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41章冬月璃她正常个鬼(加更支持沈狗萌战!)

看到沈适落入终极负面状态中,冬月璃直接提剑,朝着沈适一剑刺去。

沈适看着冬月璃一剑刺来,淡笑一声,然后手突然抬起,直接两指夹住了那刺来的长剑。“行了,很不错!”

沈适笑道。

但是冬月璃却一停没停,直接一掌对着沈适拍去。“?? ?”

沈适抬手格开,疑惑的看着冬月璃。

冬月璃却得理不饶人,拳掌并用,一路暴雨疾风攻向沈适。

沈适愣了一下,抬手一掌想要和她对上,击退她,但是冬月璃眼中闪过亮光,直接放弃对掌,而是挺胸迎了上去,另一只手却刺向沈适的双眼。

以伤换伤。

沈适收手不住,直接一掌拍在了冬月璃的胸脯上,然后另一只手,剑指挑开冬月璃的手腕。冬月璃被不轻不重的拍了一掌,惊呼一声倒退几步,脸上一白,然后瞬间变红。

“月璃可以了。”

“不!还不够!”冬月璃猛地抬起头,眼中带着兴奋的光芒。“请师父再认真一些!再大力一点!”

冬月璃脸上带着潮红飞扑而上。

“你是不是有毒! “沈适顿时有些头大。

“我就是有毒,又怎么样,师父你骂我啊。”

“我去,这也行。”沈适顿时心头一凉,暗道一声不好。

冬月璃一掌穿花蝴蝶一样的直接拍出,然后笑道:“师父我强么?”“你强个毛线!你给我正常点!”

冬月璃脸上红的滴血,顿时就像是注射了强心剂一般,动作更加的快速犀利。“师父!月璃不闹了,接好了这招,是我的绝招。”

冬月璃突然提醒道。

沈适一怔,还有绝招?

冬月璃的手中一朵冰莲绽放,对着沈适就拍了过来。

沈适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朵冰莲,然后认真了起来,层峦叠嶂凝聚手心,直接拍出。随着沈适一掌落下,那朵冰莲就像是易碎品一样,啪的一下破碎了。

“我去,这也太弱了吧。

沈适有些愣神,愣神的功夫直接一掌又拍在了冬月璃的肩头。

然后冬月璃就捂着肩膀腾腾的后退几步,半跪在地上,神色似乎有些痛苦。“月璃!”

沈适一惊,赶紧上前查看。

“师父,我没事!”冬月璃捂着肩膀摇头道。

“你松手,我看看。”沈适强硬的扒开冬月璃的手。

然后看到了那精致的肩头上有一块淤青。

能让修士的身体留下淤青,这一掌显然已经伤到了冬月璃。“你怎么这般胡闹!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沈适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责骂道。

“什么都由着性子来,你是大师姐,是所有师妹的表率,你看你哪有大师姐的样子,这次胡闹受伤,下次就胡闹丢了性命!吃了这个,回去给我跪着面壁思过!”

一通教训之后,沈适直接将疗伤丹药塞进冬月璃的口中,然后拂袖而去。冬月璃面带痛苦,但是眼神中有兴奋,也有些复杂。

”大师姐,你这次真的惹了师父生气了,我从来还没见师父这么动怒过,以前那黄袍怪人偷袭山头的时候,师父也没生这么大的气。”

肖染儿走上前,扶起了冬月璃,帮冬月璃拂去了衣裙上的泥土,然后认真的说道。冬月璃咬着牙,神情说不出的复杂,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这段时间闭关,她压抑了太久了,想尽了法子,想要干一票大的。

但是她绝对不想让师父生气,沈适刚才的神情让她有些害怕,害怕自己真的就这么气到了沈适,沈适再也不理她了。

“先回去吧,等我劝一劝师父。”肖染儿叹气道,虽然跟冬月璃整天不对付,但是感情还是在的。“好吧。”冬月璃留恋的看了一眼沈适离去的背影。

沈适生气了,真的生气了,他知道冬月璃的个奇怪的癖好,但是没想到她居然疯狂到,不惜损害自己的身体。

这是沈适没法接受的。

气头上的沈适,随便走着不知怎么就走到灵竹峰。“白冉的气息看起来是突破了,应该没有闭关吧。”

沈适心中烦闷,便抬脚走了进去,果然没有弟子阻拦,沈适一路走到了白冉的小主舞。

白冉此刻正在竹屋外的空地上晒被子,手里拿着竹棒,趁着冬天不易得的大太阳,拍打着被褥。“在晒被子呢?”沈适看到了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神色柔美的白冉,心中稍微的静了一下。“呀!公子,你回来了。”白冉停下手里的拍打动作,扭过头,脸上瞬间露出惊喜之色。“嗯,刚回来。”沈适眉头稍微舒展,笑着说。

白冉将竹棒,搁置在晾晒草药的架子上,便快步迈了两步,走到沈适身前,眼中带着欣喜雀跃的神情,但是脸上还是强行镇定。

脚尖糖了掂,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两只小手拧在一起,脸上已经有些粉红。

之前沈适走的时候可是该抱也抱了,该亲也亲了,但是再见面,白冉还是一副羞涩的初恋的小心模样。“都是仙家修士,被褥什么的不是灵力洗涤一遍就好了么?”

沈适笑着伸手拉住了白冉纠缠在一起的小手,像是拖着白冉一样走到晾晒架子前。“那不一样的公子。”白冉浅笑着的看着被褥,侧脸上淡淡的粉红,看起来煞是可爱。

“洗衣做饭,都是生活的一部分,若是什么都用其他东西代替,那便少了很多生活的味道。”白冉认真的说道。

“好,你说得都对,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你,总觉的心都安静下来了。”沈适看着白冉,淡笑道。“若是白冉能让公子安心,那公子便多看两眼。”白冉被沈适逗笑。白冉松开沈适的手,然后准备去给被褥翻一个面。

沈适也上前搭把手,被褥上都是淡淡的清香味,跟白冉身上的味道很像,并没有太多那种晾晒了被褥的味道,看来修士的体质到底跟常人有所不同,毕竟修士也很少吃饭。

“怎么想起来晾晒被褥了?”

“闭关了月余,被褥太久没用,趁着天气不错拿出来晒一晒,回去盖着也暖和。”

沈适摇头苦笑,盖着暖和,估计也只有白冉会这样想吧,其他人晚上基本也都是修炼代替睡觉,根本不需要被褥。

“我看公子来时,似乎有心事,是有什么事情要找白冉嘛?”白冉收拾了被褥之后,就走上前来问道。

“没,随意溜达,不知怎么就溜达到这里来。”

白冉低头浅笑:“估计是闻着茶香来了吧,最近的一批冬笋灵茶刚刚制好。”“冬笋灵茶,这个是去年过年的时候你送我那个嘛?”

“是的。”

“快,快,头茬新茶,得尝尝。”

白冉的茶永远是那么沁人心脾,回味悠长,沈适也沉浸在茶香之中。白冉也没有再追问沈适那心事是什么。

沈适想说,她就听着,沈适若是不说,那可能也有他自己的打算。

“你刚刚问我那心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关于我那大弟子,我现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教导的好。”沈适也正好找个人想要倾诉一下,白冉显然是最合适的人选之一。

听沈适将事情说完之后,白冉也怔了一下,给沈适**肩膀的动作都停了下来。“是吧,很难啊。”沈适无奈的叹口气。

白冉思索了一下之后,然后坐在沈适身边,看着沈适温柔的笑道:“我虽然不是很理解月璃的这个喜好,但是我却觉得这事情,也不能全怪她。”

“怎么说?”沈适看向白冉。

“月璃做出那些举动,想来估计的压抑了许久,那孩子心思成熟,本不应该做出那么不成熟的举动来。”沈适听了白冉的话后,沉默下来。

“这种事情,一般都是堵不如疏,若是公子能在平时都让她有一些宣泄情感的途径,应该也不会压抑到了最后才爆发出这等事情吧。”白冉笑着说道。

“当然白冉也只是臆测,真实情况的话,还是得等公子去了解。”“不过白冉也是第一次见能让公子这么头疼的人。“

白冉说着掩嘴笑了笑。

沈适也跟着笑了笑,但是却也思考了很多,或许白冉说的对,自己干嘛老是想要遏制冬月璃的癖好,这跟那雷电法王杨教授有什么区别。

或许自己平时应该稍微的改变一下对于冬月璃的态度。

“白冉啊,关键时刻还是靠你啊,说是一语点醒梦中人也不为过。”沈适高兴的看着白冉那张柔美的脸蛋。“公子折煞我了,我也只是说了我自己的看法而已。”

白冉被沈适盯得脸色有些泛红,目光躲闪开。但是紧接着椅子突然被大力一转,直接面朝了沈适,没等白冉做出反应,一道身影就笼罩了过来。“公子,我,我…”

“你,你怎么了?”

白冉像是一只被逼到了墙角的小鹤鹑,缩着脑袋,不敢看向沈适。“你喝的茶味道好像跟我喝的不太一样,我来尝尝。”

沈适笑道。

“啊!?”

“唔~唔~~嗯~”

沈适到底还是没有吃掉白冉这个小可爱,一来是白天,白冉似乎有些害羞,二来是白冉下午时分还要教导弟子修习术法。

这时间太匆忙。

沈适回到二白峰之后,便传音道:“月璃来山顶小院,为师有话要跟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