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57章 万全之策

林家府邸深处,在听到黑鬼的叙述后,林华荣的面色也是在不断的变化着,有懊恼,担忧,更多的是愤怒。

“林哥,而且我觉得,你中的这毒很蹊跷,只怕也是傲情那家伙……”

“那个逆子,他怎么敢,他怎么敢……咳咳……”

林华荣被气的胸闷,顿时连连咳血,整个人气息又虚弱了下去。

“家主,小心身子啊……”

“林哥,现在还不是动气的时候。”

黑鬼和那两个老者都是劝着他。

“林傲情,好个林傲情,想不到老夫竟然收养了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白眼狼!”

过了好半响,林华荣才是顺过气来,紧握着的拳头,直接砸在床上,喝道,“扶我出去,今日,我要亲自清理门户!”

听到他的怒喝,两个老者连忙上前搀扶,不过,已经调整过来的秦逸尘却是走了过来,拦住了他们。

被他拦下,两个老者也是微微一顿,有些不解。

“小兄弟,你别拦着我,你的恩情我林华荣不会忘记,但是,这是我林家的家事,还望你别插手。”

看着身前的少年,林华荣皱了皱眉头,语气显得很强硬。

“林傲情已经不是你想清理就能清理的了。”

秦逸尘嘴角一挑,话语中不无挖苦之意。

正所谓种瓜得瓜,自己酿的苦果,自己还得吞下去。

“林哥,现在的林家,除了我们这批老家伙,其他,都是林傲情的人了……”

黑鬼叹息一声。

也并不是他们不想管理林家,而是,他们的心都放在林华荣身上,一心要找解毒治疗之法,哪里有闲心情去管理那些琐事,却没想到,这更是合了林傲情的心意。

现在,林家所有生意,所有收入的来源,都被林傲情换成他的人了。

林傲情翅膀已经硬了。

若是直接决裂,林家绝对也会因此土崩瓦解,留给他们的,也就剩个空架子了。

“这样的家族,舍弃掉也罢!”

只是没有想到,黑鬼这么一劝,更是让的林华荣怒火中烧。

一只白眼狼瞬间变成一群,他不怒才有鬼。

“你当然是无所谓,你是这宣云城第一强者,当然没人能对你怎么样,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林傲天?若是林傲情的余党将怒火发泄在他身上呢?”

秦逸尘再次开口,一席话,说的林华荣哑口无言。

若是不能将林傲情的党羽一网打尽的话,那的确会后患无穷。

事关林傲天的安危,林华荣也是冷静了下来,转头看向黑鬼,“老黑,你说怎么办?”

“林哥,我觉得,你最好暂时装作不知道傲天的事情,为了庆祝你身体恢复,又正巧三天后是你七十大寿,不如,举办一个寿宴!”

“到时候只要他的人聚齐了,自然就可以将之一网打尽,就算还剩下几个小喽啰,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不足为惧。”

短短的时间内,就想出了如此一条妙策,秦逸尘对黑鬼真是刮目相看。

这哪里还是那个醉鬼啊,分明就是一个人精,精的让秦逸尘都觉得浑身凉飕飕的。

“想不到,昏昏沉沉十几年,我林华荣,竟然七十了……”

林华荣有些唏嘘,不过,对于大武师境界的他而言,七十,只不过算是中年而已,“就依你所说吧。”

他身体还比较虚弱,正好趁这段时间好好休养。

“父亲,父亲……”

而就在这时,从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林傲情焦急而又带着欣喜的声音传来。

“林老爷子,你的好儿子来看你了,那我就先走了,等你休养的差不多了,再叫我过来吧。”

秦逸尘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那气得红眼的林华荣,旋即将斗笠带上,整个人又笼罩在黑色的衣袍之中。

“林哥,切记隐忍!”

黑鬼慎重的劝了一句,林华荣面色变了变,旋即又是变得极度虚弱无神了起来。

这到不像是装的,其实,他现在本来就很虚弱,也根本不需要装。

“家主正在疗伤,你不能进去!”

门外,守在门口的三长老拦住了林傲情,语气很冰冷。

听到家主这个称呼的时候,林傲情眼中闪过一抹隐晦的怨毒,不过这抹神色被他隐藏的很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三长老,四长老,石允从这路过,听说父亲的病情有所好转,快让我进去看看,父亲昏睡了这十多年,这十多年来林家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扛着,真的好累……”

林傲情直接对着房间声具泪下,满脸怨苦。

若是不知情的人,还真会以为他受了有多大委屈一样。

不过,也就是因为他这神乎其神的演技,才让他深得林华荣器重。

“咳咳……让他进来吧。”

而就在两位长老打算继续拦着他的时候,从房中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后,林傲情的身躯不自觉的一颤。

竟然醒过来了!

而且,竟然是有神智的清醒!

“吱嘎!”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了,黑鬼带着黑袍下的秦逸尘从房内走了出来。

“等等!”

在他们经过身边之时,林傲情突然回神,忍不住叫道。

“嗯?!”

黑鬼眉头一蹙,双目瞪向林傲情。

别人惯着他林傲情,他黑鬼可不惯着!

“呃……这个,这位就是救治了我父亲的恩人吧?黑叔,我想请恩人在我们林府住上几日,让我们林家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林傲情的目光在秦逸尘黑色的衣袍下不断的扫视着,仿若是想要透过那衣袍,看清里面的人面貌一样。

不过,显然他要再次失望了,这身黑色衣袍是秦逸尘特意准备的,他能看到的,只有一道模糊的影子而已。

“改日再说吧,今日我有些乏了。”

有些苍老晦涩的声音从黑色衣袍下传了出来,而后,秦逸尘头也不回的直径离开,尽显大师的孤傲。

“该死的,这老东西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听到这有些苍老的声音,林傲情心中也是暗骂一声,不过,旋即他便是带上一脸虚伪的笑容走了进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