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6章 奇怪老头

与吕伶菡分道扬镳后,秦逸尘并没有直接从黑魔山脉出去,而是在黑魔山脉外围绕了很大一个圈。

在几日前,他无意间发现,在黑魔山脉外围,有着众多的人影,而在那些人影中,有几张他颇为熟悉的面孔。

那些人,正是当初与罗青羽,王海林一同进入遗迹的人。

想来,罗青羽和王海林还是不甘心,所以,一直派人在看守,若是发现自己……虽然秦逸尘很自负,但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现在,还没拥有能和天麟三杰正面冲突的实力。

在绕了很大一个圈后,天色已经逐渐的昏暗了下来,找了一处人迹稀少的地方,秦逸尘迅速的掠了出去,离开了黑魔山脉范围。

在辨认了方向之后,他便是对着宣云城所在行去。

这番绕路,无疑是让路程增加了一倍之余,原本可以一晚上赶回的路程,显然是不可能了。

在行走了一个时辰左右,秦逸尘发现在前方有灯火传来,一座小村庄的轮毂也是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内。

“先休息一晚,大晚上的方向也不好认。”

秦逸尘当即对着那个小村庄走去。

在进入这个村庄后,秦逸尘发现,虽然已经是晚上,但是,这个村庄内却还是颇为热闹,不时的,还有些佣兵和他一样从外面赶了回来。

秦逸尘的出现,不过是引起几道目光的注意,不过,在看到他那张还有些雏嫩的脸庞后,那些注意他的人便是提不起一点兴趣了。

很快,秦逸尘来看了一间如同旅店一般的小院门口。

此时,院子内还有不少佣兵聚在一起,从他们话语中,秦逸尘了解到,他们是在谈论黑木崖的那些事情。

对于这些,秦逸尘根本没有半点兴趣,直接快速的从他们身旁经过,进入到旅店内。

在进入旅店之后,秦逸尘愕然的发现,这房屋之内却是有些异常的安静,偶尔从里面出来的人,也是尽量的没有发出什么声响,似乎是怕吵到什么人一样。

秦逸尘的目光在房屋内微微扫了扫,最后停留在那柜台后面的一位垂着脑袋仿若是睡着了的老者身上。

这个老者头发已半白,显然年龄颇大。而且,看上去很干瘦,那弱不禁风的模样,与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要知道,这里可是黑魔山脉外围。

这里的人可没有善类,没有实力,根本在这里生存不下去。

不过,看着里面的情况,显然,这旅店是这老者开的。

这倒是有些诡异。

秦逸尘犹豫了少许,还是来到柜台前,低声叫道,“那个……前辈,这里还有房间吗?”

仿佛是听到了秦逸尘的声音,这个老者的脑袋微微抬起,或许是因为瞌睡被扰,他的声音中透露出不耐烦,“最左边还有一间房,不过,你身上有药草没?”

“药草?”

秦逸尘微微一愣,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住旅店不收银币,直接要药草的。

“嘿嘿,这小子,连周老头的规矩都不知道,也敢进来。”

“别多话,免得被殃及池鱼!”

外面的佣兵看着他那张懵懂的脸庞,不由朝他投以同情的目光。

别看着老头干瘦,但是却是个暴脾气!

他们这些人,有几个没吃过亏的?

“要住就拿药草出来,不住就赶紧滚蛋!”

老者似乎本想揍人,或许是发现眼前是个少年,所以才没有出手,而是沉声呵斥了一句,声音沙哑,透露出冷漠。

“药草嘛,我身上真没有……”

“小子,你是来消遣老夫的吗?”

秦逸尘话还没说完,便被那老者打断,似乎是觉察到了老者的怒气,那些本来准备看好戏的佣兵,都是缩回了脖子。

望着老者那张苍老的面庞和有些深陷下去的双眸,不知为何,秦逸尘心中陡然一突。

从这老者身上,他觉察到了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这人不简单!”

这个念头从秦逸尘心中一闪而过,对于自己的直觉,他没有半点怀疑,那种危险的感觉,哪怕是在林华荣身上,他都没有感觉到过。

这说明什么,他很清楚!

“药草是没有,不过,我这里有比药草更好的东西。”

就在那老者准备赶人的时候,秦逸尘嘴角微微扬起,轻笑着说道。

老者只是微微一顿,扫了他一眼后,便是淡淡的伸手,指了指门外,只差没有直接说让他滚蛋了。

从那些佣兵脸上的神色,秦逸尘看的出,只怕,这是这位老者最温和的撵人方式了。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反而在观察着这位老者,隐隐的,从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中,他觉察到了一抹隐晦的波动,当下,嘴角的弧度不由更浓了。

秦逸尘非但没有走出去,反而是靠了过去,轻声说道,“我观前辈体内气机驳乱,所以要用普通药草中的药性来维持?”

听到这句话,老者指着门外的手陡然一颤,他那一双凹陷的双眸紧盯着秦逸尘,微微眯起的眸子内闪过一抹意外。

能觉察到自己身上的气机,足以说明,眼前这个少年,似乎有点能耐。

不过很快,老者眼中闪过一抹黯然。

知道又如何,他身上的隐疾,岂是一个少年能医治的?

“走吧,没有药草,就别进来打扰老夫。”

老者虽然还是示意让秦逸尘离开,他那有些沙哑的声音中依旧是透着冷漠,不过,却是少了一分不耐。

“前辈,或许我能帮到你。”

秦逸尘说着,手指也是伸入胸口的衣袍中,拿出属于他的炼丹师勋章。

对于这种强者,若是能结缘,那是极好的。

老者的目光落在那勋章上后,虽然有流露出一抹意外,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淡然,“做人,首先要懂得量力而为!”

天才又如何?

他又不是没见过。

“前辈可是不相信我能解除你体内的……热毒?”

对于这个奇怪的老者,秦逸尘也是忍不住挑了挑眉头,直接拉过一条凳子,一屁股坐了下来,绕有兴趣的看着老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