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7章

第37章

“这......”拿着放大镜在那个玉壶春瓶上看完的宋凝芃整个人呆了呆。

因为在放大镜的观看下,居然让陆明说对了,在这个玉壶春瓶的瓷彩釉面上,居然有着很多小气泡黑点。

这也间接证明了,陆明是对,而她跟所有认为这个玉壶春瓶是元代青花瓷的考古系学生,是错的。

“老师,我可以下去了吧!”陆明看着宋凝芃脸上的表情,转身就想要走下讲台。

可谁知,宁清子寒又叫住了他。

“等一下,陆明同学,你再来看一下这件东西,你看看它是仿品,还是来自于哪个朝代的东西。”

听到宁清子寒的话,陆明回头一看,只见宁清子寒葱白的柔夷小手上,居然拿起来了一面长满了铜绿跟古旧的铜镜。

“这个不是仿品,而是来自于唐朝初期,确切的说,应该是唐太宗贞观之治十四年到唐高宗李治永徽元年之间的东西。”陆明道。

“不可能!”宋凝芃刚才输给了陆明,可谓是非常的不服气。

一听陆明的话,她就看向陆明道:“铜镜,可是从夏商周就开始有了的,一直持续到清朝,你怎么就能这么肯定宁老师手中的铜镜是来自于唐代初期。”

“怎么就能肯定是在唐太宗贞观之治十四年到唐高宗李治永徽元年之间。”

话到这里,宋凝芃看着宁清子寒:“老师,我觉得这面铜镜是假的,只不过是现代做旧与造假的一件赝品而已。”

“为什么,你的判断依据跟理由是什么?”宁清子寒道。

“我的判断依据跟理由是!”宋凝芃指着那名铜镜:“首先,这面铜镜的造型,是格桑花的造型,而且铜镜背面的图案,是一种鹰科动物加头上长了两个角。”

“可在我们所知道的铜镜考古知识里,无论哪个朝代,从来都没有每一件铜镜是格桑花造型的,也没有哪一件铜镜背后的图案,是这种鹰科动物加头上来长了两个角的。”

“至于陆明说的,这件铜镜,是来自于唐初,从唐太宗李世民贞观十四年到唐高宗李治永徽元年之间,就更加不可能了。”

“因为众所周知,唐初期的铜镜造型,延续了汉隋时期的方形跟圆形为主,至于铜镜背后的纹饰,则是以龙凤等瑞兽为主。”

“跟陆明所说的这面铜镜是来自于唐初期,根本完全不符。”

“陆明同学,你呢?”宁清子寒满脸知性优雅笑意的向着陆明道:“你所说这面铜镜是来自于唐初期,甚至精确到是来自于唐太宗李世民贞观十四年到唐高宗李治永徽元年之间,你判断的依据与理由又是什么?”

陆明道:“其实我的依据与理由很简单,而且宋凝芃同学说的也很不错,唐初期的铜镜造型,确实延续了汉隋时期的方形跟圆形为主,直到唐中期了才有所改变,至于铜镜背后的纹饰,也是以龙凤等瑞兽为主,也直到唐中期了,才有所改变。”

“但我想说的是,宋凝芃同学她忘记了一件事。”

“那就是在唐太宗李世民贞观之治十四年,应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求亲,唐太宗将一宗室女封为公主,也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文成公主嫁给松赞干布。”

“至此,直到唐高宗永徽元年松赞干布去世,唐与吐蕃进行了友好往来与商贸往来。”

“唐朝的很多东西,比如茶叶,丝绸还有铜镜等东西,开入流入吐蕃。”

“而这面格桑花造型,背后纹饰为鹰科动物,且头上来长了两个角的铜镜,就是那时流入吐蕃的商品之一。”

“因为吐蕃崇尚格桑花,格桑花在吐蕃寓意为幸福,而且吐蕃把鹰科动物雄鹰视为图腾,所以,这面铜镜,完全可以说是为了那时的吐蕃应运而生。”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