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50章 黄鹤酒馆

秦逸尘,是个懂得感恩的人。

所以,他可没把林傲天一家当做是外人来看过。对待林傲天,他也一直尊其为长辈。

在看到林傲天那笑容之下那副疲态后,秦逸尘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现在外面,林傲情悬赏要杀林傲天的事情,几乎已经是半公开的状态了,只要林傲天离开李家,恐怕还走不出十步,就会遭受林傲天的人的毒手。

曾经的兄弟,如今要至自己于死地,林傲天的心情可想而知。

他并不想和林傲情去争林家家主之位,他不认为自己能够管理好那庞大的林家,甚至觉得,林傲情才是林家最好的选择。

不过,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两人注定不能共存!

“林伯父,现在是您下定决心的时候了。”

秦逸尘轻叹一声,说道。

话落,林傲天脸上的笑容就缓缓的凝固了。

是啊。

他要做出选择了。

林傲情不可能放过自己,哪怕他站出去,之后,林傲情也不可能放过林家嫡系这一脉。

“该怎么做?”

林傲天重重的吸了口气后,才是看向秦逸尘。

“现在的情况,虽然不容乐观,但是,也还没到一个不可挽回的地步。”

凭借从叶良辰那得来的情报,秦逸尘对林家的情况也是一清二楚,“虽然,现在明面上,林家已经是林傲情在主持了,但是,他现在还没有掌控整个林家……”

“关于您的消息,也是被林傲情给彻底的封锁了,那些暗杀之人,也只是知道,是要暗杀,杀害了林石骏的凶手,他们并不知道您的真实身份,不然,林家的那些元老,绝对不可能让林傲情这么做。”

“我敢肯定,林老爷子和林家的那些嫡系元老,不知道您还活着,更不知道您已经来到了宣云城!”

听着秦逸尘的话语,林傲情的面色也是凝重了起来。

现在他连李府的门都出不去,就别提去林家了,而且,就算放出消息去,能不能传到林老爷子耳中还两说,很有可能,林傲情被逼急了还会对林老爷子不利。

这也是林傲天最不愿意看到的。

“你可知道我爹的情况如何?”

林傲天到底还是思念家中的老父。

“伯父放心,林老爷子虽然现在病重,但是还没有到最坏的那种地步。”

有前世的记忆在,秦逸尘知道,林傲情是在一年以后才坐上林家家主之位的,所以,林老爷子至少还有一年的寿命。

“伯父能否和我一下,林老爷子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病重?”

虽然叶良辰提过林老爷子的病情,但是秦逸尘觉得,其中肯定有隐情。

林傲天收拾了一下情绪,才是缓缓说道,“父亲在十余年前,曾经与一位仇家大战,虽然侥幸获胜,但是却也身负重伤,从那以后,父亲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伤势也得不到痊愈,哪怕花费了很大的代价请来一位王城的炼丹大师,也只是暂时抑制住伤势的恶化而已。”

“说来也奇怪,当初父亲的伤势虽然伤及脏腑,当时已有愈合的迹象,但是,没过几天,伤口却恶化了,从那以后才每况愈下。”

听到这,秦逸尘差不多就明白了。

在林老爷子病了后,身为林家唯一嫡子的林傲天却又被放逐,将这一切联系起来,获利的就只有一人……林傲情!

看来,这林傲情的狼子野心,可不是最近才有的。

林老爷子也的确是收养了一头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伯父,如果你信得过我,那给我一样你的信物,我潜入林家接触林老爷子去给他看看。”

其实这件事还是很好解决的,只要林老爷子能够站出来主持林家大局,那根本就不会有他林傲情什么事,现在的困境也就引刃而解。

毕竟,林老爷子曾经可是林家的支柱,也是当初宣云十城第一强者,他的余威,足以震慑一众宵小。

“这……”

不过,听了秦逸尘的话语后,林傲天的面色却是显得有些纠结,半响,他才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尘,并不是伯父不相信你,而是,你一个人潜入林家,实在是太冒险了。”

“这段时间,虽然我整天待在李府中,但是,外面的一些消息,我也是知道的,只怕,林傲情想杀你的决心,不比除掉我弱……”

他一边说着,一边摇头。

他不能因为自己的事,而将秦逸尘陷入险地。

“伯父,你就放心吧,我自有保命的本事,而且,说不定我还能够治愈林老爷子身上的伤势。”

对于他的关心,秦逸尘自然也是感觉到了,他只是轻笑一声,但还是颇为自信的说道。

“什么?你能治愈我父亲的伤势?不……这不可能,连从王城来的炼丹大师都没有办法,你又怎么可能……”

林傲天眼中先是流露出一抹希冀之色,不过,很快他便又是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伯父,难道您认为,那所谓的王城炼丹大师,就一定比我强吗?”

在说这句话时,秦逸尘身上陡然涌现出一股自傲与无与伦比的自信。

这句话,深深的震撼到了林傲天。

从秦逸尘的语气中,他听出,秦逸尘丝毫就没将那王城炼丹大师放在眼里。

他才想起,眼前的少年,已经不再是一个月前在那个小药童了!

这个少年,已经成长为他难以企及的存在了。

半个时辰后,秦逸尘身穿一身黑袍,来到了宣云城西边最为偏僻的一个酒馆门前。

这个酒馆看上去已经有一段悠久的岁月了,两扇已经褪色的大门随意的打开着,在大门之前,杂草丛生,在这些杂草当中,还有这两座较为威武的石狮子,不过此时,这两只石狮子也是一东一西的歪倒在地,那仰面朝天的巨口,仿若是在诉说着自己以往有过的光辉岁月。

在酒馆的大门之上,歪歪斜斜的吊着一块门匾,这块门匾上已经有了好几道裂缝,不过如果仔细辨认的话,还是可以看的出来,在其上龙飞凤舞的刻画着四个大字……黄鹤酒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