光辉将莫岚的身体尽数笼罩,紧接着,他的身体泛起了大量的金属光泽,当光芒散去之时,black rx的身影已然大变样,化作了一尊通体黑橙,极具机械感和科技感,身形僵硬的金属战士。

(图: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假面骑士blackrx】的特殊形态,假面骑士系列开始疯狂换形态的万恶之源,【机械骑士】降临于此!

在原作中,【机械骑士】是rx的第一个特殊形态,是主角南光太郎误以为疼爱的堂妹小瞳死于恶人之手后,在没有阳光的绝境中悲痛至极,化悲伤为力量,触发奇迹,转变而成的强大骑士,因此又名为【悲伤的王子】。

莫岚刚才之所以要删掉自己的文件,正是因为,他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激发一些【悲伤】的情绪,为此,只删掉特别好找的学习资料啥的是不够的,必须要对自己出重拳,拼着今晚得熬夜剪片子的代价,莫岚激发了悲伤之力,化作了【机械骑士】!

化为机械骑士的瞬间,察觉到恐怖威胁的天使雕像们将无数光剑砸在了莫岚的身上,然而,莫岚只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机械骑士形态下,rx用敏捷度换来了极为恐怖的防御力,在原作中,只要不是克制,大部分敌人打机械骑士,是根本破不了防的,而实际上,所谓的【牺牲敏捷度】也从来没让主角在原作中吃过亏,因为其还有一个想用就用的【机械加速】技能,可以获得爆发性的超高速,乃是实打实的纯粹加强。

而作为有昭和挂壁美誉的两大形态之一,机械骑士自然不是只有防御力而已,莫岚看了一眼天上鼓噪的天使雕像,把手伸到了自己的右腿上,在其上凝聚出了一把白色的光枪。

【死光枪】,又名【涡流射手】,机械骑士的配枪,他也是全假面骑士系列第一位配枪的骑士,莫岚用略显僵硬,但速度却毫不含糊的姿态抬起枪,瞄准空中左侧的天使雕像,平静地扣动了扳机。

“biu! ”

光枪锋芒离膛而出,砸入了天使雕像的胸膛,转瞬间,几乎有操场大小的巨型雕像便瞬间化为无数炸裂的残块,这几乎有【生肌膏洪流】一般威力的雕像,就这么被一枪秒了。

【死光枪】的输出就是如此不讲道理,其每一发的输出,按考据都接近rx全力状态下的一记骑士踢,且精准度极其恐怖,在原作中,从头到尾保持了【100%】的命中率,拿出来就一定出人命,从不吃瘪,如果说莫岚的这死光枪有什么明显的缺点……那就是耗能高,弹药量少,短时间内射不了几发。

但大家不要忘了,此刻的莫岚,手里有……【节能器】,所有攻击无消耗。

“ceng! ceng! ceng! ”

莫岚如同开了自瞄挂和秒杀挂的手枪挂哥一般,不断扣动扳机,像是用冲锋枪一般,接连向着空中射出了数十发子弹转瞬间便将所有的子体精锐一网打尽,旋即,他转过身,走向了空洞边上,瞄准了下方不断尝试靠近的雕像山,再度接连扣动扳机,好似刷经验房批量杀al一般,转瞬间,便将所有的雕像子体一网打尽,同时还炸碎了最上方的天花板,让阳光顺着天花板的大洞照耀在莫岚身上,使得这位太阳之子恢复了全部实力,加速杀戮。

当这场战斗结束后,莫岚的血条,处在100%。到达了最底层,拿了一些现在看来已经没什么用出的奖励后,莫岚将死光枪对准的石林最底部的地板上,接连扣动扳机,在坚硬至极的金属之下,砸开了一个巨大的凹坑,暴露出了下方足有两三个广场大小,以临时收容所有研究人员和实验生物为目的搭建的【紧急召集避难所】。

避难所中同样有着数量不少的子体,但在此刻的莫岚面前,这些东西自然都是送菜,三下五除二击杀所有子体,割草完毕的莫岚踏入了空旷的避难所,顺着朱垣的指引,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位于避难所一角的控制室。

控制室是一个镶嵌在墙体上的,独立的房间,内部有可以控制召集装置,向全岛发送广播的指挥台,如果岛屿遇到……来得及反应的紧急情况,原本驻扎在这里的人,就可以通过这个指挥台来向所有人发布召集请求,通过岛屿上的能量场将他们全部召集到此处避难,等待救援。

而如今,虽然它无法完成避难的任务,但至少它可以以另一种方式来完成自己的使命。

当莫岚走入控制室的瞬间,除了【指挥台】以外,他还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很想看到的东西,或者说……【人】

在控制室的内部,一个大半区域都被同化为岩石的角落,莫岚看见了一个披着白大褂,完全石化的研究员,他的下方有一个不断向外延伸,如同筋肉脉络一般的底座,底座上的本体保持着一个向斜上方竖起中指,眦牙咧嘴的姿势,配合上他和莫岚有五分相似的板寸发型,看上去莫名有几分喜感。

【最后一位崩溃者】,雕像母体,【薛景亮】。莫岚看着这位已经崩溃,大概率已经失去生命,化作没有意识,无法挽救的子体制造机的研究员,将视线投向了他的右手,在其臂弯中,挽着足足七个【逆达尔文抑制器】,很显然,这些,就是他在崩溃前,为莫岚等人所剩下来的一切了。

虽然无论是群聊里还是本人看着都不怎么正经,但和朱垣一样,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莫岚拍了拍雕像的肩膀,将七个抑制器全部放入背包中,这样一来,自己手里,就有足足十八个抑制器了。

随后,莫岚看了一眼身后努力挤进控制室中的猫耳碎碟,问道:“你能从他这里找到残留的聊天记录么?”

“哺呜!”

猫耳碎碟发出了自信的哺哺声,蹦踏到了薛景亮的旁边,蹭了蹭那已经石化的衣角,片刻后,对着莫岚,发出了一阵【瞄呜】声。

瞬间,熟悉的头痛感再度来袭,但在rx的恐怖体质下,这感觉只持续了一瞬间便消散开来,脑中只留下了极为清晰的【回忆】,莫岚迅速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将这聊天记录阅览了一遍。

接着,莫岚就明白了,这份聊天记录,记录的……是(白奕】的结局。

【周芳】∶我这样做是对的吗?[图片]。

白奕】∶(v)╱对的哦,臭臭很棒。

【薛景亮】︰我怎么感觉她做的比我还快? ? ?

白奕】∶(6的)a比你快不是正常的吗?

【薛景亮】∶我tm

【白奕】∶没事,接下来就轮到你去教她了,以你这个水平,估计教出来一半是废品,那时候你就可以迎头赶上啦。

【薛景亮】∶……什么意思?

【白奕】︰我要崩溃了,大概还有五天。

【薛景亮】∶这么沉重的事情你不能等到当天再说吗?那我们这个群聊岂不是炸了?

白奕】︰不会,我搭建的群聊是去中心化系统,只要还有一个人坚持住没有崩溃,就不会停止,你和臭臭依旧可以正常交流。

【白奕】∶我之所以现在说,是因为我现在就要出发了。

【薛景亮】∶出发?

【白奕】︰是的,我不想等到自己自然崩溃,我会趁还有余力的现在,毁掉我最后的脑部,尝试直接以纯念动力形态去和中央区的门票副本核心,以及其背后的系统沟通,尝试做一点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

【薛景亮】︰比如?

【白奕】︰把我的所有记忆全部投射到核心中去,尝试改变系统的一些运营策略,比如让它【随机】出对我们有利的【群魔乱舞】,【长线进化】等突变规则,对玩家进行一定的指引之类的,如果系统真的如之前来过的那些使用者们所说,在【逐星者】这个使用者龙头派系的操作下,进行了一些人性化的改动,说不定我真的可以做到。

【白奕】∶(ovo)○不过不管成没成,我也就到这就是了。

【薛景亮】∶你有信心么?说老实话,我觉得你这个想法比玩游戏时尝试在游戏外做法让强化+15一次成功还要扯。

【白奕】∶你知道【隐天老母】么?

【薛景亮】∶六年前独自守住海王星防线的那位使用者?

【白奕】∶那时我在海王星防线担任后勤技术官,和当时的隐天老母有所接触,她是【逐星者】派系的一员,她告诉过我,逐星者的最高领袖,【主圣】改造系统的目的,是将系统从冰冷,中立,无响应的任务发派装置,改进成使用者们的战斗后勤,能时时刻刻支持使用者,提高其生存率,为其不断提供便利的坚固后盾,而为了做到这一点,她不昔将自己恩师的遗物全部投入了改造过程中。

【薛景亮】∶大哥大老师的遗物……卧槽,那得好多橙色吧?

【白奕】∶皇帝用金锄头了啊,总之,她所投入的这些遗物,主体乃是一种用【缘】也就是【因果】作战的机制和其附属物,在它们的促进下,系统对使用者,乃至对无尽世界的积极度得到了提升,且会更倾向于用【因果】这样更隐晦,但也更不消耗物质资源的方式,来尝试帮助它其下的使用者们。

【薛景亮】∶您不妨讲得明白点,你知道我脑子没你好用。

【白奕】∶很简单,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下,若我们种下了【因】……或许,我们就真的可以收获【果】。当时的隐天老母还打趣道,她和我说这么多,或许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在种下【因】也说不一定。

【白奕】∶如果我们做了我们力所能及的,全部的挣扎,那我们的这份……【贪婪】或许真的可以抵达尽头,这么想可能很幼稚,但我愿意去相信他。

【薛景亮】:……靠你了,白老大。

【白奕】∶我出发了,祝你一切顺利,由衷地希望,你能代替我们,看到奇迹降临的那一天。

【白奕】︰啊说起来,今天按算法是新年吧?【薛景亮】︰对。

[白奕】∶……真想吃顿年夜饭啊。

白奕】︰那么,允许我矫情一下,留下我最后的遗言吧。

【白奕】∶所有人,包括那些可能在以后看到这份记录,可能在这个岛屿上的每一个角落挣扎,却因为各种原因被我遗漏,或者我一厢情愿,希望你们还依旧活着的人,我要到此为止了。

【白奕】︰或许我们没有人可以看到达尔文之髓失败的那一天,但我相信,只要【使用者】依旧在这无尽的空间中奋战,在我们为人类的事业献身之后,终有一天,他们会站在我们留下的痕迹前,见证我们的不屈,为死不瞑目的我们阖上双眼,完成我们的遗愿。

[白奕] :他们会告诉我们的亲人,朋友,乃至所有

我们为之奋战的事物,我们奋战到了最后一刻。我们的名

字会刻在和平年代的夜空上,在我们毕生守护的人们记忆

中永存。

[白奕] :哪怕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能我也

依旧以为这份可能性献身而骄傲。

[白奕] :为一切尚存之物而战,永别了,各位,新

年快乐,人类万岁!

[薛景亮] :帅的,新年快乐嗷,白老大。

[薛景亮] :白老大?

[薛景亮] :就走了啊

[周芳] :我这样做是对的吗?图片]。

[薛景亮] :得嘞,我看看啊小屁孩

看着系统_上高挂的[突变规则] ,莫岚知道,

下一刻,莫岚从记忆中抽离了出来,让他抽出回忆的

不仅是聊天记录已经结束,还有另一个原因。

他听见了声音,人类的声音

这声音极为滞涩,带点混响,像是从石头嗓子里蹦出

来的,然而事实的确如此,发出这声的是应该早已崩溃,变成石头人的雕像母体【薛景亮】。

“啊?”看着艰难地移动身体,茫然四顾,似乎还没有找回智能,处于迷茫中的雕像人,莫岚也有些懵逼:“他怎么活了?rx没有华佗功能啊?”

“原因可能和我一样。”看见又一名研究员复苏,朱垣的声音中是难以抑制的喜悦:“他的母体性质就是一个雕像,极为稳定,对精神的损耗是最小的,而他从失去沟通能力到彻底崩溃前,还有一段缓冲时间,就在这段时间内,你来了。”

“你击杀了几乎所有的【雕像子体】,因此,他的精神负担也和当初的我一样消失,自然便缓慢恢复,得以慢慢苏醒了。”

“好事好事。”莫岚笑道:“自从胶囊丁丁,我们又有了石头丁丁,你俩回去组团出道,恰米出整活视频,一定赚钱嗷。”

“啊这……”

看了一眼似乎还在艰难地寻回神智,两只眼睛到处乱晃的薛景亮,莫岚哑然失笑,转过身,走到了控制台前。

在那里,莫岚按照朱垣的教学,选择了【对所有可判定为使用者势力个体的单位发送召集讯息】,建立起了链接。

在这一瞬间,进化岛之上,所有的玩家,都在同一时间,听到了莫岚的深吸口气,清了清嗓子的声音。

岛屿上,唯一哥牵着正在吃丧尸脑子的墨小启的手,静静地聆听着,想要听听莫岚将要发表一番怎样的演讲,用怎样的方式,来告诉玩家们这场战斗,这片岛屿的真相

然而,当所有人都在静待莫岚发话之时,站在控制台之上的他,脑中闪过了在这篇岛屿中所经历的一切,一个又一个研究员的面孔,最终,他轻笑了一声,对着话筒,对这岛屿之上的所有玩家,大声喊道:

“超隐藏boss,十畜带队,全程爽战,笑励已多,速来!”

拜托。

我们是玩家。

在莫岚说完这句话的瞬间,于他面前,控制室外,亮起了一道从地面向上升起的灿烂光柱,光柱之上,写有【so.ve】的id。

这是在答应了召集邀请后,会产生的传送光柱。转瞬间,第二根【最低指挥官】的光柱亮了起来,第三根【沉沦月】,第四根【我爱莲子羹】,第五根【孤单面包】……

在光芒涌动的浪潮声中,一根又一根光柱拔地而起,最终,二十三根光柱屹立在避难所之中,刺目的光辉照亮了整个避难所,几乎可以比拟太阳的辉芒。

看到这一幕,莫岚无奈地摇了摇头,站起身,向着避难所广场走去。

“你……”

一个沙哑,茫然的声音,让他暂时驻足,回过了头。在莫岚身后,【薛景亮】石化的双眼中,多了一丝迷茫的神采,他模糊的意识中传来一丝疑惑,让他本能地,用僵硬的声音,问出了他在这一刻最想知道的问题。

“你们……是……谁?”

“我们?”

视线中,背着耀眼光芒,看不清容貌的青年回过头,对着薛景亮笑了笑。

“……我们是贪婪的尽头。”

他的身影被光芒包裹,化身为薛景亮曾在儿时看见过的英雄,转过身,走入光芒中。

一秒记住:完本神戰щщщ.ωΑnвеn.оr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