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42章这事

沈适传音之后,冬月璃很快就到了小院门口,伤势因为丹药的原因已经好的差不多,也得亏是沈适收手及时。

不然的话,就不好说了。沈适为什么生气也是因为后怕。“师父。”

冬月璃走进小院,弱弱的欠身行礼。

她也自知自己挑战到了沈适的底线,现在内心也万分惶恐。

沈适看着冬月璃唯唯诺诺的样子,开始还有些生气,但是看到这幅样子,却怎么也气不起来。“你可知错?”

“弟子知错,望师父责罚。”

冬月璃颤声道,但是紧接着又意识到不对,赶忙摆手:“不是,不是,师父不用责罚我。”“不,也不是,师父还是责罚我吧。”

冬月璃面色纠结的看着沈适。

沈适面沉如水,似乎冬月璃说的这些都没有让他内心有丝毫动摇。“师父,我,我不是….”

冬月璃有些着急。

看沈适的样子,一副疏远的样子,冬月璃心如油煎,万分的懊悔。“师父!月璃真心悔过,希望师父再给月璃一次机会,月璃绝不再犯。”“冬月璃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双膝落地发出了沉重的声音,沈适看的眉毛一挑,手伸了伸,想要去扶住,但是又收回来,强撑着冷漠的表情。

“现在知道你自己有多难搞了?”沈适没好气的看了冬月璃一眼。

冬月璃脸上一红,偷偷的看了沈适一眼,看师父的神情和语气,似乎是并没有在生气的样子。“手心。”

沈适冷哼一声。

冬月璃猛地一怔,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沈适。“怎么没听到么?”沈适冷哼道。

冬月璃脸上猛地浮现激动的欣喜之色,不光是因为要被罚,而是因为沈适愿意惩罚她,那就是沈适愿意原谅她。

这比什么都重要,经历了沈适的态度转变,冬月璃现在什么也不奢求,只希望沈适能够原谅她。冬月璃小心的伸出手,白暂的小手慢慢展开,每根手指都晶莹如玉,纤细端正,骨节分明。

沈适看着这漂亮的过分的小手,不由得想起了冬月璃那玲珑剔透的小脚丫,明明这么一副天赐的好身躯,却有这么个奇怪的癖好。

沈适随手折下了院内的桃树枝。“这次惩戒希望你能好好记住。”

沈适也没有说什么噱头,只是不轻不重的打了冬月璃的手心。就跟一个老师用戒尺教训不好好学习的学子一样,名为惩戒,实为失望和期待。

冬月璃那白皙娇嫩的手心多了几道红印,看起来,却并没有什么难看的观感,而是有些让人心疼的娇弱感。

冬月璃被沈适打手心,跪坐在地上,纤细的腰肢有些按捺不住地小躁动,看向沈适的眼神中似乎都漾上了春水。

若不是因为这档事,恐怕现在就要忍不住起身扑上去了。

“起来吧,打这么几下就哭了?这么没用?”沈适瞥了眼中水汪汪的冬月璃,毒舌道。“嗯,月璃没用。”冬月璃身体躁动的更厉害了。

“你那术法应该还有完全版本吧。“沈适平静的说道。“啊?术法?什么术法?”冬月璃被沈适问的冷静下来。“就是那朵冰莲。”

沈适看着冬月璃说道。

“是,是的,师父,是我从阵法中领悟出来的特殊的灵力运用之法,那冰莲应该堪比玄级术法,具体如何还请师父品评。”

冬月璃收拾了躁动的心情,立刻运用碎冰阵,然后再次施展出那朵冰莲。

这一次那冰莲更加的惟妙惟肖,而且其中蕴含的灵力波动及及其恐怖,看似漂亮的外表下,却蕴含着彻骨冰寒和威能。

“里面融合了多种负面阵法,加上灵力增幅阵法,能在攻击的时候削弱对手的实力,让攻击力变相的增加

冬月璃颇有些自信的介绍道,毕竟将那么多阵法糅合到一朵冰莲上,这份能力也足以自傲了。

“哦?”

沈适屈指一弹,那冰莲就像是泡沫一样轰然破碎。

冬月璃脸上自傲的表情还没有散去,沈适就一个脑瓜崩弹碎了,这感觉就像是建造了一个月的纸牌城堡,突然有人进来一脚踹碎的感觉。

但凡是个脾气正常的人,估计跟那人拼命的想法都有了。“太弱了!”

“太弱了!”

沈适叹气,背过身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冬月璃低下头,脸上垂下黑色的阴影,身体似乎因为愤怒而有些颤抖。

沈适第一次还觉得,原来毒舌起来还挺爽的,难怪那个白瑶光总是阴阳怪气的。不过还没等沈适多思考一些,身后一阵劲风传来。

“卧槽!”

沈适刚转身就一阵香风扑面。

眼前冬月璃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如果这是动画里,恐怕这家伙眼中冒出的就全是红心了。

两腮酡红,眼中闪着y望的光芒,两手死死的抓住了沈适的肩膀,整个人就像是丧尸一样抱上来,对着沈适就一阵啃。

“啊啊啊啊!”

冬月璃的口中发出的叫声,粗重的呼吸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端庄优雅的仙子发出来的。躁动的身躯扭动着,即便是隔着巨大的良心,沈适也能听到那彭彭的急速的心跳声。“疯了!疯了!”

沈适惊慌万分的喊道。

然后下一瞬间就说不出话来了。“唔唔~”

不管是玉无霜,还是洛杉杉、白冉,从来都是他沈适强势,终究是没想到终日打雁有朝一日却被雁啄了眼。

被按在地上强吻的沈适脑子都出现一片空白。也正是这种怀疑自我的思维空白给了冬月璃机会——

事后

沈适靠坐在凉亭的石凳上,眼中尽是怀疑人生的神情。“这事不能让你的师妹们知道你知道嘛?”

沈适两眼望天迟疑的说道。

“嗯。”

冬月璃在一旁双膝并拢,两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端庄的坐着,脸上有些红晕,也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一脸乖巧,丝毫看不出之前的狂热模样。

虽然没有到最后一步,但是这已经不能用师徒关系来解释了。

虽然修真界也没什么严格不可逾矩的师徒关系,但是总得给沈适一个适应的过程。“这事不能让你的师妹们知道你知道嘛?”

沈适两眼无神的又重复了一遍。

冬月璃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乖巧的就像是只纯良的小白兔。“这事”

“好了,师父,我不会说的。”冬月璃一副我会负责的表情说道。“唉这事整的”

“你回去吧,以后不准这样了。”沈适叹气道。

冬月璃舔了舔粉嫩的唇,浅浅的笑了笑,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这事,可由不得你了师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